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猪
猪,古文中称豕。“家”字为会意造字法——房子里有头猪,便可为家。为何这么说?远古时代人类居无定所,猎打到哪便住在哪。一旦屋里还养着现成的猪(最早当然是......

■王渐鸣

猪,古文中称豕。“家”字为会意造字法——房子里有头猪,便可为家。为何这么说?远古时代人类居无定所,猎打到哪便住在哪。一旦屋里还养着现成的猪(最早当然是野猪),便可安顿几日了。家,不就是身心安顿之所么?

在古代,猪绝对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宠的(现在有了宠物猪,有人天天和猪睡的)活人吃猪肉,死人也要猪来祭祀。所谓“三牲”(亦称太牢)者:猪、牛、羊,猪排在首位。猪吃了睡,睡了吃,人们以为它就头脑简单,但美国科学家经实验发现,猪在动物里面属较高智商者,在动物中仅次于智商最高的黑猩猩。这可能要让那些喜欢说“蠢得像猪”的人大跌眼镜。

确实,猪没有雄健秀气的外表,没有文德武功,所住的猪圈臭气熏天,人人避而远之。但是在历史上,猪圈也有别的用处,比如用来羞辱和监禁特殊人物。与猪为伍,那都是走投无路的下场。战国时的孙膑被同门庞涓所忌恨,被挖去膑骨后关入猪圈。他为了避免被杀,不得不忍辱偷生,装疯卖傻,当着庞涓的面吃下猪粪。庞涓以为他真疯了,认为再无大患,从而放松了警惕。后来孙膑被齐国使者用计偷出,两年恢复为常人,之后一雪旧耻,劫杀了庞涓,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从猪圈里逆袭成功的励志楷模。

猪若有知,当以曾与孙膑同甘共臭为荣吧。但猪若生在曾子家,便只有被宰的命了。《韩非子》里有一则故事:曾子的妻子要去市场,儿子哭着要跟去。其妻说:“不要跟去,我回来杀猪给你吃。”妻子一回来,曾子就捕猪要杀。其妻说:“不要杀猪,我是骗孩子的。”曾子严肃地说:“不能对孩子说谎,孩子不懂事,会跟大人学。你骗他,是教他骗。这样教育是不行的。”曾子就真的把猪杀了,烹给孩子吃。不管怎样,搭上孙膑和曾子,猪也总算蹭了个名声了。

《西游记》中,二师兄猪八戒着实讨人喜欢,心无城府,不谈理想,踏实听话,虽然有时贪吃好色开个小差,却是师徒四个中最近人情人性者。随着电视剧一热播,也有了不少“二粉”。至于《猪之歌》《小猪佩奇》一流行,猪早已不是那脏兮兮、蠢呆呆的形象了。这在古代是不可想象的。

古时候,谁会喜欢一头猪啊?所以,当然也就没有人把猪入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猪倒是火过一阵,那时兴“大跃进”、“人民公社好”,有画家画过一些《喂猪图》《赶猪进城》之类的主题画,但终究像应制诗,传不久远。以猪为题的国画,首推近代画家王梦白的《夕阳芳草见游猪》。

关于这幅画,还有一段趣事:1925年,梁启超、胡适、徐志摩、闻一多、姚茫父、王梦白等人,一起参加著名文学社团“新月社”的一次聚餐会。酒席上觥筹交错,胡适忽然说道:“中国古诗很多,诗人一般也都吃肉,但似乎没人写过猪,着实可惜……”梁启超忽然来一句:“怎能说没有呢?至少大清朝的乾隆皇帝就写过一句诗——夕阳芳草见游猪!”梁启超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赞他的博学。之后,趁着兴头,众人怂恿画家王梦白以此句为主题创作一幅画。王梦白也十分高兴,于是就有了这幅著名的诗意猪画《夕阳芳草见游猪》。画上有梁启超的题识:

往在日本须磨浦之菱涛阁为诗迷戏,汤荷庵举此句覆其第七字,合座莫能射得。出原本则乾隆御制诗也。昨年会食京师新月社,席间以为笑剧,既而梦白、茫父用作画题,致有佳趣。茫父一试帖更可诵,故请两君为补写一轴。

另外还有姚茫父长长的题诗。一群最俗不可耐的猪,经过一群文人的打趣和笔墨润泽,便有了满满的诗意和文气。如此经典之作,才得流芳百世呢!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