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市茶馆
要问禾市什么东西多,毋庸置疑的是茶馆。禾市街并不大,茶馆就隐匿在弯弯绕绕的小巷中。穿梭在鳞次栉比的现代商店中,很难发现茶馆的踪影。

尹翠兰

要问禾市什么东西多,毋庸置疑的是茶馆。禾市街并不大,茶馆就隐匿在弯弯绕绕的小巷中。穿梭在鳞次栉比的现代商店中,很难发现茶馆的踪影。但若是留心观察,就会发现隔三两个商店,就有这样一种店铺——青灰的墙壁青灰的瓦,没有店名,没有招牌,店内陈设亦极其简单,一个柜台,几张八仙桌,如此而已。这便是禾市的茶馆了。

明清时期,诸多茶馆里还设有戏台,兼有曲艺、杂耍、木偶、戏法等演出,出色的艺人和表演,总会为茶馆聚拢旺盛的人气。戏场中有红纸戏单,戏还没有开唱,即满场欢声雷动,观众情绪高涨,气氛热烈。人们相约观戏,兴致倍添,入座后不断地四下招呼熟人,品茗,听戏,商谈,闻听消息。

尽管今时今日戏台已不复存在,但喝茶依然在禾市蔚然成风。走进茶馆,几张老式八仙桌赫然映入眼帘,桌上随意地摆放着几个形状不一、大小不一的陶瓷茶杯,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地上也算不得干净,坑坑洼洼的地面上随处可见的瓜子壳、烟头、茶叶渣。再往里走,东南角立着一个粗糙的沉木柜台,柜台后面排列着各种样式的热水壶。里屋是厨房,与前厅一墙之隔。厨房里不煮饭菜,只煮粉。到了饭点,喝茶的人不想回去,就在这点一碗粉。一点盐巴,少许辣椒粉,几根榨菜丝,铺上煮好的米粉,再撒些葱花,淋上少许麻油,最后浇上滚烫的高汤。简简单单,香飘四溢。

禾市的茶馆多,“闲人”也多。哪怕是这样破旧脏乱的茶馆,每天也门庭若市,座无虚席。禾市人称喝茶为“赖茶”。其实我并不知道“赖茶”的“赖”具体是哪个字,只因“赖”意为留在某处不愿离开,而禾市人也真是“赖”在茶馆里。他们只需花上块把钱买茶叶,就可以在茶馆“赖”上一整天。开水是不要钱的,续茶也是不要钱的。要是喝到后面觉得味道淡了,店家还免费给添些茶叶。禾市人喝茶讲究休闲安逸热闹,打牌,下棋,打瞌睡,甚至晒会太阳,“闹中取静喝杯茶”,禾市人的逍遥自在其中。

只见他们走进茶馆,点好茶,随便找个位子坐下。禾市人“赖茶”只在乎个“赖”字,而至于咋个“赖”、和谁“赖”、“赖”多久,随便。无需结伴而来,更无需在茶馆寻找熟人,所谓相逢就是缘分,就坐即为朋友。即使相互不认识,聊个两三句就能立马熟络起来。聊的最多的不外乎是天下事、家长里短,逸闻趣事。在茶馆张罗的多为妇女,她们不用招徕顾客,只需做些冲茶,倒水,收拾茶具的事。

上好了茶,他们便悠闲地端起茶杯,揭开茶杯盖子,一团云雾便从杯子里氤氲升腾起来,不一会儿散成一缕热气飘荡开去。他们顺势用盖子拨开茶叶,吹一吹上面的茶,闻一闻茶香,再抿一口茶,“啧啧”称赞。随后点上一支烟,眯着眼睛吸几口,便和左右邻座的茶客天南地北吹牛瞎聊。从天上讲到地下,大到国家大事,小到家长里短,无一不讲。讲的内容有真有假,亦虚亦实,无人会去深究其真假对错。茶客们尽管酣畅淋漓地抒胸中之意,直到口水讲干了,喝口茶,接着来。如果中途有事需暂时离开,只要将茶盖揭开放在桌上,老板娘便不会来收拾,别人也不会来占座。

除了喝茶,茶客们还可以打牌下棋,看的永远比玩的多。这一方小小的八角桌,俨然成了一个叱咤风云的战场。看客们都伸长了脖子,恨不得从前排看客的肩膀上探过去。再看那打牌下棋的人,或抓耳挠腮,或大叫一声,或长吁短叹,或自怨自艾口中念念有词,或一串串地噎嗝打个不休,或红头涨脸如关公,种种现象,不一而足。这时“行有余力”之人便可以点起一支烟,或嘬一口茶,静静地欣赏这人生百态。最后,赢的人欢喜,输的人也不恼。“不要走嘞,再来一局呀。”“明天再来,回家煮饭叼。”夕阳西下,天色微染作浅红,茶客们起身,相约着明日再来。

“走,去禾市赖茶!”一杯清茶,几个闲人,晃晃悠悠地度过一段慢时光。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