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黄的土地房产所有证
1953年1月5日。这一天,是我家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这一天,我的父母手中有了一件无价之宝——吉水县人民政府颁发的一张“江西省吉水县土地房产所有证”。

■肖云贵

1953年1月5日。这一天,是我家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这一天,我的父母手中有了一件无价之宝——吉水县人民政府颁发的一张“江西省吉水县土地房产所有证”。

农历庚子孟秋时节,我在哥哥家中又一次见到了这张已经泛黄的土地房产所有证。它被珍藏了整整68年,经历了四代人的精心呵护。

这张土地房产所有证纸质是草纸,文字排列格式为竖排,字体系正楷繁体,人工填写为毛笔正楷。

尽管岁月沧桑,时日久远,但那工整的字体、遒劲的笔力,还是深深地吸引着我眼花的目光。

这上面的持证人是:“第五区院前乡院前村居民肖某某”。它郑重地宣告:“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第二十七条‘保护农民已得土地所有权’暨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第三十条‘土地改革完成后由人民政府发给土地所有证’之规定,本户全家所有土地均作为本户全家私有产业,有耕种居住与卖转赠与出租等完全自由,任何人不得侵犯。特给此证。”并盖上了县长潘开桂的印鉴。所有证上表明:房屋两处三间、地基三块、四址明确。“吉水县人民政府印”四方红色的公章,工工整整地盖在“一九五三年一月五日发”的字样上面,鲜红耀眼,庄重威严。

儿时的记忆虽是朦胧的,但却又是刻骨铭心的。父母告诉我们,家里世代农民,贫困潦倒,居无定所。新中国成立后,共产党领导人民打土豪、分田地,贫苦农民翻身得解放,享受了农村土地改革的成果。所有证上的房产就是分得村上一个地主的。房子的原主人是行医的,房屋设计建设有点特别。整个房屋由三部分组成:一栋正屋、一栋后宇、一栋二层阁楼。阁楼主要用于晾晒中草药。正屋分给两家贫农,一家一半,其余分给了我家。

我的童年、少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后来我们兄妹三人长大了,住房就显紧张,因而用土砖搭了一间简易厨房。

拥有自己独门独户的房子是我家祖辈几代人的梦想,是我父母一生的渴望和追求。可是在那样的年代,几乎是白日做梦。

改革开放,分田到户,联产承包,广袤的农村大地处处焕发出勃勃生机,我们家的生活也一天天好起来了。一家人奋力拼搏、勤俭持家,目的就是要实现住新房的梦想。直到1986年夏,总算在原打好墙脚的地基上,建起了一栋砖瓦结构的新房。梦想成真后,一家人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遗憾的是,苦命的父亲没有看到新屋。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离开故乡吉水,来到吉安城谋生,住房条件逐步得到了改善。单位上分配了“两室一厅”公有房,结束了住单间的历史。

斗转星移,沧桑巨变。进入新世纪,我家的住房条件随着时代前进的脚步发生了质的飞跃。我家三个孩子,老大住上了四室一厅套房,老二也将在辛丑牛年乔迁新居,老三已按揭购得二手房。前不久我和老伴在那儿居住了100多天,感觉温馨、舒适。

在乡下的母亲、哥哥建的房屋现已改造一新,盖上了琉璃瓦,装上了自来水。两个侄子在家乡也都建了新房。

尽管那张泛黄的土地房产所有证上的房子已成为历史,但它永远是我心中的乡愁。我将继续珍藏这份久远的记忆,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