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七岭村的沧桑巨变
“举行反帝示威运动,消灭进攻苏军的敌人……”遂川县戴家埔乡七岭村魏氏老屋,当年刷写的标语清晰可见。像这样的标语,老屋里有20多条,背后埋藏着一段感人至深......

“举行反帝示威运动,消灭进攻苏军的敌人……”遂川县戴家埔乡七岭村魏氏老屋,当年刷写的标语清晰可见。像这样的标语,老屋里有20多条,背后埋藏着一段感人至深的革命故事。

七岭(今属戴家埔乡)位于湘赣两省交界处,西连湖南桂东、炎陵,东接遂川大汾、草林,北邻井冈,是湖南至遂川上井冈山的必经地,易守难攻。在白色恐怖时期,具备了建立红色政权和开展对敌斗争的优越地形条件。

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说:“凡是反抗最有力、乱子闹得最大的地方,都是土豪劣绅、不法地主为恶最甚的地方”。当年的七岭,深受当地反动头子陈书勋、古汉山、赖重朋等迫害和压榨,老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

自从红军来到戴家埔乡,七岭的百姓就看到了希望。1930年,七岭成立区苏维埃政府,办公场所设在魏家村魏家老屋,下设8个乡,各乡设立暴动队,执行抓土豪、搬粮食、保卫政府、维持治安等重要任务。同时,设立区委书记、主席、副书记、经济委员、事务委员、粮食委员,还开办了少年先锋队学校,对青年进行军事和政府训练、反帝反封建等政治教育。

同年4月,革命红旗在魏家村上空飘扬,男女老少大都参加了革命,村内喜气洋洋。老百姓下定决心,紧跟共产党,正如当年歌谣唱到:“心要坚,工农团结做一边,土豪劣绅要杀尽,我们穷人出头天”。

红军战士一到魏家村,全村人争先恐后地帮助队伍做事,妇女、小孩自动集结在一起,组织起来慰问军队,缝衣洗衣做鞋袜等,与红军战士亲如一家。军民同心,其利断金,多次取得以少胜多的战绩。1930年10月,七岭苏维埃政府组织200人100多支枪,打退了王济才、肖家壁、陈书勋4000多人的反动武装。革命人民扬眉吐气,革命烈火熊熊燃烧,革命形势向前发展。

然而,反动势力不甘心灭亡,对魏家村进行了疯狂报复和血腥屠杀,实行了“杀光、抢光、烧光、卖光”灭绝人性的四光政策,匪徒嚎叫着:“人要换种、石头过刀,茅厕过火”“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走一个”,实行了“三天杀一次,五天杀一家园”的大肆屠杀。鲜血染红了七岭河,114户、387人的魏家村最后被杀至不足百人,整个村落沦为一片焦土。

目睹着杀人坝上洒满亲人的鲜血,魏家村的村民们泪洒家园,但却继续投身革命,他们始终相信,革命一定会胜利。1949年秋,魏家村终于得以解放。

时光荏苒,魏家村(今七岭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有一条始终没变:紧跟党走。

“党的政策好啊,帮我们修了路、修了房,我终于等到好日子了。”耄耋之年的魏呈祥经历了那个战火硝烟的年代,他有4个儿子,大儿子在外务工,小儿子经商,家庭年收入有10多万元,对老人非常孝顺,平日里常回来探望。

邻居魏灵是脱贫户,儿子儿媳都在吉安务工,月收入有1万多元,老两口在家带孙子孙女读书,并在村干部和帮扶干部的鼓励下种植油茶20多亩,年增收1万余元。看着满山的油茶林,魏灵的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从前,七岭人民用实际行动坚定了紧跟党走的决心;而今,这片鲜血染红的土地又迎来巨变。一条条公路蜿蜒而过,一栋栋房屋拔地而起,新建的村委会红墙绿瓦,便民服务贴心便民;茶叶基地一望无边,饱满的叶片承载着丰收的希望……

文/彭丽芸、李书哲、井冈山报融媒体记者 刘丽萍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