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石峰山
远远地看去,它小而散漫,经过亿万年风吹雨淋、岁月剥蚀,加之少树,还显着破旧。及至近前,更有点让人失望了,怎么全是圆不棱登的石头?大大小小一点棱角也没有......

     

龙潭飞瀑 谷志斌 摄  

□尹小平

远远地看去,它小而散漫,经过亿万年风吹雨淋、岁月剥蚀,加之少树,还显着破旧。及至近前,更有点让人失望了,怎么全是圆不棱登的石头?大大小小一点棱角也没有的石头,组成了一座一点棱角也没有的山。第一次登石峰山是个秋天,中途喘息一会我都不敢靠实了石头,生怕它滚落下去。它甚至会让你对它产生不知哪天就要散架的疑虑。

石峰山位于井冈山市东上乡西北24公里处,万山丛中,主峰海拔1344米。山势巍峨,众山拱侍,建有石峰古仙祠,据石峰仙祠碑文载:始建于宋仁宋天圣年间(1023年),后于清康熙甲申、道光甲辰、光绪丙子三次重修和扩建。它纯系花岗岩石料结构。地处崖巅,后靠石壁,前临绝壑。工匠凿石穿岩,砌石为墙,因势构筑,一块天然巨石平伸作屋顶,建筑奇特,殿前一石牌坊矗立其间,愈显壮观,4柱3门,一字排列,柱方形,3个坊头,均2层,但经配合而成为3层。中部坊头最高内嵌细嫩青石一面,勾勒“石峰仙祠”4个大字,上置葫芦顶。牌坊桃角四出,显得巍峨,壮实,大方,历数百年之风雨剥蚀,而仍岿然不动,实属罕见,被列为宁冈县古八景之一。殿内原有的石雕神像,均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推入崖下面粉身粹骨。

也许是秀美的自然风光和丰厚的文化积淀,游客也就络绎不绝了,陪亲伴友,我也就有了一次次与它相见的机会。不知从何时起,便熟识了,相知了,还渐渐地在心里头存上了一点离不开的意味。有时会无缘无故地去会它,哪怕一句话不说,上去,下来,原是苦涩沉重的心情就莫名地好起来也亮了起来。长时间不见,时不时就会想起它来,或清晰、或朦胧,总能在芜杂的生活里逗出星星点点的嫩叶般的喜悦来,怃然的心绪也就会静如秋湖了。这样偏远的一座山,能让明代永宁知县费广题诗赞道:“涧转崖回望欲迷,空蒙深处树高低。穿云细挂崎岖路,出窦争流曲折溪。风外松涛翻翠壑,雨余履齿印芳泥。山坳开有泽灵殿,薄暮愁闻杜宇啼。”还能让我这样的现代草民也来点“高瞻远瞩”的兴致,这魅力是肯定存在的。

到底是啥魅力?说得文点,是圆融吧?啥是圆融?真不好说,反正不是圆滑。非要说,那就是没有棱角的棱角吧。

别看它小,有了这个圆融,它就大了,大大若小,大到无边无际。谁能指出一个圆的上下和尽头?不能。它是周而复始,它是无穷无尽。只有圆才近乎永恒。天下万千山岳中,石峰山不摹仿任何山,所有的山也无法摹仿石峰山。这也许就是它独一无二的个性吧?

它是将我当成知音的。不然,它不会把它的心怀袒示于我。那是一个寒风瑟瑟的日子,冬的脚步就要迈过春天的门坎。我想,这也许是与石峰山相会的最好时刻吧。我去了,却一下子惊呆了:漫山岗紫黑色巨岩或立、或卧、或倚、或叠,有的玲珑剔透,有的挺拔秀美,有的粗拙豪壮……诠释着石峰山的圆融,让石峰山的圆融醒目地展示于天地之间。方寸之间的无限包容,刹那之间的不朽永恒,还有沧桑处的清新活泼的青春,静寂间的怒涛拍岸般的激情,都在这圆石的石峰山化做至善大美,让我顿然领悟到生命的欢乐化境。放眼湘赣边界,那山峦起伏,悬崖突起,涧壑深幽的自然画图,能不让我迷醉往返?那云瀑飞卷、雾气环身、峰岛飘浮,亦真亦幻的情貌气象,能不让我逍遥欲仙?

天地间只有我与石峰山。我开始登山。没有了沉重悲怆的历史,没有了负荷累累的生命,更没有了缠磨人性的纠纠葛葛的事情,天地间只有澄澈圆融的石峰山领我走入一个清新廖廓的精神天地,并将无限的定力,无限的时光,无限的内涵,都化作实在、简单而又活泼的真理:圆融之中的前进与圆融之间的新生。

哪一个天体,不都是一个圆融的生命循着圆融的轨道运行不息着?哪一个诞生生命的子宫,不都是一个圆融的世界?那个让数13亿人宣泄着喜怒哀乐的足球,不也是一个圆融的生命吗?如果让球和球状的天体失去圆融,不也就意味着停滞与死亡吗?我们想想,象征着人类前进脚步的各种车轮,如果换成方的或圆以外的其它形状,还能前进一步吗?

哪里是石峰山沾了“仙祠”的光,分明是“仙祠”沾了石峰山的光。也许他们作为人类至德的中庸思想,正是在一次次攀登石峰山的过程中受到了圆融的启迪而形成的。

什么是残缺?残缺就是对于圆融的一种破坏。正因为世间万物常常要遭受残缺的厄运,才使得圆融成为宇宙永恒的方向与法则,从而也就成为人类永远的理想与追求。那个少了一只胳膊的维纳斯,被称为“残缺美”的范例。其实当我们向着审美的根底追问的时候,就会发现,正因为维纳斯的美曾经达到过圆融无缺的极致,而后来的残缺不过是让这种美更加醒目罢了。或者、这种残缺也同时给了我们一种想象的空间,让我们的想象弥补她的残缺,也让她在人们的想象里重新达到她曾经拥有过的圆融无缺之美。记住,无缺是圆融的品质之一,因为世界是多元的,因其无限多元才有了无限无尽的生机。一枚草芽,一只蚂蚁,都是大千世界达到圆融的一个部分,都有着存在的充分理由。草芽、蚂蚁尚且如此,何况我们人类。试想如果世界只让一种生物、一种植物、一种动物存在、统治,那还成什么世界。

当然,在到达圆融的道路上,一定会有无数的痛苦与磨难。无言但却圆融的石峰山,曾经有过怎样人类难以想象的痛苦与磨难?且不说二十多亿年的生命里,你所承受的无数次劫复,光是分娩时的巨大的创痛与呻吟,该是怎样的惊天动地呀!我想石峰山是曾经被磨难碾为过齑粉的。万年、亿年,沉寂于万劫难复的地下,这些自主不屈的齑粉只让重生的梦炽热着。也许正是在磨难放心狞笑的时候,你却又一次横空出世了。

大圆融必须要经历大痛苦、大磨难,而大欢乐、大幸福正孕育于通过大痛苦、大磨难所达到的大圆融之中。望遍石峰山每一块浑圆的石头,我懂得了它那润天养地的欢乐。

石峰山,为天下树起了一个圆融的楷模。

石峰山之中,有一块巨大的钟石夹悬在几块浑圆的巨石之下,惊心动魄。这是一座天钟,正传达着上帝之音。它警示着人类自身与人类社会的残缺,它也催促着人类的前进与新生,告诉我们每一个经受着磨难与痛苦、也追寻着欢乐与幸福普通的人———你就是上帝,天堂就在你的心中。

“神功凿横岭,岩石得巨片。”石峰山的无尽美丽,在诱惑你呼唤你,等待着你下一次再来!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