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坚守中突围
吉安县永和镇吉州窑本觉坊院内,一场庄重的拜师礼仪式在这一天举行。经过祭拜祖师、行拜师礼、师父宣布门规、弟子为师父奉茶等传统拜师礼仪流程,陶艺大师段敏瑞......

原标题:在坚守中突围——老段与吉州窑

     

老段与他的柴窑

     

吉州窑本觉坊传统工艺木叶天目盏

     

吉州窑本觉坊手绘花瓶  

■曾淑群

2021年元旦,晴空万里。杲杲冬阳普照在庐陵大地,洒在新年里每一个人的脸庞。

吉安县永和镇吉州窑本觉坊院内,一场庄重的拜师礼仪式在这一天举行。经过祭拜祖师、行拜师礼、师父宣布门规、弟子为师父奉茶等传统拜师礼仪流程,陶艺大师段敏瑞将馆内的三名品学兼优的学生正式收入门下。这样的仪式,彰显了中国人尊师重道的优良传统,意味着在师承的谱系里,吉州窑传统陶瓷烧制技艺在年轻一代开枝散叶。

刚刚过去的2020年,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不同寻常的一年。而对于“老段”来说,这一年既有着常人的酸甜苦辣,还有着独属于他自己的在困顿中突围、在汗水中品尝收获的荣耀与欣慰。

2020年,老段经吉安市人社局考评通过,成为市级吉州窑手造柴烧技能大师工作室领衔人;获得省级“陶瓷艺术大师”荣誉称号;取得国家一级陶瓷装饰工职业技能证书;作为文化使者,登上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屏。

老段年轻时曾经是本市一名兢兢业业的金融业人士,在摄影圈玩得相当有知名度,人称“定焦老段”。2006年,老段离开金融行业,一头扎进泥巴和窑火里,回老家宁冈开了家瓷业公司。那一年他已经43岁了。2012年,永和吉州窑遗址公园开发建立,老段又琢磨着要把吉州窑传统的烧瓷技术给发掘出来。自打他第一眼见到吉州窑木叶天目盏,就心心念念攒着劲儿要把那份宋瓷的神韵给找回来。就这样“头脑一热”他又关了在宁冈的瓷厂,独自卷着铺盖来到了吉安县永和镇,成了吉州窑断烧700年后,第一个在废窑包旁搭建窑坊、重燃窑火的窑工、窑主。

从宁冈转战永和,从成熟的批量化工业生产到完全陌生的传统工艺的尝试和探索,从机器制造到纯手工,老段开始了他的“摸着石头过河之路”。他既有青年人的敢于冒险、勇打勇拼,也有熟男的思路明确、行事稳健,更有老将般的屡败屡战、愈挫愈勇之风。

先人留下一个未解之谜:木叶天目的烧制工艺、吉州窑在元代为何断烧?历代史书资料无从记载。但凡有幸遇见古吉州窑的工艺品,老段总是不惜重金买来,视作标本和参照物。他走村下乡从老祖宗留下的碎瓷残片、一些博物馆真器的实物照片、以及民间众说纷纭的种种传闻中去寻踪探源。

“挺能折腾事儿”的老段在永和“安营扎寨”,每日以厂为家:和泥、拉坯、修坯、晒坯、打磨、雕花、上色、满窑……所有制瓷工序,老段都独自手工操作,他还每天蹲在窑火边控温、控时,用笔记录烧瓷过程中的详细步骤和变化。

老段成功了。从第一件木叶天目的出窑,到如今愈来愈成熟和完美的作品,要说人家老段凭的是什么,答案不言而喻。一晃八年过去,他烧制出一件件令人瞩目的佳作:《吉州窑禅宗盏》获得2016第一届旅游商品大赛二等奖、江西旅游博览会金奖;《剔花牡丹跳刀纹樽》获2017吉安市文化创意设计暨工艺美术作品创作大赛一等奖、第十三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铜奖;《彩绘文房五件套》获第十三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铜奖;《炭烧侧把壶》获第二届上海国际陶瓷柴烧艺术节优秀奖;《柴烧虎斑纹盏》《柴烧剪纸贴花盏》入选“2019中日陶瓷名家精品联展”并收藏;《剪纸贴花国泰民安斗笠盏》获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2019中国(北京)国际精品陶瓷展览会传承创新奖;《红军万岁茶具》获中国旅游协会主办的2019全国红色旅游文创产品大赛“全国优秀红色旅游文创产品”称号;《彩绘如意纹梅瓶》获2020中国(北京)陶瓷艺术家作品展金奖……

成功并非偶然的幸运,而是源自常年的艰辛付出与积累。面对如今遍地开花的吉州窑陶瓷艺术从业者,老段始终秉承初心,在坚守“柴烧、手造”的传统工艺上不曾动摇。

在本觉坊的厂院里,有一间被命名为“问宋”的工作室,老段对宋文化、吉州窑宋瓷的喜爱由此可见一斑。一千年前的永和镇,“民物繁庶,舟车辐辏”,“辟坊巷街三市”,“七十二条花街”,与景德镇同样是江西境内并驾齐驱的名瓷产地。

宋代是中国人知性普遍成熟的时代,文化艺术审美达到空前繁荣的时代。造物之乐隐逸在中国儒士生活的角角落落,并形成了一套宋人所独有的质素、趣雅的品位:吟诗、品画、博古、参禅之际,熏香、茗茶、插花……吉州窑天目瓷的简净素雅契合了宋代文人雅士对器物之美的追崇。真正的简洁绝非简单,必有其深邃的内涵。“吉州窑木叶天目盏”的来历已无从考证,那黝黑碗底的一片黄褐色桑叶,简洁安静中融入质朴天然的美,它昭示着中国人对禅宗思想的领会:那是对荣枯生死的明悟,是人在天地间的因缘际会,是廓然无圣的脱达……

聊起宋瓷,老段如数家珍。他说,一遍遍触摸、注视一件件瓷器时,就仿佛在与古代窑工之间一次次地交流对话。原来,“问宋”的深意在此啊。这样一种与他者的对话经历,又何尝不是在建立与自己的对话?这分明是一个双向发现的过程。这是旋转时空的技艺,这也是一切技艺的内涵:通过审美的过程,转而由对象来发现天、地、自我,以达致知。

时常有外地慕名而来者,舍快求慢,放弃便捷的网购,大老远地来到永和镇本觉坊,求购一两套茶具而已。为的是现场观览和体验吉州窑陶瓷的手工烧造过程,听一听老段讲一讲关于宋代吉州窑的故事。老段也爽朗好客,但闻其侃侃而谈,来访者移步游目,所闻所见皆趣,再欣然选得钟爱之器,宾主尽欢。

老段说:“他们买走的,不仅仅是几个盏、几把壶,还有独一无二的手工制造,还有传统文化的附加值。我的产品走到哪里,那里的人在用到产品时就会对它产生好奇,那我们的吉州窑文化和工艺就传播到了哪里。”

政府的支持、行业的推动,吉州窑旅游市场的不断扩大,永和吉州窑迎来了自元代末期断烧之后一个全新的发展时代。老段在经过反复试烧,已完全掌握了吉州窑剪纸贴花、木叶天目、兔毫盏、玳瑁盏等传统产品的烧制技术。他还在继承传统和改革创新上做了许多大胆的尝试。在古法烧制木叶天目的基础上,通过调整釉料配方和烧制温度、气氛,成功烧制出符合现代人审美习惯的新法木叶天目。

如今的本觉坊,与吉安市知名画家、井冈山大学艺术学院、井冈山大学吉州窑陶瓷研究所、吉安职业技术学院、吉安市美协女画家艺委会等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老段和艺术家们不断地探索和试验,成功地将国画艺术和万安剪纸艺术运用到陶瓷装饰中。他还不断尝试把具有庐陵文化风格的纹饰移植到日用瓷装饰中去;把吉州窑陶瓷装饰风格移植到建筑陶瓷装饰中去;开发出既具有吉州窑传统风格,又富有现代艺术价值的新产品;推出游客喜闻乐见的陶瓷饰品、旅游纪念品。

从事吉州窑仿古瓷这个行业,可以说,老段一直站在市场的前沿。在永和镇这块谋业之地,老段也在追名逐利、趋利避害和坚守传统、秉承初心之间有过艰难抉择。但他始终拒绝工业化生产,信奉做产品就是做文化的理念,坚持手工和原创。这是他的痴心。

而老段的痴心另有出走之途:如他故乡的山路,他以泥作陶瓷,寻往宋朝。这是一条铺在内心的路,也是一条伸向远方的路。他想让更多、更远的人,听到吉州窑。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