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杜鹃开
拾起画笔,不觉间已有五年了。从写兰起步,去年开始画八哥、芭蕉,以及触目所见有趣的东西。

     

渐鸣诗画

■王渐鸣

拾起画笔,不觉间已有五年了。从写兰起步,去年开始画八哥、芭蕉,以及触目所见有趣的东西。我一向认为,笔墨、构思、意境是成就一幅好画的三个重要因素。好的笔墨靠书法练就,构思的巧妙不仅是构图的合理,还有题材的生动有趣。而意境的提升,非得靠题字不可。古代文人画,讲究诗书画印四者的相辅相成。有一天,我静静地思考自己画画的前途:“虽非科班出身,好在修养还算全面,人无我有,以后画上全题自己的诗作岂不更好?”说做就做,马上请友人刻一方印:蕉翁诗书画。这是一个独特的标签,也是我对自己的加勉。

对于我这样以笔墨为娱乐的人来说,并不刻意追求画工的专业精深,更多的只是表达一份心境。所以,我现在每见一件旧作上的题字,都能想起当时的状态。2021年的1月14日夜,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又看到故乡后山坡上的映山红艳艳地开了,灿若明霞。实际上,这些年随着分山到户大造经济林,已很少见到大片的映山红了。童年已远,山花不再,三十年去,物是人非。第二天想起梦境,想起儿时,想起如今的身居闹市,更加怀念小时候上山采野花、摘杨梅的乐趣,感慨既深,诗亦随成:家山又见灿如霞,遍野杜鹃无际涯。少小欢声随逝水,中年心事付兰花。春风绿后身犹寄,梅子黄时梦更赊。借得丹青图此景,深情未可与人夸。

——一个念头倏然生起:我要画杜鹃花!

杜鹃花是映山红的学名,是江西的省花,是井冈山的名花,一曲“若要盼得哟红军来,满山开遍哟映山红”唱遍全国,作为红土地的儿女,有什么理由不画她?何况,我真的对她有深情啊!看着她,我会想起儿时拈花弃蕊,吃得够欢;会想起姐姐把采回的花用玻璃瓶养着,让我最早萌发一种感觉叫“诗意”;会想起小学放学路上,和伙伴们满山疯跑,摘茶饼、捡蘑菇、掏鸟窝……

记忆里,想不起一个以画杜鹃花成名的画家,我也不想模仿任何人怎么画她,我只想画我心中的映山红。

挤一团曙红颜料,蘸水,调色,下笔,看着宣纸上浓浓淡淡洇出的样子,我眼前满是梦里的杜鹃花,童年的映山红——似又不似,朦朦胧胧,正是我想要的样子。当一簇红花出现在纸上时,我内心有一种抓住梦境回到童年的喜悦!然后,穿枝,缀叶,勾蕊,我循着印象中的样子,把心中的杜鹃花画了出来,初次的尝试竟然就有模有样,这让我自己都惊讶!

对着第一张杜鹃花作品,我审视良久,想着如何完善它,更加胸有成竹之际,我饱含深情开始创作:先画一枝映山红,后面补上一盆兰花,最后题上这首诗,又兴犹未尽地加了两行跋语,钤好印,悬于壁上。对着她,心里说不出是童年的快乐,还是中年的忧伤。“深情未可与人夸”,有过同样经历的人看着画自可体会画外之意,任何言语都是多余的。

2021年的绘事,会从一枝杜鹃花进入全新的开始,我自己都始料未及。看似偶然中其实都有必然,或许那是因为我对画画和生命中的有些事物永葆痴情。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