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党66载
七一前夕,我作为老党员代表,出席了峡江县“光荣在党50年”颁发纪念章仪式。胸戴纪念章的此时此刻,我倍感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荣耀与光荣,也倍感作为一名共产党......

张志富

七一前夕,我作为老党员代表,出席了峡江县“光荣在党50年”颁发纪念章仪式。胸戴纪念章的此时此刻,我倍感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荣耀与光荣,也倍感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与使命。往事历历在目,光荣在党66载,我感触太多,收获太多……

1955年2月,那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峡江县公安局党组织将我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批复文件交给我看,宣布我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那份荣耀、那份欣喜,仿佛就在昨日。当月,我满怀激动地向党组织交上了平生第一份党费:2角钱。入党,对于一路苦过来的我,几乎做梦都是想不到的。

我,可以说出生很不幸运。1934年9月,我出生在峡江县龙江乡(今砚溪镇)殷山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生活极度贫困,上无片瓦、下无寸土,靠父亲为当地财主做长工三年,换取一间半土砖房居住,母亲为他人纺纱、织布以糊口度日。后来虽然租种地主家的土地耕种,但每年秋收后打下的粮食,除了交租和各种苛捐杂税外,所剩无几。在那个年代,像我们这样子的苦孩子,是很难有书读的。十岁以前,我只能在家放牛、捡粪、打柴。好在父母开明,到11岁时,我终于在本村启蒙读私塾,可只有两年,由于家境贫寒,只能辍学由舅父介绍到一家杂货店当学徒。当时的我,每天一早一晚必须得端起店门门板开关店门,对于年幼无力的我来说,这是件极难的事,由于实在端不动门板,十多天后,我只好偷跑回家向父母哭诉,父母双亲才又把我送进龙江乡中心小学读三年级。

可我又是幸运的。1949年7月12日,峡江解放,我也迎来了我的新生。同年9月,我转入峡江县金坊小学学习,1950年小学毕业。家里人口增多,生活负担加重,我休学在家。当时家乡土改,我家被划分为贫农成份,分得土地28亩,我家终于有了自己的田地,我也因为有文化担任了殷山村文书。更大的转机在1952年,一天,我去砚溪村看见原四区政府大门口张贴着一张招收师资训练班的公告,毅然决定报名应试,当场被录取分配在砚溪乡坪头村小任教。同年7月,调峡江县巴邱小学任教。1953年7月,我又被选调到峡江县公安局工作。

一直以来,我铭记着是中国共产党给我、给我们家带来了新生。入党,成为一直以来的梦想。在不断加强学习、努力工作的同时,我也逐渐加深了对党的认识。1954年,我鼓起勇气向党组织郑重交上了我的入党申请书,经过教育培养、组织考察,终于梦圆。

入党后,我工作学习更加努力。1956年2月我被选送到中共吉安地委党校学习4个月,1957年4月调峡江县人民检察院工作。1959年又被选送到江西政法学校学习一年。这次学习,更让我心怀感恩。我一个农家出身的苦孩子,能认识几个字,就已经很不错了,可在党的关心下,我成为了一名大专生。

进入检察院头几年,适逢县委抽调干部下乡搞农村工作,检察长被县委分工到远离县城约百里的长田乡指导农村工作,机关只留我和书记员二人。在人少事多工作繁忙的情况下,我是党员,主动向检察长请战,把机关的文秘工作和办案任务担当起来。除了按时完成机关的文秘工作外,还承办了审批、起诉、出庭公诉和自行侦查案件等任务。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办理各种案件近百起。我不断总结经验,创立了“办案先知道”和“零星起诉、分批出庭”的工作方法。1959年被评为“先进检察工作者”,同时出席了江西省政法系统“先代会”,被中共江西省委、省人民政府授予“检察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1994年5月经省人民政府确认为“省级劳动模范”。

1977年5月调回峡江县公安局工作后,我继续发扬艰苦奋斗、雷厉风行的优良作风。

1994年10月,我光荣退休。我意识到,工作我是退休了,可党员我没有退休,我坚持做三件事:坚持老有所为,热心老体工作,积极为老干部服务;坚持老有所学,孜孜不倦学习,为精神“补钙”;坚持老有所乐,笔耕不辍,留下一些文字作品。

念党情,感党恩,不仅影响着我的一生,也影响着我的家族。感念党恩,认真学习,努力工作,成为我家的家风。

我家已经四世同堂。我是家中七兄妹中的老大,也是家中最早入党的党员。在党的教育培养和我的鼓励影响下,有3个弟弟、1个妹妹先后在农村、部队、学校入了党,加上其他人,目前,全家直系亲属中共有中共党员17名,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红色之家”。

这些人,大部分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有的是大学教授,有的是机关干部,也有少部分在企业,他们当仁不让,积极争取入党,并以自身言行示范,践行党员宗旨。2个小外甥女分别在南昌和新余上班,尽管是在企业工作,可她们都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碰到利益,谦让为先,碰到难事,迎难而上,以自己的言行向党组织靠拢,最后也成为光荣的共产党员。她们说:“我们是党员之家,要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呢。”

岁月流淌,大河奔涌。在我们大家族,对党的感恩之情,没有丝毫改变,反而像烈酒、像甘酿,愈久愈醇,愈久愈浓,深深浸入家族每个成员的血脉、骨髓……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