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味道,全是糖
是不是每个人回味小时候过年,都特别甜?小时候,天天问妈妈“还有几天过年?”掰着手指数,感觉春节要好久好久才到。

■王文英

是不是每个人回味小时候过年,都特别甜?小时候,天天问妈妈“还有几天过年?”掰着手指数,感觉春节要好久好久才到。

有一天,看到爷爷、奶奶用一根长长的竹篙把几刀肉高高地挂在墙上晒,我的心就飞起来了。因为我知道又要过年了。

腊月,天气晴朗。外婆就邀老姑来我家做凉皮、晒红薯片,给我们兄弟姐妹做千层底的新布鞋,裁缝来家做衣服,“嗒……嗒……嗒……”的机声,仿佛是在演奏《春节序曲》,我的梦开始斑斓。

大约到了腊月二十四左右,妈妈将浸泡好的豆子拿去老姨家的磨坊去磨。石磨如同时间的漩涡,白似淡黄浓稠的汁液经石槽流入木桶,缓慢地,如同时间禁锢住,慢慢滴落。做好的豆腐用木桶装,用清水养着。我又会问:“妈妈,还有几天过年?”

晚上家家户户传来“沙沙沙……”的声音,那是在用油得发亮的、发黑的反复炒过的沙子,炒花生、红薯片、凉皮。另外一大锅煮着五香瓜子,炉上炖着卤肉。这时最重要的是结米泡(冻米糖),妈妈会很紧张。我踮起脚,看一粒粒炒好的糯米,怎么用糖变成一块块米泡,妈妈用锅铲在翻炒转圈,看着妈妈娴熟的手法,我心里漾起幸福的波纹,闭上眼睛使劲地嗅,真香啊!待到米泡在箱架子里被妈妈用米桶碾成一块大正方形,又切成小长方形,那种醇厚又清香便钻进我的鼻子,垂涎欲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上放着的芝麻米泡(糕),花生米泡(糕)。如果米泡结得又漂亮又紧凑,切的时候没有一点散,会特别开心,预示来年家里一切顺利。妈妈会把切好的第一块米泡塞进我和哥哥的嘴,那种甘甜在嘴里慢慢融化,我砸巴嘴,甜丝丝的香味留在我的舌尖。看着哥哥沾满米泡的嘴角,我咯咯直笑。幸福,一瞬间如蜜糖。

春节是我们人生的大典。大年三十,那时没有电灯,点几盏煤油灯,也会点上马灯。点燃供桌上的蜡烛,火苗跳动着,八仙桌上摆满了菜,我数不清楚:三杯鸡、虾糊、扣肉、红烧肉……吃饭前贴好年画、对联。爸爸或叔叔要拿一个大盘,上面放一只汆过水的黄黄的老鸡,鸡昂头,嘴里衔着芹菜,鸡背上还放了一块煮熟的猪血块;一碗垒得高高圆圆的饭,还有一条鲤鱼,线香,端着这些去敬神,敬祖人,敬灶神、敬土地,心里祈福,放一挂长长的万响炮仗。空气中弥漫着爆竹和线香的味道,夹杂着酒肉的喷香。妈妈在饭桌上反复叮嘱:要说大吉大利的话。这时我总在想我的新衣服,还有姐姐用鸡毛给我做的毽子,惦记着鸡毛可以换货郎手里几个五彩的气球,气球上可以吹得哔哔作响的哨子。烛光照在每个人脸上暖洋洋的。

吃过年夜饭,小孩子们洗完澡,都换上新衣服,欢呼着、跳跃着、追逐着。男孩子在比谁捡的炮仗多,女孩子在踢毽子。爸爸和叔叔他们兄弟几个坐在火盆边,聊聊天,守岁,团团圆圆是甜蜜的味道。

纵使时光飞逝,我也能铭记这种甘醇如酒,厚重温暖,色泽和香味都积淀得那么纯粹和深沉,浓得有些化不开,特别甜的味道,属于无忧无虑的童年,最为朴实的幸福。故乡的春节,全是糖。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