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赶墟谣
月底周末,我的舅舅肖天清老人家心急火燎地守在他的老根据地———县图书馆,召见外甥我。

王以之

月底周末,我的舅舅肖天清老人家心急火燎地守在他的老根据地———县图书馆,召见外甥我。他顶着凛冽的寒风,由小孙女骑电驴子载着来到县城。他说草林镇红圩特色小镇建设正向社会征集楹联,离截止时间只剩最后两天了,他拟就两幅参赛作品,要我帮助投稿。舅舅今年八十有九,这位拄着竹杖、耳朵轻聋、手脚微颤的老人,一路上一手紧紧攥着装着对联作品的包裹。可惜的是,在瑟瑟寒风中,老人的手不知何时把包裹落在寒风中了。

第二天,舅舅又上县城来了。这回不同的是,他拄着竹杖一人搭公交车来的,用材料纸工工整整地誊写好他的对联,并向图书馆要了刊登楹联征集启事的报纸,连同一本刊有《读萧氏碑刻》的遂川中小学“红古绿”地方读本,一并给了我。这回相同的是,仍在他的老根据地县图书馆里,召见作为外甥的我,目的也仍然是应征参赛,向红色圩场投稿。

我觉得,此时令、此地方、此情境已经交给我一个神圣的使命———带着舅舅,上草林。到了草林圩,再读赤子联。

我把舅舅交给我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收拾好,把舅舅拉上了车。沿着遂桂公路,穿过万亩桔香园、柚香园、美茶园,来到了草林圩。

左溪河水滔滔东流,百米浮桥熙来攘往,十里长堤车水马龙,老幼咸乐,少长齐集。有不少小商小贩,卖豆饼小吃的、摆土特产品小摊的、提供出租车交通服务的……景区还在建设中,浮桥头的渡口上已经有了一派万商争市的气象。恰逢景区“不忘初心,重走长征路”大型亲子活动举行,两千多学生和家长,清一色的土灰色、红五星。十分兴奋的舅舅老人家来了一回“刘姥姥进大观园”,惊呼道:“红军回来了?!”“不得了!不得了!”“啊呀呀,古圩市这么漂亮了!”在游客中心,我想跟他讲红色基因、大地艺术、绿色产业,讲文旅投资,可惜他耳朵不好使,交流那些生僻东西不方便,所以只能一边参观毛泽东旧居,一边讲瓜子洲、讲印子顶、讲毛泽东诗词馆,一边和那些在红军雕塑园里钻来钻去的孩子们拍照留影……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一河两岸隔河相对的古圩上。老街与新区成了红圩小镇的“双璧”,代表了古镇的历史、现在和未来。我搀扶着老人,来到“老街茶馆”。茶馆主人蒋玉平为我俩各泡上一杯狗牯脑茶,上了两碟瓜子,我们两代人开始品茶。五十出头的蒋玉平,从18岁开始经营茶馆。他不光有好茶,还有无数的草林故事。舅舅和我,茶翁之意不在茶,都是为泡故事而来。“老街茶馆”这字号告诉我,它有我想要的。蒋掌柜一边不停地为店中茶客们加水,一边告诉我们:草林,原本就是一块山林中的荒草地,由于遂川江左溪河,一水通万商,很早很早以前,在上游的锡溪有了泊船扎排的码头,来往客商上岸交易。后来人们发现左溪河与禾源水交汇的地方,更是一个水草丰美的好去处,于是都纷纷在此上岸,来此风水宝地开基立木,开茶馆酒肆,坐地经商。所以,这里有一部黄、刘、郭等客家18姓的创业史。先人们会意“人在草木间”的“茶”字的启示,把这个最初创建的村寨叫“草林”,又叫“藻林”。

草林镇自古以来就是赣中南四大著名圩场之一,是“茶盐古道”上的商圩重镇。望着飞檐翘角马头墙、青砖黛瓦木板房的草林老街,我的耳边仿佛响起曾衍蕃的《赶墟谣》。

曾衍蕃在《赶墟谣》的小序里说道:“昔人以间日一作为墟市,今北方谓之集,而吾乡谓之墟。墟,凡三日一值,虽风雨不爽厥期。小民之劳,劳生计者,可念也,为之谣。”

这是一首有《诗经》味道的民风歌谣,描绘的是草林、大汾、堆前等圩场的客家人赶圩生活:

“女曰鸡鸣,士曰旦湿。烟抱火分,邻爨纵横,葛履走霜。桥输我到,墟人未半。须臾趾错,蚁旋磨沸,粥声中尔,汝我粒米,钩丝农女,余嗤嗤者,氓计非左。

大汾明日是堆前,以我车来尔贿迁。重关不踰潮汐信,担头风雨笠头烟。市司评物剧沉吟,盐米抽分銕削銊。却忆叮咛儿女事,晓梳垂髫插花簪。瞑入丛林鸦影乱,分歧十里寻居闲。汗溲缠罢枕三更,惊破春宵与夜暇。”

我想起舅舅的对联还揣在兜里,邀请蒋掌柜一起欣赏。蒋掌柜大声一读,大家眼睛为之一亮,舅舅果然出手不凡——

“草地树丛,藏龙伏虎,辗转湘赣,红旗漫卷山河笑;林山叶茂,聚将挥兵,盘踞井冈,星火燎原日月明。

草船聚宝箭,箭落龙泉,泉清林茂,茶香果熟迎来八方客;林海藏蛟龙,龙游遂水,水秀山青,地利人和请进万里商。”

舅舅是雩田镇上洲人士,乐于为群众做好事,被推举为雩田圩个体协会会长。在十里八乡的百姓眼里,舅舅是“文曲星下凡”,是远近闻名的笔杆子。但凡有个红白喜事、公益善事、争讼难事,人们都会寻来,求他个诗词对联墨宝什么的。舅舅前半生上山下地、代课教书,后半生遇上改革开放。席卷大地的商海大潮改变雩田的一切,一个大浪打来也把沙滩上看海的舅舅巻进了海里。舅舅五十大几到雩田圩上,开了家“便民书画店”,既做字画匠,又吟诗作对。小店生意不错,收入也马马虎虎。

舅舅十年前就已是大名人了,成了江西文明网专栏人物。这位远近闻名的“土作家”,田间地头的文明播火者,在农耕时不忘笔耕。“年已耄耋意未残,余热未尽在晚年。文房四艺常考究,写诗立文修乐闲。”这是舅舅给自己的自画像。老人坚持写诗吟联,如今发表的作品已有1000余首(副)。

在漫长历史长河中,草林形成了其独特的圩文化和茶文化。看着舅舅拄着竹杖走在草林老街上,脚步居然增添了不少雄风,在我的眼中越来越高大,象一位老战士、老将军。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