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来客”
随着城镇化推进,身边越来越多的人住进了各式各样的楼房,成了所谓的城里人或说“街上人”。

■陈冬根

随着城镇化推进,身边越来越多的人住进了各式各样的楼房,成了所谓的城里人或说“街上人”。伴随着这场持续了几十年的进城潮而来的,是各种传统文化的裂变。其中,最为突出的现象之一亲朋之间的疏离,即维系中华传统千年文明的亲族伦常文化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这之中,最令人感触深刻的一点就是“做客”现象。

在我们几千年的传统农业社会里,以血缘关系为主建构起来的伦理亲情,一直维系着我们民族的温度。人们在重视这种温情的同时,也享受着这种温情带来的慰藉和安全感。因此,在我国古典文学作品中,有大量的记录亲戚、友朋光临时主人欢欣雀跃情态的作品。例如:

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论语·学而》)

贺知章诗云: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回乡偶书》其一)

杜甫诗云:夜雨翦春韭,新炊间黄粱。(《赠卫八处士》)

陆游诗云:官闲身自得,客至眼殊明。(《客至》)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游山西村》)

刘允成诗云:炊粱留客款,剪韭荐时新。(《夜雨剪春韭》)

何景明诗云:人闲不扫室,客到始梳头。且为烹茶坐,还因看竹留。(《客至》)

但是,这种由客人的到来而欣喜若狂的情景,今后恐怕多只能在文学作品中看到了,因为它已经成了难以回去的传统农业社会的一份温情。忙碌而隔离的城镇人,每天为着为更好的生活而奔波,已经慢慢遗忘了许多,包括亲友之间的交流和相聚。甚至,不少人把如何处理亲情问题当作生活一大麻烦,比如正月的“走亲戚”,往往有鸡肋之感:去又觉得麻烦,不去又怕被指责。于是,生生就有了诸多的烦恼。

毋庸讳言,都市人有享受不尽的现代文明,但也有说不完的烦恼。在诸多的烦恼当中,倘若做一个问卷调查,“来客”的烦恼排名恐怕是十分靠前的。曾经很多人喜欢做客,尤其是孩子们,却不知道来客之烦恼。对于不少成人尤其是家庭经济条件一般的主妇而言,特别怕的事情之一就是“来客”。

为什么这样说呢?客人来了,清静的小家庭世界被暂时打断且不说,在所谓的“商品房”家中招待客人,至少有三件事比较麻烦:

一是准备工作,包括买菜、备水果零食,屋内打扫和摆设等。国人讲礼仪,好面子,客人来了总要有点好菜,总要准备点水果零食,总要拾掇拾掇一下家里……如此,客人尚未到,人已经累了一圈了。

二是做饭。客人来了自然与平时不一样,总要弄上一点像样的酒菜,而且还需要往多里备,特别是长辈亲朋好友来了尤其如此,否则,会“跌古”(吉安方言,意为丢面子)。甚至更为严重的事情,如果招待不够热情,有些长辈亲友会认为你不重视,不给他们面子。

三是客人回去后的“战场”打扫和处理,也是非常麻烦的事。堆积如山的餐具清洗,餐余垃圾清理,瓜果零食废物的扫除,孩子们弄乱的玩具和家具,甚至还有卫生间的乱迹。如果来客里还有抽烟的,那烟味的清除更是需要时间。

实际上,来客之后还不止这些事情,比如客人距离远,或者年龄大,或者心情好要住下来,都需要主人周到安排的。甚至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比如小客人争抢东西打架,弄坏了家具,打哭了孩子等,都是不大不小的麻烦,都考量着主人的妥当与耐心。

由于我们是一个建构在家族血缘关系基础上的伦理政治文化型社会,没有人能完全忽略亲情、友情,不邀请客人乃至拒绝客人来家里。说实在的,由于现在的忙碌,大家来家做客的机会已经很少了,很多亲朋一年也就是正月初或者其他特殊日子来一次,甚至有几年来一次的。倘若这一次你都表现不热情,不周到,其情何以堪!

近些年,常听到有人正月期间一小家子跟时尚到外面旅行过年。而我却十分不赞赏这种行为,我认为这有逃避招待客人的嫌疑,也有忽略亲情不去走亲戚的嫌疑。毕竟,人还是生活在由各种关系结成的社会网中。所以,尽管来客比较累,但我还是欢迎客人光临寒舍。最后,借用老杜一句最经典的描写“来客”情景的诗句结尾,即“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客至》),以此作为我诚挚的邀请吧。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