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花在野迎春风
近日得知,武功山那边叫九砂的山谷里,有大片丘连丘的李树园,绵延千余亩,出世10多年,未多张扬,像极了我那安福老俵,低调谦逊,品行沉稳。

■颜青

我所知道的安福武功山,高旷包容。

近日得知,武功山那边叫九砂的山谷里,有大片丘连丘的李树园,绵延千余亩,出世10多年,未多张扬,像极了我那安福老俵,低调谦逊,品行沉稳。

惊蛰那天,有朋友说九砂的李花盛开似雪了。

次日,急急跟着向导,翻山越岭,往九砂去。我们的汽车从严田乡右拐进山后,从东屋村开始,左拐上九砂村,便开始有成片成片的李树花开满树,近看花团锦簇,远望棉白似云,间植油菜,李白菜黃,生鲜活泛,美仑美奂。

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如此大片大片的李子树,一派天真,野地茂盛。此刻,李花盛开,一树白,漫山雪,蔚为壮观。

一路依山高低,树漫山坡,业已成林,有零星家禽在林下啄食。车到九砂高地,下车时,大雨如注,几位同伴各自不管不顾,奔向那一片白的、黄的花海。不一会,雨停了,微风拂,远山云雾薄。

见不到当地人影,只觉得栽满李树的山村寂美。农舍星散,梯田层阔,水满陂池,菜园几许,李花白,菜花黃,极尽春色。

此地最密集的李花林,在九砂一带。通向九砂村有一条水泥路,蜿蜒起伏,好几段被繁花锦簇的李树夹成花道,徜徉其间,妙不可言。

向导马老师告诉说,此地李树花期有两周左右,今年遇上大雨连绵,李花纷飞似雪飘,花期怕是要更短些了。

头日赏李花归城,在小区花园处候车,陡然生出一介分别心,觉得这城里的花草愣是呆呆的,甚无妙趣,我满心还在那活泼泼的在野李花山谷。

春雨绵绵中,我连日第二次,与家人好友冒雨再上九砂,赏那在野李花,连绵盛景,虐心甚喜。

再到九砂,自辰时到未时,雨时大时小,一直无歇,但见一群群麻雀从李花林间飞起飞落,忽忽掠过。远远山廓,隐隐村舍,雨丝飞,云雾飘,丹青水墨一幅画。

李树,是极古的树种。记起那年春节,在欧州罗马古城遗址公园,也曾见到一棵白花怒放的古树,其实就是李树啊!

自古以来,国人常把李树与桃树并称桃李,一般在农历二月中旬桃红即将凋零时,“李花怒放一树白”,据说唐代诗仙李白的姓名因这诗句而得。两千多年前的《诗经》,桃李也早已入诗为人所唱。李树,如此长寿的生命,完全可以称仙啊。

李花,像极了梨花,花开单五瓣,花白蕊黄。活泼泼的春雨,打落在花簇花瓣上,分泌出晶亮的水珠,在我屏息凝神拍摄它时,水珠滴落春泥中。

九砂村深处,路口有一棵上了年岁的李树,枝桠苍虬。

东屋村有一位农夫说:老树李花开得比年少的李花弱。但这棵李树独立村口,仙风道骨,枝枝桠桠上打了许多许多花苞。

天一直下雨,这棵树在我连着去的两日里,尚不见花开。我心暗忖,这一树李花怒放时,一定豪气干天!

老李树下立着一头头顶绽白花的耕牛。我从耕牛身边经过,朝低洼地梯田走下去,田里离离青草,裹着土地,如青葱草坪,生机勃勃。突然耕牛朝我急冲过来,我不自觉地缩了缩肩膀,赶紧转身退远。我立在田埂上,欲求助高地上的同伴,她們正纵情欢歌,热烈录影中。再转身与坡上的耕牛四目对望,不知它在警惕什么?还是等待什么?

东屋的老农告诉我,十多年来,每到夏季,此地的李果,全部卖给广东商人,售价最好时一元一斤,去年只能卖肆角陆分一斤,当年人工五十元每天,如今人工一百元每天,如此贱收,真担心老农们或许要砍树另谋经济了。

云雾缭绕九砂李花,连日为你踏雨而来,欲沾些安福福地的福气,亦愿随同把所有烦心事,让春风云雨卷走了去。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