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与香樟
老屋,是那种青砖勾缝式的庐陵风格建筑,从爷爷奶奶这辈开始入住,繁衍生息,四世同堂。它兀立于赣江畔,四周耸起的新房将它团团包围,显得有些孤零,唯有门前那......

欧阳庆华

老屋,是那种青砖勾缝式的庐陵风格建筑,从爷爷奶奶这辈开始入住,繁衍生息,四世同堂。它兀立于赣江畔,四周耸起的新房将它团团包围,显得有些孤零,唯有门前那棵同样上了岁数的古香樟与它相伴相随,不离不弃。

古香樟遮天蔽日,躯干粗壮,需七个成年人方可牵手围抱。论起它的年轮,儿时常与小伙伴争论不休,有说比自己爷爷大的,也有说不比太爷小的。我问家中最年长的爷爷,爷爷告诉我,他爷爷的爷爷也说不清楚。我又去问奶奶,奶奶说,自从洗脚上岸与爷爷结婚,就不止一次问过自己的家婆,家婆跟她说,家婆的家婆也弄不明白。自此,古樟连同它的神秘,便在我幼小的心里扎根,陪岁月一起慢慢变老。

古香樟巨伞般忠诚守护在老屋前,奶奶视它为神树,逢初一和十五,必备香烛祭品,于树下躬身跪拜,作揖祈福,日复一日,从不间断。

年幼懵懂,对奶奶的举动匿笑不已。也难怪,古香樟枝繁叶茂,树桠虬枝延伸到老屋房顶,遇风霜雨雪或龙卷冰雹,大小树枝折落一地,唯独老屋有惊无险,片瓦无损。有次霹雳掠过房顶,雷电惊天动地,震聋发聩,屋内充斥火药味。风暴过后,发现古樟表皮削去一大片,一截巨大的树枝落于门前,老屋却安然无恙。从此,对于奶奶的虔诚便有了世俗的理解,对古樟油然而生的敬畏在心中滋生。

古香樟得赣江润泽,承天地灵气缠绵,开枝散叶,恣意生长,篷勃为江岸一丛翠绿,成为导航南来北往舟楫的一座塔标。船老大远远望见那簇绿标,便减速摆舵,慢慢靠岸。

依江而居,自然结交了不少船工朋友,奶奶掐指一算,估摸朋友的货船要到岸了,忙不迭地磨好香茶,备些土特产品和农家菜。又把樟树周边仔细清扫整理一番,支好桌椅,等待客人的到来。

茗香,迎着久违的重逢,透过唇齿让客人们直呼过瘾。谈笑间,一壶老酒和几样可口的下酒菜端了上来,爷爷与父亲陪船工朋友你来我往推杯换盏。夕阳,透过枝缝叶隙落下满桌子斑驳。时光,在酒酣耳热中消弥。

儿时的光景是快乐的。古香樟下,踢房子、抽陀螺、转铁环……童趣在绿荫下尽情释放。晚饭后,半倚半躺的奶奶,摇着“鸢羽扇”,重复着随老外公下河网渔的逸闻。我与小伙伴们围在她身边玩起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将她掰扯得东倒西歪,逗得她前翻后仰。

天微亮,古樟树上,鸟儿开着音乐派对,鸣啭春之歌,夏之韵,秋之意,冬之蕴。高枝筑巢是喜鹊的习性,它是父亲眼中的吉祥鸟,报喜鸟。每天清晨奶奶便在喜鹊“喀喀”声中醒来,拉开大门,升腾起村里第一囱烟火。

昼伏夜出的啄木鸟,神出鬼没,嘴到擒来。“笃笃”啄木声,宛如远山寺庙传来的木鱼敲击声响,空灵清脆,穿透乡村静谧的夜色,给忙碌一天的乡人们荡涤心身疲惫。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农家世代不变的生活轨迹。沉重的生活压力常常让父亲不堪重负,唯有听到喜鹊声声报喜,才仰头乜斜一眼,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喃喃道:难不成今天有好事?

父亲心里清楚,有好事也轮不到自己头上,早出晚归才是农家人实实在在的衣食计。真要说“好事”,便是盼望有朝一日,六个孩子至少出一位读书人光宗耀祖。

父亲是单传,没有兄弟姐妹,因为家里穷,小学没毕业便缀学在家务农,虽然通过自身努力当上了生产队会计,但要走向更大的舞台却力不从心。因此,让子女们出人头地跳出农门是他最大的心愿,哪怕再苦再累也要让我们兄妹安心读好书。

村子是个文风鼎盛之地,父亲常常指着门前通往江边的路,向我和弟妹们絮叨起家族史:过去村里中榜的学子,在祠堂拜过先祖后,便从这里经尚书码头登船赴任。言语间,透出骄傲,更蕴含希冀与鞭策。

古樟北侧,也有一顶遥相呼应的鹊巢,那是欧阳总祠“崇德堂”门廊上的鹊巢宫。这座六百多年的宗祠,代表了家族诗礼传家的辉煌与荣耀。鹊巢宫,作为宗族荣耀中最具代表性的文化标识,蕴含耕读传承的特殊意义。

在喜鹊每天“喀喀”欢叫声中,终于等来了父亲期盼的“好事”。不久,小弟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父亲高兴得像只喜鹊,四处向亲朋好友传讯报喜。

儿子的大学录取更具戏剧性。高考后的一天,父亲一大早从老屋赶到县城,敲开我的家门,叨叨着一大早喜鹊叫得欢,估摸是孙子录取了。话音刚落,学校来电话催着儿子去领入学通知书。父亲乐得合不上嘴,午餐在我这多饮了两杯,醉了。

这么多年,古香樟一直是心头那缕抹不去的乡愁,它像一颗种子,葳蕤成一丛翠绿,不论我走到哪,不论生活多艰难,总能让我在狭缝中看到那丛绿影,感觉一丝阴凉,看到新的希望。

一晃年近花甲,再次走近古香樟,躯干上一块标识八百五十年的铁牌,记录着它的岁月沧桑。仰望它,犹如仰视一位耄耋老者,虽枝叶稀疏渐显老态,依然挺拨高耸。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