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冷思炉火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赣中那一带,取暖靠柴火。冬天来临前,小孩都要上山去砍柴。若是偷懒,必遭来大人的叱骂:“蛇懒都要捉蛙吃!不趁天气暖去斫柴,冷天一到......

■彭庭松

数日来江南冷过江北,风刀割面,令人格外思念儿时的炉火。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赣中那一带,取暖靠柴火。冬天来临前,小孩都要上山去砍柴。若是偷懒,必遭来大人的叱骂:“蛇懒都要捉蛙吃!不趁天气暖去斫柴,冷天一到,拿什么烧火遮?到时关,看把你冻成一条蠢狗!”吾乡土语,生火取暖叫“烧火遮”,烤火叫“遮火”,“遮”念平声zha。回想大冷天将两手直接遮住火苗,恨不得整个身体扑上去,便觉得这方言真是活泼泼和精妙妙。

爷爷奶奶年轻时,父辈四兄弟都挤住在一厅四房。冬天在厅堂里烧起一堆旺火,三代同堂围火而坐。火就像八仙桌,爷爷奶奶坐中间,男左女右按照年龄辈分坐着。聊天的话题先是生产劳动,再是发财致富,继而分建新房,他们口述着属于自己的改革开放蓝图,然后用勤劳的双手创造着历史。分田到户没几年,全村掀起了建房风潮,父辈们陆续有了各自的一厅四房。此后的冬天,渐渐地,爷爷奶奶就要走到他们儿子的新房去遮火了。火光映照下的脸,格外红润,即便是皱纹,笑起来就像是花要开。火暖,心更暖。

条件改善,遮火的人再也不必一大围,这以地为火盆的大气,逐渐被精致的炉火盆所取代。开始的时候,还是烧柴,不知何时,变成烧木炭了。这木炭少有明火,闷闷地只是将自己烧得红彤彤,不只是清洁,便是那暖度也比柴火好得多。“一家一个炉盆火,日子就像神仙过”,火似磁铁将人吸住。伙伴伙伴,火就是伴,有这“红心”朋友,多少人拿着火钳能坐到深夜!其实啊,这份慵懒到底还是继承了老祖宗的,白居易有诗为证,他在《懒放二首呈刘梦得吴方之》其二中写道:“朝怜一床日,暮爱一炉火。床暖日高眠,炉温夜深坐。”瞧,晚年的白居易,对火炉的热恋几乎要到痴绝的地步了。

有火相伴,即使是勤劳的主妇,也懒得下厨房张罗饭菜。这时候,她会征得男人和孩子的意见,架起一口铝锅在炉盆火上,来一锅东北乱炖。汤汩汩作响,气热腾腾扶摇直上,再打上豆腐和猪血,围炉的一家大小情绪沸腾,饭就这样热闹地开了。大人当然要喝点酒,冷酒滚豆腐,这炎凉不比世态,此一份惬意谁喝谁知道。做什么王侯将相,奔什么功名风霜,都比不得这长相守喝碗酒强!当年元好问,曾有《雪谷晓行图》,诗曰:“漫漫长路几时休,风雪无情梦亦愁。羡杀田家老翁媪,瓦盆浊酒火炉头。”若是喝酒的早知道有此诗,定然更觉萧散狂放,再喝上两斤也不上头。

伟人发表南巡讲话,东方风来满眼春。市场经济的波浪从南方汹涌而来,将这炉盆火也拍得摇摇晃晃。如果老是“暖拥红炉火”,未来便可能“闲搔白发头。”遮火的人急了,一代急过一代。儿子刚坐下来,在火盆边搓搓手,父亲见着了,便要高声嚷道:“你就晓得遮火!还不快去赚钱!远在天边看不见,近在眼前不能装不见。看看隔壁,人家的房屋盖上好几层了!”之后的几年,村里人脚步匆匆,踩在雪地上沙沙响着,一点节奏感都听不出来。门“吱”地打开,传来一个热情的声音:“噢哟!猛快进来遮火,落雪天冷死个人,五桂,你赶着去做什么哟?”年轻人摆摆手,说:“不了,冇空,不闲得,婶婶。我还得抓紧时间去落实,明年正月我要包车去广东,村里这几个打算坐的,我要去再确认一下。”婶婶有点失落,将门缓缓关上,看着旺旺的炉火,自言自语道:“可惜了这盆火!都去赚钱了,火都没人遮了。”

那是个停不下来的时代,就像火车还没有到站。那是个坐不住的时代,环顾宇宙,惊涛拍岸。五桂等村里年轻人,见着遮火的同伴,会一把抓起,骂道:“火有什么遮的!赚钱当老板,坐到空调房,这才是真的火一把!”夜已深,窗外寒风更甚。在装有空调的书房里,我的眼前还是摇曳着那炉盆火。这是一份说不出来的惆怅,我写下以上文字,不知道能否温暖心扉。岁月或冷或热,就像那盆火,总是让人生出怀念。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