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州窑变》:青鸟殷勤为探看
《吉州窑变》新书大16开,全书采用特种纸印制而成,捧在手上,沉甸甸有庄严肃穆的质感。纯黑的封面上,一只吉州窑梅瓶简洁流畅,耿宝昌题写的书名“吉州窑变”四......

     

历时五年,走访中、日、韩、英、美5国28座博物馆、艺术馆,采访国际专家、学者上百人,采集珍贵照片6万多张,创作游记文字44.7万字……日前,吉水籍江苏省青年作家胡咏梅新书《吉州窑变》由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掀起一股热潮。一串串数字背后,是《吉州窑变》凤凰涅槃玉汝于成的感人故事……

     

《吉州窑变》首发仪式

     

工作中的胡咏梅(右)  

■本报记者刘丽玲

《吉州窑变》新书大16开,全书采用特种纸印制而成,捧在手上,沉甸甸有庄严肃穆的质感。纯黑的封面上,一只吉州窑梅瓶简洁流畅,耿宝昌题写的书名“吉州窑变”四个字古朴温和,有大家气象。不管形式还是内容,《吉州窑变》堪称厚重之作,更是作者胡咏梅对家乡的致敬之作。

胡咏梅是吉水县水田乡孔巷村人,外出求学后定居南京。2017年她的移民纪实文学《迁安》获得吉安市改革开放40周年文学作品一等奖、江苏省第一届报告文学入围作品奖。2017年12月10日,因为一片吉州窑桑叶结缘吉州窑。随着时光发酵,胡咏梅把它酝酿成了《吉州窑变》最初的精神原动力。她怀揣执着、勇气与梦想,随即开启了探寻吉州窑海外传播之旅。胡咏梅无疑是采摘千年窑火的见证者、记录者。她行万里路,采访创作、文化交流,巧手串珠,找到蕴含其中环环相扣的规律与千丝万缕的关联,看似形散而神不散。窑变,是泥与火的艺术,是她心路历程的变,是空间与时间的变,是她精神成长的变。

千年窑火,世纪追梦,胡咏梅只是众多追梦人中的一份子。吉州窑作为伟大的文化遗产,始于晚唐,兴于五代两宋,而衰于元末,距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

到了今天,吉州窑文化的复兴与发展则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尤其是各级政府对吉州窑的高度重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对吉州窑文化和景区进行打造,充分做好文化发展的基础性工作,力争将其打造为5A景区。“今天的吉安也已经具备沟通天下的实力了。众多的庐陵后辈,不管是在家乡的,还是身处外地的,他们都在用自己的努力为家乡贡献力量,这本《吉州窑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无疑,灿烂辉煌的吉州窑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基于此,7月21日,吉州窑文化国际交流连线会暨《吉州窑变》首发仪式在吉州窑博物馆景区内隆重举行。会议由《吉州窑变》首发仪式、吉州窑文化国际交流连线会及现场参观交流三个阶段组成。来自中、英、日、美、韩等国内外文博界、陶艺界、文学艺术界的精英翘楚通过线上线下聚焦吉州窑,畅叙友情、交流经验,洽谈合作、共谋发展。此次新书首发、国际连线、视频展播的方式,打造了吉州窑文化国际交流新空间,搭建了国际文化交流新平台,是世界格局下所有智慧的碰撞……同时,国内外13位专家学者通过视频连线、视频录播、现场发言与现场的嘉宾进行了交流互动。各位专家学者将自己对吉州窑的研究成果、心得体会倾囊相授。

13位专家学者中,有国家文化部原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局长、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英国牛津大学考古学院名誉研究员、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会副会长李宝平,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院原东方部总馆长、李约瑟研究所荣誉研究员、英中教育信托基金主席、景德镇荣誉市民柯玫瑰,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课长小林仁,日本出光美术馆研究员德留大辅,韩国圆光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陶瓷教授郑东熏,美国纽约大学陶瓷教授马克·卢福德、美国加州陶艺家、作家、建窑专家弗雷德里·奥尔森,北京艺术博物馆副研究员杨小军,江西省博物馆党组书记徐长青,江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杨军,南昌大学博物馆副馆长、教授邹锦良,南昌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中国传统文化翻译与国际传播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赖祎华等,他们都是吉州窑文化的专业人士,同时也是胡咏梅采写《吉州窑变》路上的支持者与领路人。

除了到场的专家学者,《吉州窑变》背后更有许许多多悉心呵护与关爱吉州窑的国际友人及国内陶瓷文化大家。如张浦生,这位中国古陶瓷教育家、文物鉴定专家,三面之缘,便深情为《吉州窑变》作序。虽然最后,张浦生未能等到新书出版的那一天,老人于2020年翩然作古,然而他的教导永远铭记在胡咏梅心间。张浦生说:“咏梅啊,你不仅要做一个作家,还要做一个懂陶瓷的作家。”从此,“做一个懂陶瓷的作家”,像一盏灯塔照亮着胡咏梅漫长的采写之路。

可以说,《吉州窑变》的成功出版,是胡咏梅血汗与血泪的结晶,同时更寄托了许许多多国内外陶瓷艺术友人的殷殷厚望。

古与今的对话,中与外的交流,《吉州窑变》以胡咏梅不断探索、采访吉州窑文化在全球的遗存现状为主线,勾勒出吉州窑文化在全球的分布与研究现状,呈现了与吉州窑相关的诸多全球性专家、学者、陶瓷家等相关人物的故事与态度。“瓷国儿女继往开来”,胡咏梅把张浦生的题字放在了新书扉页上。五年来,胡咏梅青鸟殷勤为探看,奔波一线记录着、采撷着关于吉州窑的故事。吉州窑千年的烟火,化着瓷国女儿笔下绵绵的回忆与潺潺的诉说,以下是访谈录:

记者:咏梅,四年前你的新书《迁安》发布会上,记得你跟我透露接下来就写吉州窑。你说虽然还没想好怎么写,写什么,但是内心很迫切想要写。你看,而今《吉州窑变》果真如期面世,恭喜你。那就首先说一说《吉州窑变》的缘起吧。

胡咏梅:这是一份厚重的情谊,缘起一叶情!有一位老人用三年时间为我保存一片吉州窑的桑叶,给我讲了一个吉州窑的故事。一开始我并不确定要做什么或写什么,随着慢慢接触、了解吉州窑,我似乎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一个全新的关于吉州窑的世界为我打开了。从此,无论走到哪里,我都只记得一件事:吉州窑。

记者:张浦生、耿宝昌、刘品三等老一辈陶瓷专家,我知道他们给与了你莫大的支持与鼓励,分享一些他们的故事吧。

胡咏梅:他们是三棵苍松屹立在我心中,将永远激励着我踏实努力。张爷爷说:“咏梅,你要成为懂陶瓷的作家。”老人家为了写序,坚持四个小时和我一字一句地斟酌,最后还写了一幅书法送给我:瓷国儿女继往开来”,张浦生就是这样一位具有“瓷魂”精神的老人。

耿宝昌爷爷是在99岁的时候写下了“吉州窑变”书名的。第一次见耿爷爷,他握着我的手说:“小姑娘啊,身体虚啊,手心里都是汗,要好好工作,更要有好身体啊!”耿爷爷如春风暖人,我愈发坚定了信念。

我顶着寒风凛冽连夜坐火车去景德镇的“宝泥坊”看望刘品三爷爷。他是吉州窑项目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我和刘品三爷爷、刘晓玉教授一起生活了三天,见到了老爷爷“活到老学到老”的生活常态。刘品三爷爷八十多岁了,每天做陶瓷,事必躬亲,事无巨细。我要帮忙,他还说自己的事自己做。他热爱动物,流浪狗贝贝成为了他的创作对象,也成为了他的家庭成员,生命如此美好。

记者:日本出光美术馆、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芝加哥美术馆、波士顿美术馆,甚至是Fred在美国沙漠创建的吉州窑包……这些与吉州窑有着千丝万缕因缘际会的海外美术馆、博物馆,遇见她们,走进她们,我知道除了靠运气,我想更多的是因为你们有共同的关注点,那就是美丽的吉州窑陶瓷,聊聊你在海外所遇见的最触动你的场景吧。

胡咏梅:所有的幸运,都建立在足够的努力与坚持之上。没有充分的准备,没有忘我的投入,是很难遇见更好的自己的。所有的国际学者,他们的美好就在于他们足够勤奋,足够忘我,在看到同样气质类型的我时,他们便对我伸出了援手,引领我走向了吉州窑文化的世界。因为共同的爱好,他们对我如挚友无比真诚,无比坦率,可以倾囊相助,可以肝胆相照。

美国的Fred爷爷,八十多岁了,开车在机场等候我四个小时。小林仁接受我的访问四个小时,连午饭都不吃,最后推着我的行李箱,奔跑在大阪市马拉松赛道上,就是为了给我节约时间,送我前往名古屋的四日市采访屉冈基三老爷爷。我在东京出光美术馆邂逅耿东升老师,耿老师玩笑道:“我们在这遇见,算是中国十四亿分之一的机遇啊!”我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库房里看到了吉州窑蓝釉纹盏,是得益于张丽女士、马麟汉学家、汪涛总裁的鼎力相助。在芝加哥的深夜大道上,风雪交加,我找不到巴士,又舍不得花80美金打车前往酒店,是一个流浪汉慷慨解囊为我拦下了出租车。流浪汉用衣袖擦拭嘴唇的动作,以及摸索着钱袋的样子,将成为我人生最珍贵的画面。在流浪汉眼里,那一刻的我是无比弱小的,是最需要帮助的人。从国际顶尖学者,到流浪汉,他们都是我求知路上的引路人。遇见他们,是心与心的交换。感恩万物生长,让我渺小,也让我强大。吉州窑火,淬炼了我!

记者:五年探索,书香承载,《吉州窑变》对你意味着什么?

胡咏梅:五年对于一个女人,是成长更是磨砺。《吉州窑变》让我体会到了“中华文明的伟大,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文化自信是对世界而言的。”我已不再是五年前的我,我可以坦然面对物转星移,可以坦然接受人情冷暖,可以坦然自若地付出而不计较得失。因为我知道,精神的丰饶,是无数学者专家对我的信任与鼓励,物质会消逝,精神才可永恒。与其计较物质的得失,不如沉下心去生长,无论好坏,都是精神的营养。感恩吉州窑,感恩国际学者专家,感恩《吉州窑变》,用无力之力去生活,才能收获精神的成长。

记者:我听说朋友们喜欢把你叫作是“吉州窑的女儿”,你却说:我们都是吉州窑的女儿,你说那些为吉州窑奉献、创作、发掘、传播的人,都可以算是吉州窑的儿女。是的,可以说吉州窑作为一种文化,已经渗入了我们的生活,对于这样的现状和未来,你有怎样期许和愿景?

胡咏梅:庐陵儿女最大的心愿,就是传播庐陵文化。我的愿景就是,在再一次出发前做好准备:茶、瓷、书画、香道,跟随我再一次出发国际,为庐陵传统文化的传播铺设一条文化大道,走向可持续发展的文化之旅。那时的庐陵,不仅仅是中国吉安,更是世界庐陵!做到这些,人生足矣。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