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迈悲怆的壮歌
诗言志,诗为心声,诗抒情怀。历代庐陵先贤创作了无数诗词,其中一部分充满忧国忧民的情怀和刚正不屈的精神,感人至深,为“文章节义之邦”增添了光彩。

     

文天祥雕像

     

刘辰翁雕像  

■李梦星文/图

诗言志,诗为心声,诗抒情怀。历代庐陵先贤创作了无数诗词,其中一部分充满忧国忧民的情怀和刚正不屈的精神,感人至深,为“文章节义之邦”增添了光彩。

影响最为深远的是文天祥爱国主义诗歌。文天祥痛恨权奸擅权卖国,元军野蛮入侵,使人民惨遭蹂躏。他义愤填膺,誓与权奸、顽敌斗争到底:“我欲借剑斩佞臣,黄金横带为何人。”他出使元营被拘留,自镇江脱险后重举义旗,经千难万险仍百折不挠。即使空坑兵败,妻儿被俘,也不减斗志,显示了挽救民族危亡的坚贞信念,在《扬子江》中誓言:“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在《即事》中道:“但令身未死,随力报乾坤。”

在五坡岭被执后,文天祥亲见崖山行朝覆灭,已无望复国,悲痛欲绝。但国虽亡,而民族精神不会灭,爱国信念不动摇。《驿中言别》中言:“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金陵驿》中道:“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

文天祥在被囚三年里,面对威逼利诱,至死不屈。在《言志》中道:“以身殉道不苟生,道在光明照千古。”在《元夕》中道:“孤臣腔血满,死不愧庐陵。”《过零丁洋》中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更是千古绝唱。

《正气歌》是文天祥影响最深远的代表作,集中、鲜明、强烈地表现了诗人的气节和信念。六十句诗歌,波澜壮阔,像日月永远辉映山河:“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是气所磅礴,凛冽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这是他用生命谱写充溢爱国精神、坚贞气节的赞歌,是时代的强音,在神州大地久久回荡,催人奋进。

在浩如烟海的宋词中,吉安县梅塘人刘辰翁的词作光彩夺目。流行广泛的《宋词一百首》中选了他的作品。他中进士后短暂为官,宋亡后矢志不为元臣,回乡隐居,教书、治学至老。他目睹南宋政权走向覆灭,悲恸万分,以词表达对误国丧权之徒的痛恨,寄寓对故国的眷恋和怀念。

宋亡后,刘辰翁每遇时节必作词,怀旧伤今,重重哀叹,字字血泪。他把故国比作春天,那么美好,可春光已逝,怎不令人哀怨?在《兰陵王·丙子送春》悲叹:“送春去,春去人间无路,秋千外、芳草连天,谁遣风沙暗南浦?”“春去,最谁苦,但箭雁沉边,梁燕无主。”此词作于1276年春,元军攻入临安,恭帝及太后被掳北去。这样的春天即使是风和日丽,芳草连天,在作者眼中仍是凄凉荒芜。他在《减字木兰花·有感》中哀叹:“东风似客,醉里落花南又北。客似东风,携手斜阳一笑中。佳人怨我,不寄江南春一朵。我怨佳人,憔悴江南不似春。”

最有名的是《柳梢春·春感》,真切表达了深沉的亡国之恨:“铁马蒙毡,银花洒泪,春入愁城。笛里番腔,街头戏鼓,不是歌声。那堪独坐青灯,想故国,高台月明。辇下风光,山中岁月,海上心情。”见到临安被元军占领后第一个元宵灯节时的惨景,怎能不令人心痛欲绝?

宋代名相周必大的诗歌充满爱国激情,在《望北伐雪耻》中道:“收取关河报明主,云台烟阁伫奇勋。”“闻道宵衣劳圣主,有时夜舞忆神州。”赠给同乡先辈胡铨的诗云:“赤县尚多沦异域,潢池犹自扰齐人。公如不为苍生起,风俗何由使再淳。”

泰和人刘过,没当过官,却以豪放雄健的诗词著称,在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南宋小朝廷甘受屈辱,向金进贡称臣,不思恢复大业。刘过力主抗金,多次向朝廷上书,陈述抗金的方略,可没人理睬。他还一路向北,劝说各路将帅恢复中原,叙说谋略,都没效果。他苦闷,壮志难酬的悲哀一直充斥着心胸,便以诗词抒怀。如“壮观东南三百州,景于多处最多愁。”“独有孤臣挥血泪,更无豪杰叫天阊”等,激人警醒。代表作《唐多令·重过武昌》也是如此:“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黄鹤断矶头,故人曾到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清代安福的刘淑英,父亲刘铎反对阉党魏忠贤而遭迫害致死。清兵入关后,她回乡招募义军抗清,转战赣湘,出生入死,败后隐居佛门。她写了大量爱国忧民的诗歌,雄浑豪放而悲壮。如《禾川题壁》:“销磨铁胆甘吞剑,扶却双瞳欲挂门。为弃此身全节义,何妨碎剐裂芳魂!”表现了报国无门的怨愤之情。如《感遇》诗云:“折骨为刀剪佞头,漆身狂作楚中囚。”抒发了理想破灭的痛苦。又如《偶成八首》中言:“梦里勤王醒后思,依然战马共争驰。征鞍乱洒将军血,真幻谁从辨一时。”专记反清志士的《江人事》一书特为她立传,赞其诗“志寄剑锋,诗成风骨”,“一时文士,无出其右”。她继承了庐陵先贤爱国主义的传统,诗风雄迈,格调高雅,这正是庐陵文学的主流和精髓。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