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回家看看
掐指一算,距离上次回家,已近大半年了。期间,我从未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倒是父母常给我打来嘘寒问暖的电话。念及于此,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于是决定马上回......

刘建锋

掐指一算,距离上次回家,已近大半年了。期间,我从未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倒是父母常给我打来嘘寒问暖的电话。念及于此,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于是决定马上回家。

进得家门,瞧见父亲正坐在一条小板凳上看着前些年最火热的一部电视剧。我轻唤一声,他回头见是我,惊喜地说,今天你怎么回来了?快坐下来看电视,我去墟场买点菜。他打开抽屉,摸出几张钞票,随后疾步出了家门。要不我们父子一同去?我关掉电视,追了上去。父亲愣了一下说,路远着呢。没事,就当四处走走,我赶紧跟上他的步伐。

墟场在镇上,离家有好几里路。我们边走边闲聊。父亲顺口谈起地里的收成,说今年一共种了十多亩田,等收割后大概可以卖个万元。我惭愧地说,您和母亲年纪都这么大了,种点吃的就行,别太劳累。放心吧,我身体硬朗着呢,父亲挺了挺胸膛,又随手拍了两下。这块胸膛虽不是那么宽阔,却是那么地结实。幼时,我时常趴在上面用手作棰敲打着,而父亲总是笑嘻嘻地任我敲打。顺眼仔细打量着父亲,发现父亲的背驼了少许,有点像微张的弓。脸晒得黝黑如墨,瘦削的眼窝里,两只眼睛虽是那么炯炯,却明显少了昔日那股神采。头发白了许多,仿佛打了一层秋霜。这就是我的父亲?

年青时,父亲面庞饱满,气色红润,身材挺拔,在我眼里是一个美男子。那时,父亲常年跟随祖父在外经营皮革生意。因为很少回来,所以父亲每次回来总会首先抱起我,嘘寒问暖,而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两张纸币给我,让我自己买吃的去。姐姐、妹妹自然也沾上了光,我们一起如狼似虎地扑向商店,买这买那,然后满兜而归。在家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一边随心所欲地追逐着,嘻嘻哈哈的笑声中,自然也间杂着猪嚎似的哭声。父亲瞧在眼里,喜疼参半。

到得墟口,眼前一片人头攒动。父亲叫我找个地方等他,随即一个人钻进了人山人海中,一晃就不见了踪影。我走到近旁一家商店门口,讨要了一条长凳坐下来,沉思在车水马龙中,任光阴悄然流转。

不知何时,父亲从人群中钻了出来,两只手提满了菜。一只鸭子,一个鱼头,一副猪蹄,还有几种家常蔬菜。每次回家,素来节俭的父亲招待我,从来都是毫不吝惜的,仿佛我不是他的儿子,而是远道而来的贵宾。我迎了上去,顺手接过他手上的菜,一同往回走。

不一会儿,父亲在厨房里满头大汗起来,黝黑的脸庞通红似火。他笑嘻嘻地叫我赶紧坐好,母亲给我递上碗筷,父亲举着自制的药酒,问我要不要来点。我笑着说,好啊,倒一点吧。母亲轻叫道,我也要来点。父亲便兴致勃勃地为我们筛酒,然后举起酒杯说,来,我们一起干一下。于是,我和母亲举起各自的酒杯,撞响了父亲的酒杯。“叮——”,我的心也似被什么碰撞了一下,同样发出了这天籁般的声响。

母亲唠起家常,说姐姐的儿子上四年级了,长结实了,也听话了;妹妹的两个儿子都挺乖的,外公外婆叫得很甜,还说过段时间要过来这里玩呢……从母亲翕张不止的唇角,我读到了许多久违的东西。

酒过“三巡”,我端起酒杯说,干完这点,我吃点饭,您们慢慢喝,然后一饮而尽。母亲为我盛来了一大碗米饭。米饭弥发出的香气,沁入心脾,让我的眼前不由铺展出一幅画面:父亲弓着背,弯着腰,烈日炎炎,汗流浃背……细细咀嚼着每一粒米饭,感觉它们承载着一节节辛苦的时光。待一碗米饭下肚,心底已然五味杂陈。

我强作笑颜道,明年千万不要再种这么多田了,年纪大了也该享享清福了。母亲接话道,你父亲总说能干点是一点,这段时间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夜里总是咳嗽不止……父亲扫了母亲一眼,母亲就没再说下去了。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父亲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他认定的事是很难更改的。

天有点阴了,我该回自己的家了,我假装揉了揉眼,母亲望了望天,幽幽地说,好吧,路上注意安全。出了家门,父亲紧跟在后,给我提着几个西瓜。

客车很快驶过来了,父亲帮我把西瓜放好在座位底下,说一路顺风,然后匆匆地下了车。透过车窗,见父亲在向我挥手。他那驼了少许的背,瘦削的眼窝里那两只炯炯的眼睛,那一根根被风吹动的白发,又一次映入我的眼帘……今后即使再忙,也要常回家看看,或许这是此刻,我最宜做出的决定。

一只冬鸟,飞落在窗台,清灵的眼神,宛若稚气的孩童一般,短而稍尖的喙,不时发出唧唧的叫声。随即,振动着黑褐色的双翅,迎着冬风迅疾飞去。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