庐陵米话
江西万年县仙人洞内发现一万年前栽培稻植硅石标本,浙江余姚河姆渡出土六七千年前的水稻,证明中国水稻栽培历史最悠久,是世界水稻的起源地。

古有“银鄱阳、金庐陵”之誉。“银”是指棉花,“金”即指稻谷。

庐陵米话

     

画中行 孙跃峰 摄

     

世界灌溉遗产泰和槎滩陂

     

吉安县锅丰米业水稻种植基地  

■欧阳和德

江西万年县仙人洞内发现一万年前栽培稻植硅石标本,浙江余姚河姆渡出土六七千年前的水稻,证明中国水稻栽培历史最悠久,是世界水稻的起源地。

庐陵地区雨水丰沛,光照充足,十分适宜水稻种植。永丰县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稻秆,证明庐陵早就有种植稻谷的历史。据说良渚古城其粮食供应来源于至少数千个稻作区,估计庐陵也位居其中。庐陵最早的地名吉安县的“敖城”,有说是得名于春秋时期的楚相孙叔敖,但“敖”字本意为“粮仓”。新干出土了战国粮仓4座,出土了被炭化的米粒堆积层,足以证明庐陵地区很早就是楚国的粮食主产区。

古有“银鄱阳、金庐陵”之誉。“银”是指棉花,“金”即指稻谷。

永新的禾山是禾水之源,山上原有野生稻,故名“禾山”。禾水流经永新县城名“禾川镇”。流经泰和境内,遂名“禾溪”,又有“早禾市”,泰和于是称“嘉禾之地”。又入庐陵县境,流经永阳,称“草市”,与泸水汇合(安福江),称“禾河”。江边有村名“禾埠村”,有桥曰“禾埠桥”。过十里,在神冈山下汇入赣江,冲积出一块广袤田畴曰“永和”。永和之名,或得名“永嘉之禾”。

庐陵“田”多。仅庐陵县的乡名,就有富田、油田、浬田、官田、盘田等。这些以“田”为名的乡村,无疑田多粮多。

为使水稻生产保收增产,早在一千多年前,庐陵人就积极开创拦水筑陂、引水灌田的技术工程,今天尚存著名的泰和禾市槎滩陂、梅陂等。

庐陵人致力于稻米的精耕细作。北宋泰和人曾安止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他两次考中进士,后来做了彭泽县令。但他对仕进不感兴趣,弃官归乡,从事水稻栽培研究。费十多年心血,写出了继贾思勰《齐民要术》之后的又一部中国农业科学专著《禾谱》,详尽地介绍了当时50多个水稻品种的名称、特征、栽培技术及农业生产管理方法。苏轼过庐陵,见了这部《禾谱》后大为赞赏,赠以《秧马歌》。后来,曾安止的侄孙曾之谨又编撰出《农器谱》。祖孙相继,精神可嘉。

庐陵米产量高。据宋史记载,吉州八县纳粮、和籴每年50万石,换算开来就是6000万斤,可见产量之丰。北宋时期,京城的粮食主要靠江南提供,而吉州又占到了全国的九分之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无怪乎被称为“江南粮仓”。另据明嘉靖《吉安府志》卷五《赋税》记载:宋代吉安府上供八县米每岁一十三万六千二百八石三斗五升八合七勺。这可是个非常精确的不小的数目。苏轼有诗赞庐陵:“白粲连樯一万艘,红妆执乐三千指。”

庐陵米品质好。安福一种白米“厥稻馨香,饭如凝脂”。还有一种叫“红油米”,食而不腻,连病人也能吃八碗,俗称“病八碗”。峡江米粉质地细嫩柔滑,曾被嘉靖皇帝誉为贡粉、“忠贞米粉”。

由于盛产稻米,庐陵遂成兵家争霸之地。公元前221年,秦设庐陵县,公元199年,吴国大将周瑜攻占庐陵,设庐陵郡。县郡共治,治所在嘉禾之地——西昌。以后改成“吉州”“吉安”,寓意“吉泰平安”,无不与得益于庐陵米。

也由于盛产稻米,庐陵很早就以稻米与外界商贸往来。晋代庐陵人欧阳明读书不成,改做生意,往来江湖,成为有记载的最早庐陵稻米生意人。“户馀二万,有地三百馀里……土沃多稼,散粒荆扬”。这是唐代诗人皇甫湜在《吉州庐陵县令厅壁记》中记载的庐陵米在全国销售的盛况。

而庐陵米的运输,又催生了庐陵的造船业和漕运业。北宋时期,赣吉两地造船量占全国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1128年,宋朝廷要求江南、荆南北四路沿河二十余州县每年造船二千六百七十艘,而赣吉两地各造五百艘。到了明代,吉安造船业更是到达顶峰。可以想象,在全国各大河流扬帆起航的船只中,就有五分之一的桅杆高高飘扬着“吉”字,载着庐陵米,何等壮观!

庐陵米,让人想家。自问“太守谓谁”的欧阳修毫不掩饰地在北人面前夸耀家乡庐陵稻花香:“为爱江西物物佳,作诗尝向北人夸。青林霜日换枫叶,白水秋风吹稻花。”而在泰和做县令的诗人黄庭坚也对庐陵之好艳羡不已。有一次他到一个桥头乡山村调研时,见到了“清风源里有人家,牛羊在山亦桑麻”的风景。

庐陵稻米,也让百姓喜中带愁。正由于庐陵物产丰富,导致一些官吏的贪腐。黄庭坚在泰和,发觉当地民风不好,特别难治理。通过深入调研,他发现群众反映最强烈、也是造成干群矛盾最紧张的问题是:当地政府以盐当税以邀功拍马屁,而官吏又强令百姓卖掉粮食而去高价买盐,致使民不聊生!在大蒙笼山区,他目睹了百姓因盐而困的窘状:“穷乡有米无食盐,今日有盐无米食。但愿官清不爱钱,长养子孙听驱使。”表达了对黎民百姓的深深同情以及对官吏扰民的深深愤懑。

无独有偶,南宋时期,吉州知府赵文友为官清廉,爱民如子,深得庐陵人民爱戴。离开庐陵前,杨万里作《送赵文友知府谒告省亲》相赠:“所至与民作阳春,帝遣來活庐陵人……今侯冰蘖清到底,一粒不嚼庐陵米。”作为一府之长,冰清玉洁得不贪图庐陵的一粒米,难怪庐陵人把他赞为皇帝派来拯救庐陵百姓的父母官。

明代思想家王阳明曾经在庐陵县做县令。他在申明劝诫庐陵人少讼的同时,致力发展粮食生产,开的第一个会就是粮官会。

得益于稻米的养育,又感慨米之来之不易,催使庐陵人发奋读书。庐陵民谚:“团箕晒谷,教崽读书”,意即哪怕只有团箕面积的存粮,也要供奉子孙去读书奔前程。正是对这种文化的渴望和坚守,使庐陵地区自晚唐以来人才荟萃,尤其在宋代达到鼎盛,培育出了欧阳修、杨万里、周必大、文天祥等文化巨擘。一直到明代,进士连绵,缙绅满朝。

庐陵米,还直接影响了禅宗的教义和传播。唐开元二年(714),六祖慧能之法嗣、行思法师来到青原,大倡禅学,恪立不立文字的祖训,弘扬顿悟学说,宗风大振,四方来参者众。据《景德传灯录》卷五载,有一僧人问行思禅师:“如何是佛法大意?”青原行思答道:“庐陵米,作么价?”这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答问,正是禅学的机锋。“庐陵米价”一语遂成为禅门中用以表示佛法不离实际生活之惯用语,一句偈语,一个典故。

从此,庐陵米价贵与贱,俨然成为粮食市场的风向标,更是禅学境界的分水岭。1083年,元丰六年,正任泰和县令的黄庭坚与州官一起游青原山,留下长诗《次韵周法曹游青原山寺》,其中就有“庐陵米贵贱,传与后人猜”句。

南宋名相、永和人周必大喜游青原山,但由于各种原因,有段时间没去了。青原祖灯监寺就多次写信为何“久不入山”,周必大于是题诗:“欲作青原挂搭僧,传闻米价逐时增。绕腰三篾非难事,空腹何能念葛藤。”

南宋初期,庐陵人胡铨上书反对议和,并请斩奸臣秦桧、孙近等以谢天下,被编管新州。著名词人张元干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作《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谪新州》为胡铨送行。此事激怒了秦桧,张元干被抄家、逮捕入狱,削除名籍。张元干后来隐居,作《满庭芳·三十年来》:“庐陵米,还知价例,毫发更无差。”

今天的庐陵,依然是全国粮食主产区。据当地农业调查部门预计,今年水稻谷亩产可超420公斤。吉安县敖城镇农民王小伟种植水稻2200亩,预计亩产可增至1100斤。

手中有粮,心里不慌。新时代的庐陵人民,在好的政策下,一定米仓殷实,繁荣昌盛。

古有“银鄱阳、金庐陵”之誉。“银”是指棉花,“金”即指稻谷。庐陵米话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