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恋人
我爱春天,是因为爱春天里万紫千红的花朵,爱阳台上那一垅娇艳无比的月季。

刘小华

我爱春天,是因为爱春天里万紫千红的花朵,爱阳台上那一垅娇艳无比的月季。

浪漫的女人一定是爱花的,喜欢拍摄花朵,也喜欢与花合影。公园里,或者郊外,女人们看到姹紫嫣红的花丛,就会像觅得了食物的欢快鸟儿,乐颠颠地扑过去,摆开一副人比花娇的模样,叫同行亲友赶紧用手机“咔嚓”下这盛世光景。

年轻时,见了街上姑娘捧着大束鲜花春风十里地走着,心里羡煞,目光要追寻人家许久。女儿知我心思,有时候也懂得适逢我生日或者女人专属节日时,放学后弯道去花店里购买几朵玫瑰或康乃馨送我,时不时,还会旁敲侧击地提醒她爸,应该如何讨得女人欢心。女儿买花虽然无法像那些热恋中的男孩那般阔绰,但也舍得掏空兜里的所有零钱,这让我一度欣慰不已。

女儿大了些后,情感变得粗放,送花的心思也淡漠了许多,我的生日或节日也就失去了这样一份小小的仪式感。尽管如此,却也不能消减我对花一丝一毫的浓情,在花店里或花圃基地里看见那些娇艳欲滴的鲜花盆景,总要购买几盆回去,装点下自己的办公室或者家里,但这些花儿总是旺盛一季,便蔫然枯萎,最后就剩下几个孤零零的钵盘与我相望。我常常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片叶不沾身的摧花大盗,为什么能把这些娇艳欲滴的花儿伺弄得无影无踪,连叶子都不剩?同事道,鲜花盆景是最难养的,所以多数人都是购置绿植盆景,唯见我常捧鲜花。

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死心,看到淘宝花店里晒得那一片片五颜六色的花海,忍不住又购了几株不同品种的月季花苗栽在了家里的空荡荡花钵里,剩下的几株没地方栽,我便栽在了阳台上用石砖砌得一小块菜土上。这块菜土,婆婆原是种了葱蒜的。

月季花苗自栽到土里后,长势十分喜人,迅速地拉长了茎杆往上窜,发达的藤蔓不断往外延展,将那些瘦弱的葱蒜挤得连气都不会喘了。后来干脆就只见月季花苗不见葱蒜了。虽然葱蒜没有了,但我还是欢喜。只是花钵里的月季苗依然不见茁壮,想必钵养的花苗与圈养的动物一样,少了生机和活力吧。

一次,上阳台晒衣服时,看见几根最挺拔葱翠的的花杆被生生折断,当即像被谁在身后闷了一棍似的,心里堵得难受。不用猜测,我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我生气地控诉他这种“希特勒行径”,却反被他责怪,说我不会打理,让花苗钩坏了他的衣服。

月季属蔷薇藤蔓科,茎杆处带有细细的刺钩。风一吹,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服就会顺着光溜溜的衣杆齐刷刷地往花苗处飘移,一不小心,这些摆晃的衣服就被这些刺钩咬住。收衣服时,若没注意到,用力一扯,便会扯出一道口子。

先生为了防止月季继续往外攻占阳台,就用一根长长的竹杆拦截它们,把它们往墙头边赶。被折伤了的月季像是通了人性,乖乖地拥簇着墙角生长,不消一月时间又变得茂密一片,全然不记仇的样子。

到了三月底时,可以看见小小的花苞从叶丛中悄悄冒出。开始一两朵,后来越来越多。几天时间,就可以看到每根藤蔓上都结了很多小花苞。先前冒出的花苞已渐次绽放,一朵,两朵,三四朵……品种有夏洛特夫人和藤彩虹,夏洛特夫人颜色为棕黄,花瓣圆润、花型紧密而饱满,特别贵气。而藤彩虹花色多样,有红、黄、粉,也有与浅白相间的其他颜色,花朵数量极多,有的四五朵挤在一个枝头争艳,有的一根茎杆上开出十来朵。一丛丛,一簇簇,极其芬芳艳丽。

每天清晨,我都要上阳台看看,拍下它们的风姿,或亲吻下娇艳的花朵。晚上晾完衣服,也要驻足打量它们许久,它们就像我的恋人,即便没有言语,也彼此懂得。

立夏后,风一天天变暖,吹走了一地的花瓣,也吹深了茎杆的颜色,此时,花已凋谢殆尽,叶子却更深浓。

婆婆见了阳台这一垅茂盛的月季藤蔓,说这草长得太过密实,应拔了种葱蒜才好。我说,万万使不得,这可是会开花的月季,春天开花煞是好看。家婆不甚理解,阳台上种这些食用不得的花草有何意义,不如一垅葱蒜来得实在。

我无法告诉婆婆,这垅月季是我春天的恋人,有了它,春意才更深浓。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