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儿
记得小时候,刚进入冬月即农历十一月不久,我们就开始天天追在大人屁股后面问:“妈妈(奶奶),我们什么时候过年呀?

■陈冬根

记得小时候,刚进入冬月即农历十一月不久,我们就开始天天追在大人屁股后面问:“妈妈(奶奶),我们什么时候过年呀?”妈妈(奶奶)总是说,“快了,快了”。于是,我们就带着幸福和憧憬进入梦乡,梦里那个甜蜜啊甭提了。不过,过了好多天,妈妈、奶奶还是那样说,“快了,快了”,却一刻也没有停下手头的活计,不时地,大人之间还相互使个神秘的眼色。

听多了这样的应付话语,我们就有点不乐意了,嘟哝着说:“你们大人说话怎么不算数呢?说好了快过年了,怎么老不过呢?”此时,大人总是笑呵呵地摸摸孩子的头,说:“快了,这次是真的快了。”然后继续忙手头的活计。但孩子们还是每天继续问,然后接着嘟哝。有时候,被问烦了,父母长辈就会骂一句:“吵死啊,明天就过年好不好?但没有压岁钱哈!”孩子听了,先是一喜,以为真的明天就可以过年;接着是一吓,以为要被扣掉一年最大的希望———压岁钱。于是,不敢吭声了,然后吐吐舌头,跑出去找小伙伴玩了……这样的情形,每年都在重复,起码要重复好些年。就我自己而言,好像是直到上了三四年级之后,才渐渐放下这种幼稚的追问。

不过,我分明记得那时候,每年进入腊月之后,那过年的气氛就开始一天天浓郁起来,大人孩子也都开始忙碌起来。为了过年,有许多准备工作要做:煮瓜子,炒红薯干,炒花生,打年糕,蹦爆米花,做爆米花糕……年味似乎闻得着了,孩子们的情绪也渐渐地高涨起来。而大人年前则必须要干完那些又苦又脏的活,如整理房屋,出猪栏牛栏粪,储备足够的干柴和木炭之类,然后清清爽爽过年。一般人家,孩子是不参与这些活的,但像我这般懂事早的孩子,会主动去帮父母干这类活,然后为自己赢得一个“懂事个崽”的口头表扬。

过了腊月二十三,也就是灶王爷生日,就到了所谓的小年,我们那里的乡村基本上就算是进入了所谓的“年”了。从那一天开始,大人小孩每天都有相应的年事安排,除清洗桌椅板凳啦,房前屋后厅上庭下打尘灰啦,备香烛,买鞭炮,祭灶神啦,祭先祖啦,杀年猪啦,干鱼塘啦,做豆腐啦,买红纸剪窗花,请乡村“秀才”制作春联啦……总之,那个时候有很多快乐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有条不紊进行。

于我们孩子而言,最开心的一件事就是蹦爆米花。自己家拿着大米、干柴、箩筐或口袋,然后到村里最热闹的公共场所,排队蹦爆米花。这个时候蹦爆米花的大师傅就特别神气,可以随意支使我们,叫干啥就干啥,否则,把你家的爆米花排在最后蹦。更有时候,趁着我们不注意,师傅就开爆,“嘭”的一声巨响,让那些没有来得及捂住耳朵的小朋友吓个半死,然后是一团笑骂;接着,纷纷把小手伸进那个又黑又烫的大竹篓里,岔开五指卖力抓一把刚刚蹦出来的爆米花,趁着热气吃下去,不时发出“嘶嘶”之声,满足极了。此刻,刚刚被惊吓的不快转眼消失得干干净净。反正,只要到了蹦爆米花的季节,村子里总是充满了欢乐和笑声,充满了清香的爆米花味,以及不时的一声“嘭”响。

印象里,年前的那些日子,大人每天的工作都安排得紧紧的,而且秩序井然,似乎不得随意变动。这或许就是他们遵守千年的传统吧。虽然很多时候,我们小孩子只是跟在大人屁股后面,按照大人的吩咐,拎个小件东西,打打下手而已。有时候甚至什么也不用干,纯粹是个小跟班,小尾巴。但是,我们仍然每天开心极了。因为我们觉得自己很重要,而且心里满是过年各种幸福打算和新年到来时的美好憧憬。

对比如今手机即可购置一切所需要的年货,饭桌总是酒肉珍馐罗列而孩子却食之无味。每每面对此番情景,我们不免唏嘘感慨。想我们那个时候,虽然说日子过得穷点,但小伙伴们感觉无比充实有劲儿。而且,这样快乐的日子通常要持续到元宵之后才渐渐消歇,也就是说,我们差不多可以开心一个足月。

哦,那个时候的年,才叫“过年”,特别有味儿!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