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权威、勇于探索的思想家
吉安明代有几位勇敢的思想家,敢为人先,标新立异,大胆地向权威和传统的思想挑战,鲜明地提出与众不同的观点,显示出虎虎生气。

     

永丰天章阁

     

渼陂村敬德书院鎏金格言

     

泰和县上模乡罗钦顺墓

李梦星文/图

吉安明代有几位勇敢的思想家,敢为人先,标新立异,大胆地向权威和传统的思想挑战,鲜明地提出与众不同的观点,显示出虎虎生气。

泰和名贤罗钦顺的名字不太为今人所知。十多年前,省社科院两位专家来吉安寻找罗钦顺的家乡,邀我陪同。去泰和有关单位询问,好几个人连罗钦顺的名字都不知。好在有一位知道是上模乡人,打电话联系乡政府。乡领导说一个姓罗的村子祖上有位当过大官的。我们到了村里,看见村前有块巨大的石碑,果然是罗钦顺家乡。我们还到山上瞻仰了罗钦顺的墓茔。

在明代中期和古今哲学界,罗钦顺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中国哲学史》中设有专节介绍。他是科举探花,起点就高,当过吏部左侍郎、南京礼部尚书等高官。63岁告老还乡后20年,每日像上朝那样穿戴整齐在书房里看书,不入城里一步,潜心研究学问,有哲学名著《困知记》传世。罗钦顺质疑程朱理学,反对陆王心学。他以“理气为一物”修正朱熹理气二分论,认为气有聚散,聚散之理就在其中。程朱理学主张“理在事上”“理在事先”,罗钦顺则认为“理在事中”。

罗钦顺与王阳明私交甚好,可对其心学持批评态度,写信予以反驳。两人反复书信往来,互相辩驳。罗钦顺认为天地万物不是心的产物,而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存亡而改变。心学的的错误是以主观代替客观,“将形影弄精神”,把天地万物与心的关系颠倒了。他主张唯物主义“气本论”,是中国哲学由心学发展到实学的主要人物之一,在中国哲学史上有重要影响与地位。

颜钧号山农,又号樵夫,永新县中陂村人,誉为平民思想家。他将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对阳明的“致良知”学也领会深刻,可就是不愿去参加科举考试,随心所欲。他拜王门泰州学派开创者王艮为师,主张“百姓日用即是道”,认为“心性”是自然本质,是活泼纯真的,不应受既有观念的束缚。颜钧鲜明地提出“凡人率性所行,纯任自然,即谓之道”,认为人的心性、欲望,是自然具有的,应该自由自在地发挥,和程朱理学倡导的“存天理,灭人欲”唱对台戏,也越出了王学“良知说”的轨道。他反对程朱“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观点,主张寡妇再嫁是纯任自然的事。他主张并实践“民胞物与之志”,就是把天下民众当作自己的同胞手足,把天下万物当作自己的朋友,以此反抗等级森严的封建制度。他最得意的门生叫罗汝芳,在东昌做太守。一次会面时,颜钧谈到了自己年纪大了,要买棺材准备后事了。罗汝芳送了他百金买棺材,他一出门就散给了穷人。

颜钧站在平民百姓的立场上来解释天理、心性之学,冲破了士大夫阶级对理学的垄断。他应邀到南昌讲学,闻讯者蜂拥而至,听讲者千多人。游学京师时,首辅徐阶邀请没有科举功名的颜钧为参加会试的各省举子700余人讲学三天。正是阳明心学兴盛之时,颜钧用日夕常见之事理来阐述心学,通俗明了。

何心隐,本名梁汝元,永丰县瑶田梁坊村人。2010年8月,我陪同南昌大学几位学者去探寻何心隐故里。可是,故居早毁了,古祠堂也只剩几尊石墩,尽是新楼房。村民很热情地拿出很破旧的族谱,我们见到了何心隐的记载,很高兴。村民知道先祖的事迹,说张居正毁书院,何心隐据理力争依然讲学,被捕押解到武昌,三年后被打死在巡抚大堂之上。

何心隐是坚定地走自己的路的著名异端思想家。他30岁时中了举人,放弃走科举求功名之路,拜颜钧为师,崇尚“泛亲论”,认为仁者对人无有不亲。这是对“君臣父子”封建传统伦理道德的挑战。

他认为人人享有受教育的权利,经济民主管理,族人和睦相处,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于是构筑心中的理想社会。他在家乡组建新的社会组织“聚和堂”:建立统管全族的管理机构,设“率养”一人,“辅养”“维养”若干人,处理经济管理和生产事务,统一交纳税赋。管理人员都不脱离生产,无任何特权和额外利益。又设总书堂,设“率教”一人,下设辅教。教师实行聘任制,学生入学后,一律在校寄宿,学制十年,每三年为一个学习层次。制度很严格,如不准戏异性,不贪美食,不穿艳服,不讲污言秽语等,违者处罚。据地方志载:“数年间,民风几近三代矣。”侯外庐先生在《宋明理学史》中,说他是进行乌托邦社会思想的一个试验。

何心隐的社会改革,是几千年封建社会冻土中露出的一枝嫩苗,因受到官府的打击而夭折。

在400多年前的封建社会,何心隐勇敢进行伟大社会改革实践,历史学家把他称之为空想社会主义的实践者,是“天下为公”理想社会的探索者。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