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子,老母亲
我们总是对我们生的那个人很有耐心,对生我们的那个人却不耐烦。

■罗丹

我们总是对我们生的那个人很有耐心,对生我们的那个人却不耐烦。

2021年对我来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一是儿子晚莱来到人世,二是母亲因高血压引发脑梗入院。这两个人,一个是我生的人,一个是生我的人,都是我肩上的责任。所不同的是,这两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个1岁,一个70岁。

晚莱是在我48岁来的,自然异常珍贵。1月18日,晚莱经剖腹产在泰和人民医院降生。都说儿子是万金,我从八楼产房抱着他到三楼护士站清洗并接种卡介苗,真如怀抱万金般小心翼翼。护士接过晚莱说:“你在这里等,大概需要半小时。”

儿子被抱进去了,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掏出手机在微信群里狂发红包报喜,大约发了一千多元。万金已得,花他个千金又算什么?

晚来得子,来之不易。为了让儿子得到最好的照顾,我早就到市里考察月子中心,不惜从有限的存款中斥资3万多元,给他定了个42天的套餐。待妻子剖宫的伤口愈合之后,便马不停蹄地送往吉安甜爱城堡月子中心。

因为在中学当班主任,一帮学生需要我,并没有休产后陪护假。儿子很小,还没有父亲的概念,但父亲却是爱如潮水,一厢情愿又乐此不疲。虽然知道儿子在月子中心被照顾得很好,但还是抑制不住对他的思念。吉安到泰和往返大约两小时,只要能有两个半小时,便不惜驱车一往,只为见他一面。有一个晚上因为喝了酒不能开车,但想陪儿子一晚,便花80元打的而去。其实儿子哪里懂得承父亲的情呢?

五一的时候,恰逢儿子百日,便心心念念为儿子在乡下祠堂举办百日宴。晚莱是母亲唯一的孙子,如果说在我心里儿子是万金,在她心里便不亚于十万金了,自然是喜不自胜,极力赞成且配合。母亲孤居乡下,我在县城上班,她拖着老迈之躯,为孙子的百日宴能隆重气派而殚精竭虑,一遍遍地往返万合圩采购百日宴相应的什物。

百日宴做得很成功,亲朋好友很赏脸,来者甚众。母亲眉开眼笑,自家孙子,按道理不必随礼,也给了晚莱一个千元红包。我理解母亲心情,在罗家还有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那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母亲膝下育有两儿,遗憾的是,孙辈男丁一直等到2021年才有,从哥哥1991年结婚以来,盼完哥哥再盼我,盼孙子盼了30年。我想5月1日的那天,一定是母亲最开心的一天。

世间之事,难以两全其美。原本母亲计划收完地里的庄稼便来县城协助我们带晚莱。但5月29日那天,突然接到老家邻居电话,说母亲讲话讲不清楚了。我匆匆把她接到人民医院,一检查,是高血压引发的脑梗。我想,既来之则安之,有病就治就是了。

因入院迅速,母亲的血压及时得到了控制,病情并没有朝着恶化的趋势发展。母亲或许是为了省钱,或者也确实是感觉没事了,嚷嚷着要出院。医生也批准了,我嘱母亲回家把屋子收拾干净后就接她来泰和。

6月13日,我把母亲接到我工作的学校住下了。想着既然出院了,母亲康复一段日子,待妻产假休完要上班,便到家里配合保姆搭把手带儿子。

我以为出院就是好了,但这次脑梗重击到了母亲,留下了后遗症。以前母亲在学校住,我在办公室上班,母亲只要隔着厨房的窗吆喝一声:“志华,会不会回来吃饭?”我便听得一清二楚。现在她不要说吆喝,打电话都听不大清楚,用她的话说叫“鬼掐住了喉咙”。语言区域受损还不打紧,毕竟近五十年的母子情分,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想说什么。最要命的是母亲的记忆力受到了损害,比如她经常忘记带钥匙,坐我车下车经常忘记关车门。母亲买了一个智能手机方便看电视,可每次在一起吃饭都要我教她几乎同样的问题。

母亲的这个状态明显影响了我正常的生活,她是母亲,我不能不理她的求助。钥匙没带,我要送到学校;下车不关门,叫她听不见,又得解开安全带下车关;手机不会用,即使我弄不好,也要试图探究一番……如果我的职业就是照顾好她,这些都是小事,关键我是三个孩子的爹,是六十多个孩子的班主任,我得赚钱养家,太多的事务消耗着我的时间,留给母亲的时间就不可能多。若不得不做,有时便觉得烦。

母亲明显感受到儿子的不耐烦,她虽然是我的母亲,却也有尊严,不到万不得已,并不开口。每当感觉到母亲的小心翼翼,我心里又涌起许多的悔恨,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好脾气些,好脸色些。她生我养我,待我的恩情也历历在目,但为什么我就做不到像对待儿子那么待她,无怨无悔,不倦不腻?

晚莱还小,还不知道需要父亲,但自他从月子中心回家,差不多五个月了,我便没有一天离开过他,就算他睡了,也能对着睡着的他端详许久,满是怜爱和欣慰。公务再忙,哪怕有半个小时空闲,我也不厌其烦抽空回家看看这个小家伙,我是如此贪恋他的笑脸。可母亲要求我做什么事,有时便会以公务繁忙为托辞,能拖则拖,完全没有担当实干,马上就办的精神。

其实在内心深处还是要求自己做个孝子,但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在孝顺这件事上,初心往往败给现实。也许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愿意做孝子,前提是年迈的父母不能拖累我们,甚至能帮助我们。人性中的亲情之爱确实是向下而不是向上啊!

但并不是要逃避对母亲的责任,就算不能像对待儿子那样百分百地心甘情愿,就算是做给别人看,也要求自己:不能做到最好,一定可以做到更好。

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老。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