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在石桥村的三天三夜
石桥村,古称“东乡”,是永新县石桥镇16个行政村之一,位于永新县城东面。

龙抗病

石桥村,古称“东乡”,是永新县石桥镇16个行政村之一,位于永新县城东面。

1928年6月23日,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自三湾枫树坪进驻井冈山,取得建立根据地后第一次反“会剿”全面胜利——龙源口大捷。根据地军民欢欣鼓舞,斗志昂扬。

为更好地开展湘赣边界武装斗争,1928年六七月间,毛泽东在永新县委书记刘真陪同下,率红四军三十一团一营,多次来到基础好、群众思想觉悟高的永新沙市塘边村进行社会调查和访贫问苦,开展土地革命试点工作。这期间,毛泽东多次往返于永新县城主持和部署有关军事斗争和土地革命。6月30日,毛泽东率红四军三十一团来到永新县城,在县城商会楼上主持召开湘赣边界特委、红四军军委和永新县委联席会议,决定从实际出发,暂不执行湖南省委调遣红军主力去攻打湘南的指示,仍留在湘赣边界坚持“工农武装割据”,继续巩固壮大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然而,七月初,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杨开明乘对进军湘南力持异议的毛泽东、宛希先等远在永新发动群众之机,不顾联席会议的决定和军委负责人劝阻,坚持湖南省委意见,在湖南籍有关官兵恋家情结的附和下,硬是将红四军主力拉往了湘南。

不甘“会剿”失败的蒋介石,得知红军主力开往湘南,于7月上旬又立即组织第二次更大规模的“会剿”,调集湘军吴尚第八军程泽润师从茶陵向宁冈进攻,赣军第三军王均、金汉鼎5个团,第六军胡文斗6个团分别从吉安、安福向永新县城进攻。

敌程泽润师因离宁冈近,于7月8日就到达宁冈砻市,9日到达古城、新城一带。宁冈县委得知消息,立即组织群众和袁文才部利用山道沟壑,与敌周旋,机动灵活袭击敌人,一面派人去永新将敌情报告毛泽东。

毛泽东、朱德等知悉敌情后,决定先集中兵力消灭进犯宁冈来敌,然后对付赣敌11个团。然而,湘敌程泽润师在害怕给养困难、信息不灵、路况不熟,担心被红军吃掉的情况下,一路从古城、新城而下,仓皇奔永新县城而来,以期与赣敌会合一同“会剿”。

7月11日,红军三个团赶到宁冈,见湘敌已去永新,为打破湘赣两敌会合计划,由朱德、陈毅率二十八、二十九团出宁冈进攻酃县、茶陵,以迫使湘敌回援。毛泽东、何挺颖、朱云卿率三十一团赶回永新县城,设法截断湘赣两敌会合的交通线。12日,红二十八、二十九团攻克酃县县城。在永新的湘敌,听说酃县被破,唯恐红军截断退路,于14日经莲花仓皇逃回了茶陵。湘军逃回茶陵,赣敌浑然不知,所率11个团仍向永新县城逼进,企图与湘军会合。

此时,毛泽东只一个三十一团在永新。为确保打赢这场反“会剿”战,毛泽东等一边广泛发动和组织县城及周边村庄群众迅速转移到东华岭、五一、西峰山、武功坛等安营扎寨,一边坚壁清野,把粮食、牲畜、用具等藏匿起来,把水井水渠堵死、河水搞脏、有关道路挖断堵死后,迅速把三十一团从县城撤了出来,留下一座空城及周边空村。

永新县委书记刘真根据毛泽东安排,事先就让时任永新县工农兵政府主席的朱昌偕选好了毛泽东和三十一团的指挥住处。住处要求既要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又要便于宣传和发动群众,因朱昌偕是石桥镇合光村水西人,对石桥一带情况非常熟悉,于是就选择了石桥村中立堂和六家会祠作为毛泽东和三十一团官兵临时住处。

中立堂、六家会祠坐南朝北,与石桥镇墟场和有名的古日晖桥相邻,人口流动频繁又比较集中,便于宣传和发动群众,便于召开动员大会。中立堂、六家会祠前后相邻,仅一步之遥,便于保卫。石桥与罗霄山脉也较近,有利应对突发事件。

7月13日,毛泽东率三十一团撤出永新县城来到石桥村当晚,赣敌11个团就占据了永新军民留下的空城和周边的空村。

毛泽东率三十一团到达石桥,组织官兵刷标语和联络地方党组织、地方武装负责人,迅速开展土地革命,宣传动员群众参军参战。当晚,毛泽东在中立堂主持召开了三十一团和石桥、高桥楼、埠前、坳南乡镇地方党组织、农协会、赤卫队、暴动队等负责人会议,全面部署安排反“会剿”工作。

会后,毛泽东立即起草“湘赣省红色石印局”创刊词和次日召开“万民大会”的演讲稿,当晚安排湘赣省红色石印局人员刻蜡印刷。翌日,即7月14日上午8时许,石桥村古日晖桥下空旷地上,来自东路、北路等乡的农民武装组织和革命群众近万人集结一起,聆听毛泽东的动员讲话。毛泽东立于桥上,号召根据地人民要团结起来、行动起来,拧成一股绳,共同对付进犯根据地敌人。毛泽东热情洋溢的讲话,激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革命热情。大家众志成城,群情激昂,决心共同对付来犯之敌。

毛泽东坐阵石桥,运筹帷幄,周密部署。一方面派出三十一团战士深入各个村落广泛宣传,刷标语、散发宣传单,动员广大群众立即行动起来,坚壁清野,打土豪分田地,开展土地革命,实施游击战争,消灭地方反动武装力量;一方面精心部署安排反“会剿”工作。面对十倍于红军力量的敌人,毛泽东等毅然将三十一团分为南、北、东三路,组成三个军事行动委员会,广泛发动群众,依靠地方武装力量,以四面游击战术拖住并打垮来犯之敌。南路行委由陈毅负责,指挥第一营二、三连阻击由天河进攻永新来敌;北路行委以宛希先为书记、三营营长伍中豪为指挥,率第一、七、八三个连往西北面,以天龙山为屏障,阻击从安福进犯永新之敌;东路行委以何挺颖为书记、团长朱云卿为指挥,率团部特务连和第三营的第九连,在永新城郊阻击来犯敌人;西南行委由朱德率二十八、二十九团回援驻守井冈山阻击敌人。同时,以永新赤卫大队为核心,将四乡的赤卫队、暴动队、少先队等3万余人联合统一编制,组成23个“赤暴队”,以鸟铳、松树土炮、梭标、大刀、红旗、火把等作为武器,配合各路红军,不分昼夜对敌进行骚扰和阻击敌人,间或找准机会将小股敌人围歼,截断其供给线。

反“会剿”工作一切就绪。7月15日,毛泽东利用反“会剿”空隙访贫问苦,先后访问了中立堂附近3户贫苦群众,晚上还抓紧时间修改了从沙市镇塘边村带过来的《塘边调查》文稿。期间,针对石桥墟场的露天问题,安排人员为墟场新修了“合字型”的架子棚,将墟场创办成了“红色圩场”,疏通填平了通往圩场的道路、水渠以及处置了欺行霸市的地痞流氓等市霸,组建了红色贸易一条街,让石桥民众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跟着共产党、跟着毛委员带来的实惠和享受到的幸福,更加凝聚了广大人民群众跟着共产党、跟着毛委员闹革命的坚定信心和决心。

虽然毛泽东在石桥村只住了三天三夜,但通过广泛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开展土地革命,指挥并取得了著名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第二次反“会剿”的全面胜利,取得了以一团之力,困敌11个团达20天之久的经典战例———史称“永新困敌”的辉煌胜利,书写了一段人文历史,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