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中始觉菜根香
怎么也没有想到,春节盈盈在望时,我所在的城市——石家庄,突然爆发病例,来势迅猛,人们毫无防备。当政府通知大家居家等待核酸检测、暂不能外出时,我心里咯噔......

■张叶

怎么也没有想到,春节盈盈在望时,我所在的城市——石家庄,突然爆发病例,来势迅猛,人们毫无防备。当政府通知大家居家等待核酸检测、暂不能外出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采购,看来日子要计划着过了。

但具体怎么计划,我以前几乎从来没细想过。冰箱里肉没有了,蔬菜也所剩无几:大白菜只有一棵,几株小油菜,冰箱里还有五个西红柿,几根大葱叶子已经打蔫,一个白萝卜上半部分长了些难看的黑斑……

午饭时,我炒了半棵大白菜,要是以往,会觉得白菜过于寡淡,做法上也是粗枝大叶,但这次疫情不知道需要宅居多久,食材还是得细水长流。于是切菜时格外细心,将菜刀斜着,把白菜帮削成薄薄的一片,再切成丝,外面打皱的一层也没舍得丢掉。同样,蔫了的葱叶子也不再弃如敝履,洗净了切丝。那个外表长了黑斑的萝卜,以前我是随手丢到垃圾桶的。这次洗净才知道,黑斑只是浅浅的一层色斑,正如人脸上长了痦子,轻轻削掉一层薄皮便洁白如雪。这个过程中,我不由想起了小时候在姥姥家,她家境还算殷实却无比节俭,惯常吃的白菜萝卜,烹炒总是少油寡水的,让小孩子满脸不高兴。姥姥常挂在嘴上的“吃苦经”就是“吃过苦的是好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吃嘴无聊的人没出息”……有些邻居笑她不舍得吃大鱼大肉,但姥姥九十多岁没有高血脂高血压等任何“老年病”,走路弯腰依然灵便敏捷,活成了所有老人羡慕的样子。

姥姥还曾告诉我,几乎所有蔬菜的根都可以吃,我当时不屑一顾,心想姥姥那个年代人节俭惯了,现在人们生活条件好了,何必“自讨苦吃”呢?但因为这次疫情,我动了“尝一尝菜根”的念头。油菜的根原来香脆可口;芹菜根有种淡淡的药香,那么难吃的白菜根,原来也可以切成薄片腌、凉拌,还能熬水防病;菠菜根入汤比叶子味道更鲜美……

几日节俭生活,让我深深体会到抵制口腹之欲的成就感,素淡的日子也更容易让心静下来,更专注地读书、思考、陪家人,而不是一会儿嗑瓜子,一会儿嚼辣条——正如梭罗在《瓦尔登湖》中所说:在大地上安居,才不会忘记苍穹。少一些琐碎的羁绊,心灵才能返璞归真,屏蔽浮躁。

“有时当思无时,饱时不忘饥时”,这句祖训不该忘记。如斯,再想想毛泽东所说的“嚼得菜根者,百事可做”,方解其中深意。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