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老人孙芳女
近日,笔者去新干县枫林埠郭家村郭老师家采访时,中途进来一位精神矍铄、皮肤白晳的老人,看得出年轻时候相貌姣好。

■南山

认识并采访百岁老人孙芳女,是一个偶然。

近日,笔者去新干县枫林埠郭家村郭老师家采访时,中途进来一位精神矍铄、皮肤白晳的老人,看得出年轻时候相貌姣好。她就坐在我对面,斜靠着门框,眼睛一直看着我。我当时心里纳闷:十里枫林埠也不偏僻,怎么会有老人家看到别人家有客人,就来看新鲜、凑热闹?待我采访结束,老人家赶紧起身,上前拉着我说:“我今年105岁,到9月22日,我就是105足岁,虚岁106岁。”

我一听,很是惊讶。因为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百岁老人。但我仔细看:老人家的头发黑白相间,起码有四分之一的黑头发。我又有些怀疑,心想:是不是老人家年纪大了,糊涂了?东家郭老师看出了我的疑惑,笑着说:“是!她大概1915年生人。我们村共有九个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其中五个九十岁以上的老人。”郭老师言语间似乎觉得很平常,而我却意识到:这个村算得上是长寿村,我要好好探究一下眼前这位老人的长寿秘诀。我赶紧请老人家坐下,和她聊了起来。

老人家用右手摸摸自己的额头,说:“我就是耳朵有点背,脑壳好用。前两天还打麻将,输得不多。我娘家是三湖湖坪毛家村,老头子是下乡卖货的货郎,就这样认识嫁给了他。1958年,我们带着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回到丈夫老家郭家村,就是现在这个村。回老家时,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借住在二叔家的柴火间,一家人吃了好多苦……”

老人说的是三湖当地方言,我不时请郭老师翻译,很不方便。我便询问了老人家大儿子的电话。一方面怕老人家年纪大了,记忆有误;另一方面觉得应该从多方面去了解。

我一回到家就拨通了老人家大儿子郭发根的电话,可两次接通都被挂掉,只听见对方用中气十足的大嗓门叫:“打错了,不是!”第三次我说:“您千万不要挂,我认识您大舅子,您能介绍一下您的母亲吗?”

我们聊了足足两个多小时,以下便是我从郭发根处了解的百孙老人孙芳女的情况:

老人名叫孙芳女,身份证上的出生年份是1916年,娘家是三湖湖坪毛家村孙家。她有个弟弟在湖南药店学做药材生意时意外故去。这样,孙芳女娘家就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了。孙芳女的丈夫是枫林埠郭家村人。年轻时被抓壮丁到三湖去卖苦力,因为忠厚老实被孙芳女父母相中,做了招郎崽,也就是俗称的上门女婿,外号叫“烂痢头”。他们共生育了七个儿子一个女儿。前面三个儿子都没有带大,郭发根老人是老四。他是1947年出生,今年也足岁73岁了。

郭发根说:“一家老小1958年回到郭家村的时候,确实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虽然过去了六十年,现在想起来都还是止不住流眼泪。父亲每个月工资十五块钱,母亲在三湖街上时,没做过农活,到了郭家村一天只挣一个工分。而别的妇女一天能挣到四五个工分。五个孩子吃饭、读书……都得花钱。”

解放后,当地成立了合作社,孙芳女丈夫进了三湖商业部门成了吃商品粮的正式职工,每天挑担下乡卖些针针线线。孙芳女因为能说会道,性格活泼开朗,又乐于助人,曾在农会里当过妇女主任。这也是孙芳女老人一生最骄傲的事情。

郭发根不无得意地说:“母亲最聪明,很会算账,父亲的钱全部交给她,而且父亲每天弄好饭叫她吃,照顾她。母亲能说会道,心态好,人缘好,性格乐观,虽然不会种田,但很会打毛衣。她什么新奇的手工活,比如钩鞋子一看就会,而且做得很漂亮。东家婆媳吵架,西家夫妻不和,都喜欢坐到我家门口来说道说道,说着说着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尤其是村里的妇女们都喜欢和母亲来往,跟她说话,跟她打打小麻将。乡下的红白喜事,那些老规矩、老风俗习惯,母亲最在行。平日里,母亲很大方,家里有点糖果饼干等零食,自己不舍得吃,都是给村里来玩的小朋友吃。”

郭发根和邻居郭老师都说,孙芳女老人生活十分简朴,饮食方面从不挑剔,剩饭剩菜都吃。有时候看到家人扔掉一些烂掉的蔬菜水果,倒掉一些剩菜,她都会觉得可惜,责怪说太浪费。老人也不忌油荤肥肉什么的,只是这两年才吃得清淡一些,也没有什么注重保养、进补养生的概念。

孙芳女也不是传说中那种心态平和的百岁老人,平时脾气蛮大的,甚至可以说是倔强。老人家的丈夫因为在单位上过班,特别讲究卫生,两夫妻经常因为这事吵架,几乎是初一一小吵,十五一大吵。她的丈夫于2003年过世,享年也有九十多岁。

现在,孙芳女一个人独居,三个儿子一个人一个月轮流照顾老人家的三餐。但每年小年前一天,郭发根的儿子会把奶奶接到自己家过春节。

孙芳女老人和儿媳们相处得挺好。她性情直爽,饭菜不合口味会直接说。郭发根说:“母亲最喜欢哭,儿女们谁的话语说重了一点,她就哭。这种哭不是伤心流泪,而是有点像小孩子撒娇的哭。”

谁敢说“哭”不是一种调节情绪的方式呢?或许,哭也是老人家长寿的一个因素。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