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十送红军”
出永新县城往南行,不到十公里车程内的319国道傍,近年新塑了四组与当年红军有关的群组雕塑,让途径路过者迅速感应红色历史的脉动。其中有两组群雕给我印象尤深......

■吴志昆

出永新县城往南行,不到十公里车程内的319国道傍,近年新塑了四组与当年红军有关的群组雕塑,让途径路过者迅速感应红色历史的脉动。其中有两组群雕给我印象尤深:自在亭北利用凌空过水天桥的“红军长征先遣队”,道富村南利用废弃公路拱桥上的“十送红军”。

这些红色雕塑所在地域,虽不是狭义的红军长征出发地,但却是井冈山斗争的重要区域:红军上山前的“三湾改编”,朱毛会师后奠定井冈山根据地基础的“龙源口大捷”,保存了我党现存的唯一一份最早入党誓词实物的北田贺页朵油榨房。小江山,九陇山,万洋山,南华山,山崇林密,水远壑深,当年是卧虎藏龙的红色战地,今日是绿色生态的雄秀屏障。

《十送红军》,一支歌,出师远征、军民惜别的历史文化符号。凭借几代人耳熟能详的旋律,《十送红军》由流动的旋律音符固化为我老家乡村一座废弃旧桥上的立体雕塑,让我每经过每凝神、每驻足每思逸。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我入读今名龙源口中学的当年刚开办的乡村初中,极少音乐等美育迹近半文化沙漠的校园,班主任教唱了一首新歌《十送红军》,并告诉我们那歌中唱到的“望月亭”,即在我们学校近侧的七溪岭上。心智初开文化启蒙的荒僻乡村,当然又惊又咋,那音乐的种子伴着自豪的乡情,种在一个13岁少年的心田。

《十送红军》,早有同题同名乐曲。上世纪五十年代有陕西商洛地区创作流传过《十送红军》《十酸红军》(酸;方言,悲痛伤感的意思)。因多种原因,此二曲只流传于当时与当地。1960年,空军政治部的两位词曲作者来江西的吉安与赣州地区采风,创作了江西版的《十送红军》。初次发表时,曲作者还谦称“收集整理”,并冠以“江西民歌”,当年就在北京舞台上以“革命历史歌曲表演唱”亮相,并很快得到流传。据客家文化学者舒龙先生称,这一版《十送红军》的音乐是根据客家民歌《送郎调》等因袭改编而成。“送郎”与“十送”在客家民歌中有十分丰富的资源,与这个族群的频繁离别、迁徙有关,这类民歌还多用一些客家方言土语作衬词或语气助词,这在《十送红军》这支歌曲中也因袭明显。

《十送红军》更加风行是因本世纪初央视推出的24集电视连续剧《长征》。这部电视剧的编剧曾是中央音乐学院音乐专业的学生,他以内行的心眼选定40年前的《十送红军》作为该剧的主题曲与背景音乐。借这部电视剧成功热播,“一送(里格)红军,(介之个)下了山……”忧伤缠绵,悲怆凄美的音乐,摇撼心旌地在当代弥散开来。

《十送红军》表现当年红区父老乡亲对红军子弟兵的挥泪惜别,也成了人们怀想追念红军的一种情感承载。

我的家乡,当年送走了多少离乡的红军?在这里,仅凭乡亲们的讲述,略记5位老红军乡亲,他们的故里就在《十送红军》这组雕塑的方圆三、五公里内。

他,父母双亡,无亲无故,未成年的他与比他更年幼的弟弟相依为命。红军来了,他将弟弟过继给了邻村异姓一位无子女的私塾先生,然后跟红军走了。

他生母已逝,父亲续弦后又生育了弟妹,本来捉襟见肘的家境更难维继,给地主放牛的他跟红军走了。多少年后骑高头大马的他回乡,宽慰有些赧颜的后妈:如果当年有饭饱衣暖,我怎么会去当红军?

他,一个大他十几岁的姐姐出嫁邻乡,家里只有他和父母的三口之家,父亲还是个手艺人,弹棉花,但积劳成疾,一家仅三口也吃了上顿没下顿。红军第一次攻占永新时,他就追随红军走了。

他,只有寡母和他母子俩,嫁在县城的姐姐介绍他在城里一家豆腐店当童工,也是红军第一次攻占永新时,还没枪高的他当了红军。

他,6岁丧父,有些脚残的妈妈和一个哑巴姐姐的一家3口艰难度日,靠他叔叔的帮助、拉扯,还让他读了几年私塾。“叔”,按字源释义,一个人用右手采摘地里长出的豆棵上的豆粒,引申为“叔”是很容易获得的身份:哥有孩子,自己就升格为父辈。其实,尽家族人伦道义的叔,有的对侄儿的教养超过了他们的父亲。因有一位好叔叔,他艰难活命还识了字,去参加了红军。长征路上,他两次身负重伤。第一次他把部队将他安置在当地留下了10个大洋中的5个大洋,请当地百姓抬着他追赶上了红军,第二次坚决不离开部队,也不肯坐担架,以难以想象的意志走完了长征路。他就是1952年牺牲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志愿军67军军长李湘,牺牲时才38岁。

这5位老红军乡亲,呵不,是小红军乡亲,他们都是十四五岁的年少走进了红军队伍的“红小鬼”,从传令兵、勤务兵、小号兵起步历练,出生入死20年,还活着回到过家乡。我知道,家乡还有更多去参加红军的,他们很多也许连名字或者传说都没有留下……

“朝也盼来晚也想红军啊,这台(里格)名叫(介之个)望红台……”《十送红军》的旋律又在耳边响起。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