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癫子其人其事
谢昆山,1886年生,井冈山市新城镇南门横街人。因为为人处事常与众不同,有人觉得他古怪,给他起了个绰号——“昆山癫子”。

■刘启才

谢昆山,1886年生,井冈山市新城镇南门横街人。因为为人处事常与众不同,有人觉得他古怪,给他起了个绰号——“昆山癫子”。

新城是当年的宁冈县县城所在地,谢昆山父亲在这里开了家杂货店,生意不温不火。谢昆山年轻时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头脑灵活,胆子颇大。他接过父亲的店后,并不像父亲一样,守着店铺循规蹈矩过日子,他看准商机,搞了多种经营:开槽房榨油,磨豆卖豆腐,还自己动手蒸酒卖。洋酒,在小山城宁冈还是个稀罕物,他算定有钱人会有个好奇心、虚荣心,社会交往中会有这么一个市场需求,就从南昌、吉安进了些洋酒来卖。这一招,让谢昆山的小店一下子变得“高大上”了,让“要好酒就找昆山癫子”的话不胫而走。名气来了,他手里的各种生意也越做越顺,规模越来越大。几年时间下来,他成了新城排得上号的富户,拥有四五家店铺,一个银号。特别是他的银号,因为资本大,基本控制了新城的金融。

说穷人恨富人,说的不对,其实穷人恨的只是为富不仁者。谢昆山,慷慨豪爽,有侠义之风,是属于富而仁,在新城口碑甚好,至今他的一些秩事还为人津津乐道。他有几十亩租田,但对一些确实受了灾、生了病,要少个五六担的,还有困难到根本无法交租谷的,只要上门说明情况,他大手一摆:“那就算了!”遇上快到饭点时间,他会说:“在我这里吃了饭再走。”他还真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不少租他田的人在他家吃过饭。免了租还管顿饭,这事也只有谢昆山做的出来。无商不奸,这话打倒一大片,是不符合实际的。谢昆山做生意,最恨耍奸的行径。他要求杂货铺的伙计童叟无欺,一定不能短斤少两。他鼓励买东西的人复秤,承诺如果有少,翻倍赔偿。有时,他还会对杂货铺售出的盐、油等,自己复秤检验。

新城有个叫谢金才的孩子,在永新禾川中学读书。他天资聪颖,后天又很努力,是个读书的料。但因为家里穷,书读不下去了。谢昆山与谢金才家非亲非故,却在得知情况后,找到谢金才的父母,主动提出出资80担谷,资助谢金才继续读书。谢金才后来在南昌一所学校教书,成了一个有出息的文化人,此为后话。

谢昆山最值得称道的,还是他倾尽全力资助红军的事。

1934年,国民党出动百万军队大举“围剿”中央苏区。敌强我弱,黑云压城。面对这极为不利的严峻形势,中央作出了撤出苏区,实行战略大转移的决策。在湘赣省苏区这边,驻扎在永新牛田、关背一带的红六军团担负着突围西征的任务。自古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军团长萧克考虑再三,决定派营政委,也是新城人的谢森发做动员工作,谢昆山表示愿竭尽全力帮红军的忙。谢昆山也确实能帮上大忙。他多方奔走,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为红军联系购买物资。他的“昆山银号”为红军兑换货币,用银洋兑成金器,便于红军在路上携带。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此时帮助红军,是要冒风险的。离新城只有30里的龙市,驻扎着反动地方武装宁冈县靖卫团,他们就放出话来威胁。但谢昆山不怕。新城毕竟是个群众基础好的地方,一些有名望的士绅也一贯对共产党友好。有谢昆山带头,他们也不怕,支红的热情都很高。谢昆山还带头为红军捐款捐物,他个人为红军捐献了200斤茶油,100斤烧酒,500块银两。他还想到,红军中江西、湖南人较多,这两省的人无辣不欢,平时家里都喜欢做霉豆腐。谢昆山也喜欢吃霉豆腐,他把家里的都找出来,又到左邻右舍要到一些,总共送了50瓶霉豆腐给红军。为了红军,谢昆山真是做到了贴心服务,倾尽全力。

红六军团的部队在新城活动了十来天,筹集到十万斤米、上万斤盐,还有较多的药品、牛肉干等等。后来,红六军团军团长萧克在回忆中曾动情地说:“当年部队正是在新城筹集到大量军需物品,才有力地保障了军团的西征行动。”

是的,历史不会忘记井冈山人民对革命所作的无私贡献,不会忘记其中有个“昆山癫子”。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