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欧东避难东石陂
黄欧东(1905年—1993年),永丰县佐龙乡野溪村人,永丰县早期革命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192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革命工作,解放后曾担任辽宁省委书记、......

袁飞贤

黄欧东(1905年—1993年),永丰县佐龙乡野溪村人,永丰县早期革命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192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革命工作,解放后曾担任辽宁省委书记、省长等职。“八一”南昌起义后,他曾在东石陂避难三年。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爆发,黄欧东作为江西地方干部也接到通知,随起义部队攻打国民党江西省党部。起义胜利结束后,由于反动派调集兵力进攻南昌,8月5日,起义军分批撤离南昌。黄欧东受省委安排,回家乡永丰坚持斗争。他风餐露宿,一路艰辛跋涉。一天,黄欧东来到一个只有三四户人家的小山村。他在这里借住了三天,突然得了伤寒病,高烧不退,不能吃饭,只能喝水。还好,这里离他舅舅家即今永丰县坑田镇东石陂村不远,口信捎到后,舅舅和表兄们立即过来把他接走了。

东石陂村位于大山之中,四周树高林密,村落只有一条小路与外界相通。村里只有七户人家,且他们是黄欧东外公四兄弟所生七个儿子的家,即户户皆是舅舅之家,没有外人。因此,这个村落对处于逆境中的黄欧东来说,是个极佳的避难场所。

黄欧东作为病人被抬到这里,由舅舅和表兄弟们照料,但不到半月,便病得奄奄一息了。大家没办法,因怕暴露,不敢从外地请医生,连他父母都不敢来看他。他知道自己病得不轻,担心活不长,于是强挺着身子斜靠在墙上写好了遗书。他舅舅看后很不舍地说:“你不能就这样死了,你才20多岁,要活下去!”天无绝人之路。这时,他舅舅想起黄欧东有个岳伯叫刘徽山,是位名中医,不久便联系上了。老中医根据黄欧东信中报告的病情,开了一个方子,四五副中药下去,黄欧东就能吃稀饭,下床走路了。随着身体好转,他心情却越来越焦急。黄欧东冒险去峡江和樟树等地寻找党组织,但毫无着落。他还请人去找红军,几次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黄欧东觉得,一个共产党员与组织失去联系,比什么都难过。他经常一人静坐山头,仰望天空,流着眼泪,思念着党和同志们,心中暗暗呼唤:“党啊,同志们啊!你们在哪里?”他心里一直谋划着,怎么出去找组织找同志。

黄欧东在东石陂的日子并非风平浪静。1928年春天的一个夜晚,半夜时分,他父亲悄悄来到东石陂,对黄欧东说:“孩子呀,省里通缉令下来了,可不得了啦!你在这里好好藏着吧,这里偏僻,又无外人,千万不要到别处去呀!”接着又对欧东的舅舅和表兄弟们作了交待:“孩子就交给你们了,千万别让他离开这里,你们谁也不准借钱给他,只供他吃饭,饭钱由我将来来还。”从此,黄欧东被亲戚们严密地监护起来,白天不准在外面行走,吃饭时要有人在山口放哨,晚上不能住在家里,由表兄弟们轮流陪他到山上树林里去住,唯恐半夜三更房子被敌人包围无法走脱。

在东石陂期间,最让黄欧东难过的是,看着百姓在苦海中挣扎,却不能出手解救。他大舅50多岁还未娶妻生子,孤苦伶仃一人,住在牛栏旁的一间小茅屋里,床上没席子,铺一些稻草,盖着破棉絮,穿着破衣衫,吃的是糟糠糙米。黄欧东由大舅的苦联想到:天下还不知有多少像他这样的穷苦人呢!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深感自己责任重大,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怎么能安心地藏在这里呢?他越想越难过。人在山里心在外,黄欧东天天盼望着能早日和同志们战斗在一起。

正当黄欧东盼着与同志为伴时,1929年春天,居然真有两名共产党员好像从天而降,出现在黄欧东面前。他们一个叫黄载香,原来就认识,隐藏在附近;一个叫刘连喜,附近坑田村人。他们的到来,打破了黄欧东的无聊与孤寂。为了便于活动,他们三人决定成立临时党支部,由黄欧东担任支部书记。从此,这个临时党支部成员时常在一起开会,分析斗争形势和附近群众的情况,共同想办法打听红军的去处,并积极开展秘密宣传工作。黄欧东经常在晚上和表弟刘春香深入附近坑田等村群众家里做宣传,讲形势,让群众坚定革命的决心。

心在梦就在!黄欧东在东石陂熬过了三个春秋之后,终于迎来了人生的大转折。1930年7月19日红十二军占领了永丰县城,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的红军总前委和红一军团总部也于7月20日顺利入城。黄欧东父亲匆匆赶到东石陂把消息告诉了他,黄欧东兴奋得连饭都不吃,立即和表兄刘光辉、表弟刘春香商量,决定当晚一起去县城看看,如果真是红军就一起参军。他们正准备走的时候,县城来了一个人,他说自己是红军聂景初(已牺牲)妻子薛爱莲派来送信的,共产党员、原恩江学会会员刘沛云随同红军部队回来了,让黄欧东马上到部队去。这就证实红军确实回来了!

于是,黄欧东带着表兄弟二人立即出发,去永丰县城参加红军。从此,黄欧东结束了三年的避难生活,欣喜万分地踏上了新的革命征程,他的人生也翻开了新的篇章。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