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水汤汤
群峰垒垒,万木撑天,无数瀑布飞珠溅玉,次原始森林莽莽苍苍,大自然的神力造就了这里的雄奇。此山,名曰禾山。《明统一志》有载:“(禾山)连跨五百里,其岭平......

■曾亮文

群峰垒垒,万木撑天,无数瀑布飞珠溅玉,次原始森林莽莽苍苍,大自然的神力造就了这里的雄奇。此山,名曰禾山。《明统一志》有载:“(禾山)连跨五百里,其岭平袤,昔产嘉禾,故名。”嘉禾,乃秀美之禾也。风雨起,嘉禾兴。万物因水而生,因水而盛,大地的一片生机盎然……

这里有最干净的空气,雨水清洁无比。这是禾水的源头,一切是那样的贞静,有着童年般的纯净……

云雾绕着山峰的脖子,像白色的围巾一样丝滑,数不清的叶片在空中伸展,它们欢快地捕捉云中的水汽,吮吸着自然的精华,生命质地熠熠生辉。每一滴水都怀揣着阳光,像一粒倔强的种子。雨珠从叶片上滑落,滴答、滴答,那是禾山的心跳声。这些普普通通的水珠,奏响了禾水的第一个音符,开始了它的第一个脚印。

涓涓溪流从山间流出,裹着清凉,带着力量,蓄势而发。禾水一路往东,像一管狂草的巨笔,开始了它令人心旌摇曳的狂想曲。它携奔腾之豪气,揽百川之弘壮,一路起伏、披荆斩棘。赣西大地上,江源如帚,河汊密布,丰沛的雨水汇聚成无数毛细血管一样密集的溪流。禾水以豁达的胸怀,不断延伸,不断长大,这些大大小小的溪流都是它坚定的拥趸者,毫不犹豫地奔向它宽广的怀里。于双江口,它和发源于井冈山的胜业水胜利会师,接着,还顺手牵走了这根小巧的龙源河……

在经过100多里的奔流,禾水到达禾川镇,这是它最先流经的城市。它裹挟着泥沙,一路浩浩汤汤,那些疲倦、不愿再走的水和沙,逐渐沉积下来,经过多少个世纪,形成了一座座沙陆。那一块块大小不一的陆地,是用水和泥沙叙说着的时间,清楚地表达着一条河水的韵律。几千年前,这是一片荒凉的滩涂。而今,这里人烟凑集,参差十万人家。沿岸数十万民众藉着它的荫庇,世世代代安享着绵绵不尽的福祉。

在禾川镇弯过一个漂亮的弧度后,禾水一路狂欢,途中又接纳了溶江水,这条江也发源于禾山的北麓,绵延上百里后投入禾河里。自此,禾河的水势变得急湍,一副落拓不羁、野性难驯的模样。在多雨的夏季,经常发怒,历史上,沿岸的居民饱受其水患之苦。不过,在流经天河、敖城两个小城后,地势逐渐变得平坦,水面开阔,阳光下,水面波光粼粼,显得温柔多情,大地的一切如此安详。

山势西去,水流东北。不久,禾水就到达历史久远的永阳古镇,永阳南北走向、地域狭长,曾是禾河水路的大码头,商业繁盛,市井的声响经久不息。在这里,禾水规行矩步、浅吟低唱,冲积出来了一个偌大的中洲岛,中洲岛郁郁葱葱,百鸟啾啾,一年四季瓜果飘香,那是禾水吐出的一块精巧鲜绿的翡翠。

一件事物留下的痕迹,远比事物本身活得长久。

当然,奔腾的禾河在此不忘与另一支部队聚义,那是从井冈山、泰和一路过来的牛吼江,从此,禾水更加的气势恢宏。它昂首阔步出了永阳,流过横江,在曲濑江口又接纳了欢腾的泸水,这是禾水最大的支流。最后,它在神冈山华丽收尾,注入滔滔不绝的赣江,整整流过500多里……

禾水一路青山夹岸,沿岸苇荡婆娑,处处人欢鸟乐……万物在水的两岸找了容身之所,他们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和体验河流带来的韵律。禾水从广阔的大地上流过,大地就有了沃野田畴、乡村集市。人们筑室而居,五方杂厝,千家烟火,一座座城市拔地而起。江水流,文明兴。一座城市的历史,其实就是一滴水和一粒沙的变奏曲。

人把种子下到沙土里,种子顽强地长出来,土地呼拉拉地变成绿色,一片一片,无边无际。禾者,水稻也。它应时而生,应季而熟,生生不息。禾养万民,水泽万世。历史的发展中,水,比黄金远远来得金贵……

在古代,禾水是南来北往重要的商道。它的沿岸建起了数百个码头。其中白堡渡口、胜利码头、永和码头,它们曾经的盛况空前绝后。每天,水浮陆行,方舟结驷,居货游艺者川流不息。几千年的历史里,这些沿岸城市的所有富庶、光辉和梦想都跟它有关。即便是今天,依然回响着历史的余音。也许没有谁说得出禾水的历史,但是,人们可以通过禾水畅想着未来,藉着这些大小不一的码头,通往更远的世界。

禾河是大地的一根肠子,吃下的是时间,吐出来的是灿烂无比的生活。

禾山、禾川、禾埠……一个个地名像一串串明珠。一条河流,就是一个道场,衍生千秋故事,写尽百世人文。

《江西通志》载:“禾山与青原、匡庐鼎峙江右”。能够跟匡庐齐名,说明禾山当时的名气不小。它曾吸引了许多的名人到此游历或学习。据载,唐宰相姚崇未遇时卜居于此,唐宰相牛僧孺和宋宰相刘沆均在禾山脚下的甘露寺中习书奋读,后人建有三相堂,以作纪念。

公元766年,一个伟大的书法家来了,他就是颜真卿,他被贬为吉州司马,为排遣心中的孤寂,他开始游历山水,并处处留下他的墨宝。《吉安府志》说:“今溪山深处往往有其石刻题咏。”今只知两处,一处是青原山净居寺牌坊“祖关”,另一处就是禾山石刻“龙溪”。“龙溪”二字,字迹浑圆,遒劲有力,气势恢宏,颇具大唐的气度。

1637年正月,一个伟大的地理学家也来了。这本是农历新年的第一天,羁旅在此的徐霞客忽然有了游历的兴致。那天,晴丽殊甚,“余同顾仆挈被携直北入山”。此时,南方正值深冬,积雪堆岸。徐霞客准备了干粮、棉袄等御寒的物质,决绝地出发了。几经艰难跋涉,终于到达禾山。徐霞客看到了“西溯溪入龙门坑,溪水从两山峡中破石崖下捣”。西溯溪就是禾水的正源。

南宋末年,元兵长驱直入,宋朝的江山风雨飘摇。为江山社稷,文天祥主动出使元营,却被元兵羁押。时任永新知县的彭震龙,即文天祥的妹夫,听此消息后当即联络八姓豪杰组成义军,抗击元军。可叹的是,彭震龙为亲党所执,至帅府,腰斩之,屠永新。义军粮尽弹绝后,余部且战且退,到达禾水上游的袍陂,眼看突围无望,而壮士又“不欲以颈血染敌刃”,全体将士3000余人个个身绑巨石,从山上分三路滚入潭中,无一生还。这是发生在禾水河里最悲壮的一幕,后来,人们将英雄殉节之潭,称为“忠义潭”。

一江流水演绎一方历史,一朵浪花托举一段故事,往与返,悲与欢,热闹与落寞,宁静与战火,那么多故事从禾水里来。我们的过去、现在与未来都可以在禾水里清楚地找到。

世事浮沉,人语隐隐。一条河流,背负这么多历史,这么多时光……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