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小品
舞台上有小品、文学里有小品,书画中也有小品。“小品”一词,本来自佛学,指的是佛经的节本,小品是相对于大品而言的,是篇幅上的区分,而不是题材或体裁的区分......

       

王渐鸣

舞台上有小品、文学里有小品,书画中也有小品。“小品”一词,本来自佛学,指的是佛经的节本,小品是相对于大品而言的,是篇幅上的区分,而不是题材或体裁的区分。

我平时看读明清小品文,因其短小精炼,读来不累,有时间可多读,没时间也可瞄上一二则。体裁上又不拘一格:序、记、论、跋、碑、传、铭、赞、信札等都囊括其中,最能反映作者日常生活状况及情趣,清新恬淡,意味隽永,让人回味不尽。

画中小品,从尺幅上说,就是一平尺左右的小作品,好比是一篇一二百字的小品文。既然是一个作品,当然就得有一定的章法。

首先是主题。东坡先生说“文当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得不止”,意思是任所思所感自然流露,这当然是作文的大境界。你看他记个承天寺夜游、游个松风亭,事情平平,语言平平,但结尾处“但少闲人如吾二人者耳”和“此间有什么歇不得处?”便揭示了大主题,蕴含着大哲理。所谓主题,既可以是直面社会人生的大事,也可以是油盐柴米类的小事。齐白石平常画得最多的是花鸟虫鱼,这便如小品文中谈些日常琐碎,就像清代李渔尽爱琢磨些插花涂粉一样,那是人家的本分,信手拈来的事,无须主题,这便是生活。齐白石对生活的观察是细致入微的,甚至达到生活中的东西无不可入画:一只飞蛾、一把蒲扇、一个竹扒、一串鞭炮、一朵兰花、一盘樱桃、一条鲶鱼、一盏油灯……这便有点像东坡先生作文的境界了。但齐白石也有主题性创作,比如每逢国庆,他也画万年青、画大红灯笼。故可以这样说: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即为主题。只是有的主题是为切合时事,有的主题是为契合自己的内心。今年七一是建党一百周年大庆的日子,在收看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的同时,我突然想到画一面党旗,题款时摘录了习总书记的讲话金句。这样的主题,是正大的,但寓之以小品画的形式,又是特定时间特定心情下最自然的表现。

其次是题材。写什么画什么,有的题材千百年来是古今咸同,渐渐成为传统。比如文章中的风花雪月、绘画中的梅兰竹菊。写得好画得好还是有人喜欢的。若能从题材上开拓,自然又令人耳目一新。东坡先生的词,是开了新境的,不唯其气势一转,更在于他把词从宫廷花间和闺阁私怨中引向了大地山河人生况味。若说天下奇文,明代金圣叹的《不亦快哉》,真是让人读后不禁拍案叫绝:文章还可以这样写!2017年,赵之谦的一幅《异鱼图》拍出了2530万元的天价,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题材之稀有,他画了15种奇异的海鲜———有的今天已经绝种!齐白石的画,不仅笔墨精良,在题材上也有大的突破,除了传统老少皆宜的牡丹富贵喜鹊登梅之类,虾蟹这些古人偶尔为之的题材经他的提炼精熟,则更加传神光大。更可贵者,他敢于画古人所未画者,如苍蝇、屎壳郎、算盘等,方寸之纸,趣味横生。今人之小品,偶尔也见将火龙果、手机、茅台酒这些古人所未见的题材入画者,拉近了艺术与生活的距离,给人亲切之感。2019年新冠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武汉取消封城后,我在朋友圈看到一幅名为《春天来了》的小画,画上一树粉艳的桃花,树枝上挂着一个蓝色的口罩。这样的题材,亘古未有,它将美好与灾难,留与人细细体会。我画过一幅《酷夏三友》,于荔枝、西瓜这两个传统题材之外,另绘了一瓶“燕京”啤酒,于炎炎夏日中,这三者是不是男人最爱呢?

再次是题款。小品不小,全在于借题款来提升。明代大才子张岱请人画了幅他的小像,他自题了一则小文:“功名耶落空,富贵耶如梦,忠臣耶怕痛,锄头耶怕重,著书二十年耶,而仅堪覆瓮。之人耶,有用没用?”构思之巧妙、内涵之深邃远胜于几百上千字的小传和那些空洞套路的诗赞。齐白石画算盘,题的是“发财图”,画只小老鼠上秤钩,题的是“自称”,画外之旨趣便出来了。抗战之时,齐白石有感于日寇猖狂,他画螃蟹,题“看汝横行到何时”。好的小品画,固当有好的题款。行笔至此,又想到齐白石的一幅骂人图,画上一个老头伸出手指,题曰:“人骂我,我亦骂人”,让人冷俊不禁。前些天,我收了一张小画,画上一人趴在案上,旁边置一手机,题款是:“道不同,不加微信”,化用的是“道不同,不相与谋”的古训,其中之理,颇耐品味。我作小品画,有时也有妙题。比如,画一只游弋的甲鱼(家乡土话叫江鱼),我题:“人生何处不江湖”;画葫芦上立一只天牛,我题:“宰相肚里能吞象,葫芦背上可骑牛。问道世间诸君子,何须蜗角争不休?”画三瓜图,我题:“冬瓜西瓜南瓜,木瓜呆瓜傻瓜,种瓜看瓜吃瓜,请问阁下:你是喜欢何瓜?”个中意味,已非仅限于画面上的内容了。

历史上,有像曹雪芹一样的,耗尽毕生心血,以成就一部煌煌巨著;也有像张岱一样的,林林总总,只写些苍狗浮云。有像张择端一样的,一生只为绘就一卷令人震撼的经典之作《清明上河图》;也有像齐白石一样的,毕生画作超万件,件件都脉动温情。相对于巨作的耗时废力,展观不易,我倒更喜欢小品画的轻松闲适,有情有趣。尤其是当今的家居环境里,于书房或卧室,弄张画中小品,或挂于墙角,或玩于案上,取之收之,涵之咀之,真是平淡生活中最好的调味剂。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