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赤岸古村
赤岸村在吉水县白沙镇泷江河下游10公里处的泷江南岸,古时候隶属于文昌乡管辖,全村皆姓陈。族谱上记载,赤岸村从德安“义门陈”迁徙过来。唐朝从事郎陈达礼,为......

     

赤岸村

     

古老而精美的木窗

张昱煜文/图

去赤岸村,水路和陆路都可抵达。

赤岸村在吉水县白沙镇泷江河下游10公里处的泷江南岸,古时候隶属于文昌乡管辖,全村皆姓陈。族谱上记载,赤岸村从德安“义门陈”迁徙过来。唐朝从事郎陈达礼,为赤岸“义门陈”开基祖。村落自唐开基以来,诞生了六位进士,其中有与文天祥同榜进士、后来又跟随文天祥起兵勤王的陈应乙。

赤岸村有三大看点:祠堂、老街和古民居。

赤岸村方圆一平方公里的地盘上,原来有十余座祠堂,现仅存五座,古建筑三十余处。这个静谧的古村,不问岁月,不问红尘,兀自灿烂着,让我一直记挂。最有看头的是村里的总祠义门祠。

义门祠又叫明·世本堂。门楣上,红底黑字的繁体字———义门,刚劲大气。红条石的门框上凸雕着一副楹联:“千章乔木几看桃李之春;一派澄江无与水沤之变。”长长的泷江流到赤岸村,刚好成了一个大写的M,好像从水里托起的一个世外桃源。这里有春暖花开,也有水沤涝灾。在这幅楹联中,透露出几分乐观和几分凝重。

村里的老人讲,早年间,每逢“端午水”时节,泷江水位上涨,发洪水是寻常小事。有时,一家老小在房间里呼呼大睡,早上睁开眼,发现鞋子漂得不见踪影。顽皮的孩子,故意用小竹竿把大人的鞋子偷偷藏起来,或者把男人的鞋子和女人的鞋子,一样一只,故意用竹竿拨到一块“拉郎配”。炊烟袅袅中,大人的叫骂声,孩子的嬉笑声,如一钵米粥,醇香浓郁。

村主任陈义聪带着我们参观。他精干睿智,热情好客。在参观义门祠时,他掏出吊在皮带上的钥匙,小心拧开锁头,引领我们先从偏门进入,再打开祠堂正中间的大门。一问才知道,大门是没有门锁的,后面用粗大的门栓闩的。为什么只能走旁门而不走中间的大门?陈义聪这样解释说,村里娶新娘子,花轿一定是从大门进,偏门出,意思是进来了,就成了赤岸村“义门陈”的人。老人过世了,棺木从偏门进,大门出,意思是人走如灯灭,魂魄也要离开村子,仙逝升天了。

他饶有兴致地说:“赤岸村虽然偏僻,可这里风景好,老祖宗也真会寻地方,春天,桃花、李花、油菜花依次开放,比明信片上的景色还漂亮。村子里的后生丫头们,考上重点高中和名牌大学的还不少呢,我们这还有留学生呢。义门陈氏的后人,一定会把高风亮节传播到更远的地方。”

脑海里,开始勾勒赤岸村的春之图。我坚信,真正出彩的春天,永远在乡村。

陈义聪讲得绘声绘色:每逢过年,村子里更热闹,家家户户都聚拢在义门祠堂里,条形桌上面,摆放着状元红、兰花根、冻米糖、猫耳朵等,你一言,我一语,讲着外面世界的精彩,讲着来年的打算,这样的“座谈会”最吸引人。

陈义聪又带我们到另外一个大祠堂,大祠堂前面有个院子,从大门到祭祀的贡台,有近二十米,真可谓是厅堂深深。祠堂的天井里,长着厚厚的苔藓,梁柱上有精美的木雕,贡台上有香炉,下面有一个巨大的青铜鼎,上面满是铭文。新燃的香火,给老祠堂增添了生机和活力。两旁“大跃进”时期的漫画,清晰可见:有大嫂在喂养肥肥的鸭子、猪、羊;有孩子在夸张地拔大大的青白菜;有一男一女,手举谷穗的丰收情景。

赤岸村的老街叫银铺街,当年的鹅卵石路也都破损不堪。顺着老店铺走,顺着墙角青青的苔藓走,顺着摇摆的小鸭子的脚印走,顺着满墙残留的老标语走,眼睛总是会撞见新发现。

老街的尽头,是一个长满青苔的古井,井沿上磨出了一道道深深勒痕。一位老爷爷左右抖动着井绳,然后,手快速往下放,接着,一下一下把水打上来。他的旁边,一位头扎蓝格子围巾、戴着花套袖的老婆婆正在洗洋姜,应该是他老伴。面对我们的照相机,老夫妻俩既不询问,也不躲闪,心智淡定,神态静寂,让人不忍心打搅他们那细水长流的生活。

最吸引我的是两个大大的木头窗户,外面是白色的边框,里面是红色构架,其图案像精心剪成的大窗花。黑色的木门上面,是红色的油漆涂成的大斗方,斗方上面有金粉题写的字:“世事无私天地阔;心田有种子孙耕。”这豁然而敞亮的对联,有“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物之盛”的感觉,我连忙用笔记录下来。

踩着鹅卵石巷道,我们又来到另一处民居。大门上挂着渔网,屋檐下放置着经年的陶罐,厅堂两旁是木质的墙壁,涂着黑漆,用金粉写的《朱子家训》清晰可见:“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自奉必须俭约,宴客切勿流连。器具质而洁,瓦缶胜金玉;饮食约而精,园蔬愈珍馐……”《朱子家训》荟萃历代先贤家教的精华,突出立志、勉学、修身、处世、治家、孝悌等主题,它不仅是家庭、学校教育的典籍,还是锤炼、提升自我的范本。我在别处也见过写着《朱子家训》的木格栅,多是模糊不清。在这里,用手指一点一点指着金字,大声诵读,别有滋味。

一处民居,装着满屋子的智慧;一处民居,写满了前人对后人的殷切期盼。

眼前的古建筑,因为有了文字而变得格外厚重,让我对此处刮目相看。在这个僻静偏远的江南水乡,往来古今,人事代谢,那尊重知识的仪式感,那仁义道德的高规格,让人敬佩。这,不就是赤岸村生生不息的动力所在吗?

传统村落,每一处都凝结着祖先的心血和智慧。所幸的是,2017年,江西省住建厅公布的第一批省级传统村落里,赤岸村在册。近期又听说,赤岸村按照美丽乡村建设重点打造,将农业产业经营、农业观光旅游、古村落保护同步进行。加强传统村落的保护,为古村落“撑好伞”,也是留存更多鲜活历史和文化脉络的最直接方式。但愿,下次再去赤岸村,依然能遇见那份宁静闲适和美好。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