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溪水库:六十年的风雨兼程
官溪水库是吉州区一座以灌溉为主,兼顾防洪和水产养殖的水库,是该区唯一的一座中型水库。百里水渠和支渠细渠像长藤结瓜串连起上百个村庄,万亩农田旱涝保收一甲......

■刘来兴

官溪水库是吉州区一座以灌溉为主,兼顾防洪和水产养殖的水库,是该区唯一的一座中型水库。百里水渠和支渠细渠像长藤结瓜串连起上百个村庄,万亩农田旱涝保收一甲子。

今年是官溪水库竣工蓄水六十周年。笔者家乡位于官溪水库上游淹没区内,1958年已十岁的我目睹了上万民工起早摸黑奋战在水库工地的身影和辛劳。近日,在笔者查阅相关资料,并走访了本村参与挑土上坝的老人,对这座水库的勘测、设计、兴建和后续维修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特作此文纪念。

从1949年至1956年,我国蓄水工程的水库建设进入第一阶段。在这个阶段,全国新老解放区农村普遍完成了土地改革,几亿农民分得了土地和山场林地,破天荒地第一次成为了土地的主人。此时受到刚颁发给农民的土地证的保护和约束,不可能兴建跨村跨乡的大中型水利工程,因此这一阶段的水利建设,以组织农民维修旧有的水塘水陂为主,或者在一个自然村范围内兴建小型的水利工程,不涉及邻村的土地和山林。

1955年起,我国农村开始形成农业合作化高潮,在经过了几年从互助组到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实践,普遍地朝着土地等生产资料全部交合作社,农民凭劳动工分参与分配的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过渡。1956年全国农村农业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为跨队跨村、跨社跨乡兴修大型水利工程创造了条件,我国进入了有计划成系统的水利建设新阶段。正是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1957年,地跨吉安县长塘、兴桥两乡的中型水库——官溪水库开始勘测设计了。

这座水库地处两乡交界的上茅山村左端,设计的水库大坝下面当时是长塘乡官溪大队驻地,水库也因此而得名。从大坝经长塘去吉安市15公里。

1957年,吉安县水利局先后派出几名技术员到现场进行实地勘察初测,调查集雨流域范围、面积,估算常年水源总量,初定水库大坝位置。技术员小组一番走访调查,发现计划中的官溪水库库内集雨流域范围广大,涉及现在的兴桥、长塘、桐坪三镇六个行政村26个自然村,这在雨量充沛的吉安郊区修建一座中型水库,水源和总蓄水量达到设计要求是不成问题的。

在选定坝址时,曾发生一些争执。当时长塘乡官溪大队负责人和上茅山村的一些村民,曾要求大坝坝址在现址位置上移几百米,以减少该大队和上茅山生产队粮田淹没面积。但上推几百米,坝址海拔提高2至3米,势必将吉州通袁州古道上的千年古村、刚刚撤销不久的藤桥乡政府所在地上藤桥村大部分淹没,这不仅成倍增加移民任务,又造成文物古迹的大量损失。所以负责勘察设计的技术员们坚持水库大坝选在现地,并反复向官溪大队村民做工作。

1957年底,官溪水库水源调查和大坝位置实地初测完成后,1958年4月,县水利局派出工程技术人员进行了复测,并以复测数据开始编制设计任务书。任务书明确了官溪水库枢纽工程由大坝、输水涵管、溢洪道等建筑物组成,配套的灌溉渠系由总干渠和桥南、大塘、敖山、东坑俚四条分干渠组成。

1958年秋、冬季节,一场兴建官溪水库的万人大会战就要拉开大幕。

1958年,上万民工集结,开始修建官溪水库。

由于大坝周边都是几十户及以下的小村子,所以一万多名民工的住宿地分配在离官溪村七八华里以内二十多个村庄。藤桥村算是一个较大的村庄,指挥部安排了万福一个公社近三千民工住在村里。村内每一栋民房安排住一个大队上百人,大家都挤在木板楼板上,有的女民工还带着小孩来参加修水库,就由民房主人安排住在一楼房间内。当时不大的上藤桥村内和村边一下子挖了十多个简易露天厕所。每天天刚亮,催民工起床吃饭的哨声响遍全村,冬天早上七点天刚亮就吃早饭,八点钟各个连的民工要整队到达大坝工地。工地上,到处红旗飘飘,高音喇叭在播放各公社民工团完成土方任务进度,也播放各团各连送来表扬好人好事,歌颂劳动英雄模范的稿子。民工们一队队或肩挑、或推着独轮车多装快跑,劳动号子和呼喊声一阵阵传来。

因为买不到钢筋水泥,因此大坝底部的输水涵管无法达到设计书要求的钢筋混凝土预制管的要求。而不尽快解决好近70米长的输水涵管,大坝的土方无法往上堆筑,上万民工就将停工。为此指挥部多次召开会议,最后决定用青石板和青砖砌筑输水涵管。涵管用坚硬的青石板垫底和做盖板,并立即向各民工团下达了到附近村庄收集抬运青石板近千块的任务。于是领受了任务的数千民工到各村四处搜寻青石板。笔者所在的历史文化名村上藤桥村成了搜寻青石板的主要目标村。村中路上铺的青石板、水塘码头上的青石板、坟墓上的、房屋转角处的、铺巷道、盖水沟的青石板被撬起抬走几百块。唯一剩下的是几个祠堂内的台阶和天井中铺设的近百块青石板,全村男女老少除去外出炼钢铁修水库的,上百人都集中在祠堂兼食堂内,大家下定决心要保护它不被修水库的民工抬走。那几天,每天早上八点前后,派村中小孩到村南村东放哨瞭望,远远看见抬青石板的大队民工来了,立即回村中祠堂报告,三祠相连的大祠堂十一扇门立即全部关闭上闩,用木杠顶住,几个人甚至上十人守住一扇门,任凭民工怎样打门推门,坚决顶住不开门,迫使民工到更远的地方去寻找抬运青石板。就这样全村坚守了近十天,终于保住了祠堂内部的完整,不因青石板被撬走而遭破坏。

输水涵管采用土办法解决后,堆筑土坝的进度非常快,仅仅一个月,一座宏伟的大土坝横空出世,连接着两边的山头。

1959年,数千民工再次开上官溪水库工地,在大坝左端旁开挖30米宽长达百米的溢洪道。同时开挖近十华里长的总干渠。四条分干渠主要由受益的公社和生产大队组织民工开挖,一时间,近百华里的渠道开挖工地,红旗猎猎,人声鼎沸,人们一边劳动,一边憧憬着哗哗的库水通过渠道自流灌溉着自己村庄缺水的禾苗,越干越有劲头。

到1960年1月,兴建官溪水库的各项工程竣工,当年水库蓄水、夏秋季就开始放库水抗旱,至今年已整整六十周年。

官溪水库1960年开始蓄水并产生抗旱效益后,1961、1962连续两年在春夏之交遭遇了大洪水的考验。

1958年冬上万民工仅用30天突击堆筑的土坝由于在大跃进氛围下偏重时间短、速度快的追求,忽视了科学技术要求,对松土碾压不实,造成坝体发生沉落,加之设计时对坝的宽度和坡度考虑有欠缺,在特大洪水考验面前,使坝体显得单薄,存在垮塌危险。1964年,县里组织数千民工对坝体进行了加固。1968年溢洪道过水时,反滤层以上和坝左接头处出现滑坡和大面积渗漏,到处出现“橡皮土”,老河床左右烂泥状况严重。1968年和1969年连续两年整修坝坡,从下至上加宽加固2.5米。1975年8月,河南省发生特大洪水灾害,垮塌了不少水库,水利部要求全国各地蓄水工程按河南省“七五·八”暴雨量对拦水坝体进行复核。1980年大坝右端发现白蚁巢,当年冬天对大坝进行剖腹检查,发现蚁巢深入大坝腹部。1985年用了两个月时间进行灭蚁灌浆处理,消除了大坝的隐患。

兴建官溪水库,成千上万的人为它作出了牺牲和贡献,甚至有的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淹没区的人民献出了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村庄和农田,修筑大坝涵管期间,许多村庄无偿献出了近千块青石板等。

六十年,一座水库风雨兼程,护一方平安,它的使命依旧,它的故事,还将继续精彩演绎。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