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四战遂川城
遂川,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老山区县,位于罗霄山脉南段东麓,是五百里井冈的南大门。

■何小文

遂川,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老山区县,位于罗霄山脉南段东麓,是五百里井冈的南大门。

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改编后的秋收起义部队,从湖南进入遂川县境,并从这里登临井冈山。自此,毛泽东常来往于井冈山与遂川之间。在那段烽火岁月里,毛泽东亲自率领部队四次攻占遂川城,为辉煌的井冈山斗争史增添了一段动人的佳话。

一战遂川:遂万那边红一片

为解决部队给养和拓展红色割据区域,毛泽东和前委趁遂川守敌薄弱的时机,决定从原宁冈龙市出发进击遂川城。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馆藏资料显示,1928年1月4日,毛泽东和张子清带领两个营的兵力从井冈山出发,冒着刺骨寒风,经遂川县黄坳乡(今属井冈山),并击溃该乡以李世连为首的团防队,沿石围子、五斗江的毛桃和流坑东进,再进抵遂川重镇大坑。

大坑,位于遂川北部,是遂川土豪劣绅、被人称为“活阎王”的肖家璧的匪巢。

战士们在毛泽东的指挥下,一鼓作气端掉了肖家璧的老巢,没收了肖家璧的财产分给了贫苦群众。第二天,又趁机将驻守县城的敌军王均部打垮,乘胜进驻遂川县城。

工农革命军进城后,却发现城内冷冷清清,家家关门闭户。毛泽东深知,这是群众受敌人谣言和盅惑所致。为消除群众的疑虑,毛泽东对部队强调了三大任务,随后还宣布了六项注意。尔后又立即着手发动群众,开展党的工作。期间,毛泽东多次召集原遂川党组织负责人和工农运动骨干开会。毛泽东向他们讲述了国内外革命形势,指出了中国革命的性质和前途,说明开展土地革命和实行工农武装割据的重要性。并提出了具体任务,即“集中全力,争取时机,配合红军发动由井冈山脚下的黄坳到大坑、盆珠、新江、草林、于田一带的农民群众推翻农村封建反动统治,建立工农苏维埃政府,建立工农武装,发展党的组织。总的目标就是为创立井冈山南面的遂川根据地而斗争。”

此外,毛泽东在成功策应“万安暴动”的基础上,要求强化和突出遂川根据地的中心地位作用。

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工农红军这次在遂川的31天时间里,不仅和人民群众一道过了一个喜庆祥和的春节,还创建了遂川县工农兵政府,颁布了具有宪法意义的《遂川县工农兵政府临时政纲》,开展打土豪分浮财运动,开创了草林红色圩场。毛泽东在草林万寿宫召开的大会上登台演讲,号召大家起来闹革命。

需要指出的是,毛泽东在遂川领导和发动群众工作时,特别注重吸收知识分子加入到宣传队伍中来。毛泽东在草林听说该乡有个叫黄维中的青年曾在省城上过学,文化程度高,立即派人骑马将躲在南康县的黄维中找回。此后,黄维中不仅承担了书写标语、起草文告等众多任务,还撰写了一些时文来宣传党和红军的各项政策。因成绩显著,黄维中后被调到遂川县委担任专职宣传干部。

而经过“遂川江畔唤工农”后,该县普遍恢复和重建了农民协会,使得群众性革命运动蓬勃地开展起来。

就在遂川城乡革命形势持续向好的时候,敌人从万安方向进攻遂川。2月4日,毛泽东和遂川县工农兵政府离开县城上井冈山。遂川城被敌人占领了。

这些情况让毛泽东意识到,没有相当力量的工农武装,革命成果是难以维持和巩固的。因此,在中共井冈山前委及遂川县苏维埃政府的支持下,遂川多个乡村都成立了苏维埃政权和暴动队。他们除了积极支持参加对敌作战,还配合工农红军将缴获的大批银元及粮食等物资除分给当地群众一部分外,其余包括药品、油盐、布匹、制作武器弹药的器具等连夜送往井冈山根据地。甚至还将缴获的8台缝纫机,除留下2台给新成立的缝业社外,其余6台均运送到井冈山创建被服厂。

重要的是,广大民众被鼓动起来后,从县城到乡村,甚至邻近的万安县的每一个村子,只要把红旗一举,后面就汇成一条人的洪流,男女老幼呼喊着:“走啊,跟着工农革命军打土豪去!”从而形成了“开天辟地第一回,遂万那边红一片”的喜人场面,标志着千年古县遂川从此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

二战遂川:浴血将士终回还

毛泽东第二次进驻遂川城是1928年秋。

然而,1928年的秋天,对于井冈山军民来说,绝对是一个多事之秋。湘赣国民党军纠集了近两个师的兵力进犯井冈山,并叫嚣着要“铲平井冈!”使得根据地一时军事压力骤增。于是,红四军前委决定由毛泽东率三十一团赴永新监视阻击赣西国民党军的侵入;朱德、王尔琢则率二十八、二十九两个团袭击湖南酃县(今炎陵县),抄敌人后方,以解井冈山之围。当时,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等人却在这次军事行动中命令部队到湘南活动。结果,主力部队在郴州失利,二十九团几乎全团覆没。受此影响,红军部队军心受到极大干扰,有些官兵甚至不愿回师井冈,欲转战赣南。直到8月23日,毛泽东率部赶来接应,红军队伍才再次旗转罗霄。

就在这个当口,二十八团二营营长袁崇全伙同副营长准备裹挟所部向赣敌刘士毅投降,并导致英雄团长王尔琢被杀害———井冈山根据地“八月失败”最具标志性的事件发生。

为此,毛泽东以少有的愤懑笔调在给中央的报告,即《井冈山的斗争》中写道:“我军经崇义、上犹、遂川,到井冈山之际,赣西独立第七师刘士毅部欺我败残,以五营追我至遂川。”

为振奋部队士气和凝聚军心,同时,也为了严惩敌军,8月30日,毛泽东、朱德率部在禾源主动迎击敌部。是役,红军在严塘击毙一个敌连长后,乘胜追击第二次向县城挺进。

对于这次胜利,部队上下为之雀跃。遂川群众和红军战士还编了首歌谣,赞颂毛泽东、朱德等红军领导人用兵如神:

“黄坳驻扎,遂川做客。一个月来三次,白匪豪绅怕不怕杀?”

这次毛泽东和部队只在遂川住了一晚,第二天就经由草林、堆子前到黄坳,在黄坳大约住了十天左右的时间。当时是整顿部队,整顿好了以后开进井冈山。

就在黄坳驻扎时,井冈山传来黄洋界保卫战获胜的喜讯。一系列战斗的胜利,一扫红军将士心头的阴霾,进而使毛泽东等共产党人对领导和坚持井冈山斗争充满了信心。

毛泽东更是以豪迈激越的心情,在黄坳挥毫写下了《西江月·井冈山》。

三战遂川:神州赖以转坤乾

毛泽东率兵第三次进驻遂川县城是1928年9月13日至26日,共计14天。

刘士毅部不甘心禾源失败,以5个营的兵力尾追至遂川,并占领了遂川城。毛泽东闻讯,立即在黄坳召集部队开会,动员收复遂川。9月12日,毛泽东、朱德率领红三十一团三营和遂川赤卫队二分队从黄坳出发。当晚住在瓜子洲、陂田一带。13日,朱德率二十八团先行出发。

关于这次战斗,老红军王次模曾回忆:“开完会,部队立即出发,朱德的二十八团和我们遂川游击队到草林时,在那里休息一会儿,毛主席率三十一团也到了。我当时任前卫班长,到草林冲里听卖茶的老板说:敌人歇脚在此吃茶刚走,我听到这个情况,就带领尖兵班的几个战士赶紧追去。这时,毛主席率领的三十一团刚从草林出发到码洞坳时,就立即分两路扑向县城。这次缴获敌人枪枝700余支,打死打伤敌人很多。……俘虏的敌人不少,愿意当红军的留在红军里,不愿意当的发钱给他回家。这一次打死一个姓胡的敌营长,活捉了一个姓赖的营长。”

特别令人解气的是,红军在这次激战中击毙了叛徒袁崇全。

战斗结束后,毛泽东和朱德领导红军大队行动委员会和遂川县委,兵分数路,分别到于田、巾石、碧洲、新江等地开展游击活动,发动群众,分配土地,建立党组织和红色政权,筹措红军给养。袁祥俚、胡嗣龙等革命老人回忆:“毛主席第三次来到遂川城,亲自派工农兵第七连萧克,八连李中海从于田衙前到大桥。在大基头暴动队的配合下,打了李兴春的土豪,罚了他120元现洋,还打了王启明的土豪。红军在大桥白樟住了一夜,第二天又回到了县城。”

24日,赣敌李文彬部二十一旅和刘士毅残部向遂川合围。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毛泽东于26日率部主动撤离遂川,回师井冈山。

而东路红军则由陈毅指挥在万安的罗塘湾活动,万安城内及其他地方的革命力量纷纷响应,表现出极高的斗争热情。

第三次遂川大战,红军扭转了“八月失败”所造成的被动局面,为恢复井冈山根据地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四战遂川:游击战术卫政权

1928年9月26日,红四军主力回到茨坪。红三十一团一营和三十二团二营早已在茨坪迎候。革命战友们相见后,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

随后,部队进入了休整阶段。

没料到,这里原宁冈新城驻敌周浑元部周宗昌营欲趁红军主力未归之际,准备血洗茅坪。

为保卫根据地,毛泽东和朱德率部悄悄地回到茅坪,并连夜召开战斗会议。会议决定在茅坪坳头陇设伏,并以此制敌。

10月1日,部队仅用半个小时结束战斗。此战活捉了周宗昌,红军大获全胜,遂收复宁冈全县。

这时,刘士毅部又在遂川城为非作歹,鱼肉百姓。

为此,毛泽东和朱德采取飘忽不定的游击战术,又率兵重回遂川。

10月13日,红四军出击驻遂川的刘士毅部。因一个月前刘士毅部被红军击溃,士气非常低落,这次闻知朱毛红军又将入城,即不战自退。而肖家璧和罗普权二匪的靖卫团见“国军”一退,更是脚底抹油,趁机开溜。于是,红四军四占遂川城。

红军占领遂川城后,一共住了七八天时间。期间,红军再次进行了短距离分兵,在各处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建立革命政权,并准备分田。

“当时县城准备分田,分田的牌子都插好了,但万安送来情报称,敌李文彬四十一、四十二两个团由吉安来攻遂川……我们的部队在草林集中后,准备反击敌人。毛主席不同意硬拼,要诱敌深入,然后打他个措手不及。结果我们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没有反击,继续分散在各处活动。当时部队散在左安、大汾、西溪、黄坑等地帮助这些地方的群众建立政权,分配了土地。”当年参战的老红军后来回忆说。

1929年1月,湘赣两省敌军向井冈山发动了第三次“会剿”,并调集6个旅18个团,以对红军总兵力不到6000人的5倍之众,分5路向井冈山扑来。为保存革命力量,14日,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军主力3600余人撤离井冈山。

红军主力在遂川的大汾、左安等地突破数道敌军的封锁线后,果断地向赣南闽西进军。

就这样,井冈山红军与遂川的故事结束了,但毛泽东率部四战遂川的那段历程仍然是今天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而这些红色典故与那段流金岁月一道永远留在了人民心中。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