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外婆
尽管外婆去逝已有六年多了,但是外婆却一直埋藏在我的心灵深处,外婆给我的童年成长留下的记忆是美好的。

■梁文婧

尽管外婆去逝已有六年多了,但是外婆却一直埋藏在我的心灵深处,外婆给我的童年成长留下的记忆是美好的。有人说过:“没有外婆的童年是不完整的童年”。没错,对于儿时的我来说很依恋外婆身上那种浓浓的味道,是一种家的味道,一种爱的味道,一种幸福的味道。有外婆在我身边,能给我的心灵带来一份踏实、安定的感觉,就像是一颗漂泊已久的心找到了一个温暖的港湾。

外婆很喜欢讲过去的事情,有真实的、也有传说,外婆记性很好,听别人讲过的故事和事情,听了一遍就记住了,无论时间过去了多久都能够滚瓜烂熟倒背如流。母亲和我以及周围的邻居们都很喜欢听外婆讲过去的事情和故事。每当外婆讲起过去发生的事情时就有很多人围坐在她身边,外婆讲得栩栩如生、有声有色,听的人也有滋有味,那时候的时光过的很慢很悠闲。

外婆年轻时长得很美,瓜子脸,大眼睛。可是天妒红颜,在外婆中年时期,突然一天夜里,外婆感到一束很强的光射进她的一只眼睛里,当时她感觉针刺般疼痛,那一夜她的眼睛就得了白内障而且还中风了,从此一只眼瞎了、嘴也歪了、脸也歪了。一个好好的人突然一夜之间就变得这么惨,这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呀。外婆向来脾气、性格都很好,心理承受能力也好,如果换作是其他的人,如何承受的了这么大的打击。外婆这一生的命运是凄惨的、悲苦的,外婆这辈子没有享过一天福。

听母亲说,外婆在弥留之际,嘴里还念叨着我的名字,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想在临死前能见我最后一面,还有她知道我生了一个女儿,也想见见我的女儿。而那时候我还在产后哺乳期,父亲说天寒地冻而且路途遥远,要我就留在家里喂奶带小孩,不方便长途奔波。我没能完成外婆临终的遗愿,我心里感到很愧疚,外婆这辈子只见到过我这代人,还没有见到过我的下一代人,外婆有两个孙子都还没结婚,还没有见过曾孙。

外婆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去逝的,听母亲说外婆是平静、安详地离开这个世界的。附近的老乡、左邻右舍、远在外地的亲朋好友等都来参加外婆的葬礼。只有我没有去,我真的好后悔。从小我是在外婆家长大的,也是外婆带大的,外婆养育过我,可我却没有在她身边尽过孝,这辈子外婆对我的恩情我无以为报。

如今,每当我看到那些受苦受难、老弱病残的人时,我便心生怜悯。当他们需要帮助时,我会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给予他们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就像那些曾经帮助过外婆的人一样,我相信外婆在天之灵看到的话,也会感到欣慰。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