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开春浮园
浮山的梅花又开了,整个春浮园里都氤氲着梅花的清香。

■温珊薇

浮山的梅花又开了,整个春浮园里都氤氲着梅花的清香。

浮山临水伫立,远远望去,就像一叶扁舟泛于江面之上。去往浮山的小路两旁,一树树梅花正凌寒怒放,明艳动人。沿着石径,循着清幽的梅香拾级而上,登上秋声阁远眺,青山、石径、溪水、梅花一一呈现眼前。园内,亭台楼榭,长廊迂回,曲径通幽。置身晚明的园林,像穿越了几百年的时光,透过历史的烟尘,隐约见一位秀美的女子正移步梅林间,她发插步摇,身披斗蓬,手持一枝寒梅,莞尔一笑。这一笑,温婉可人,妩媚倾城,众花皆黯然失色。然而,这笑却只是稍纵即逝,女子凝视远方,眉头微蹙,眉宇间顿时多了几份忧郁与倔傲。

她,便是明末秦淮八艳之首的名妓柳如是,本名杨爱,又称河东君,因读宋朝辛弃疾《贺新郎》中“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而自号“如是”。

顺治二年,柳如是带着几分伤感与惆怅,从南京一路晓行夜宿,舟车劳顿,来到号称晚明江南第一园的泰和春浮园。此时,正值深秋,一路,青山秀水,白鹭齐飞,她却无心欣赏此番江南美景。此前,她的夫君钱谦益剃掉额发,留起长辫,欲降清入京为官。柳如是在劝阻无效后,举盆摔地,愤然而去。当初,身为南明小朝廷礼部尚书的钱谦益开城跪降清兵,此举说是为了保全百姓,这也倒情有可原;柳如是劝他“你殉国,我殉夫”一起投湖自尽以示民族气节,钱谦益却以湖水太冷为由拒绝,这也罢了。可要进京入朝为清效命,柳如是却是万万不能接受的。我一介女子尚且不怕死,难道身为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的你还求苟活偷安卖身求荣?柳如是渐渐怀疑自己是否错看了人,一想到此,一股悲伤之感便不由涌上心头。她不愿随夫君进京,念在夫妻情分,只把钱谦益送至城外便毅然离去。

钱谦益赴京后,柳如是便留在了南京。毕竟才貌双绝,声名远扬,所以仍有达官名流向其示爱,柳如是一一断然拒绝。想当初,自己有缘结识明朝礼部侍郎、东林党领袖、文坛巨擘钱谦益,倾慕其才华,她不由喜欢上了这位已年过半百的牧斋兄。而钱谦益对容貌绝佳、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柳如是也一见钟情,并以“如是我闻”之意为其筑一“我闻室”,以暗合柳如是芳名。而后钱谦益全然不顾世俗偏见和礼法,坚持用匹嫡之礼迎娶柳如是。婚后,钱谦益为她在虞山盖了壮观华丽的“绛云楼”和“红豆馆”。二人同居绛云楼谈书论诗,如影相随,情深意笃。如今虽然她一时对钱谦益的做法为之气愤,但这份夫妻的感情在心底却不是轻易能够抹得去的。她内心希望钱谦益能早日回头,弃官返乡,夫妻重聚。但如何能劝其回头?此时,她想到了一人———钱谦益的好友庐陵萧士玮,心中便明朗了许多,于是很快便开始了去往泰和的行程。

当一身儒雅男装的柳如是风尘仆仆抵达泰和春浮园时,春浮园主人萧士玮(南明前太常寺卿)早已携家眷热情迎候于门外,并为她妥善安排了住处。如今,钱谦益人在京城,柳如是只身一人,心中暂无牵挂,也便在春浮园安心住下。

春浮园,为著名园林师张南垣所设计建造。园内种树垒石、环湖筑居,共有芙蓉池、听莺弄、秋声阁、萧斋十四景,钱谦益曾为之题诗一一赞咏。萧士玮的好友王夫之、方以智、魏禧也时来春浮园造访,柳如是受主人邀约,也在金栗堂与他们谈诗论赋、煮酒夜话。众学士谈及当下时局,忧天下兴亡,柳如是更是一片戚然愤然,为明朝的覆灭痛心,恨己不是男儿身,枉有一片报国心。萧士玮深知柳如是来意,极力支持她的做法,便修书信与京城的钱谦益,劝其宁为布衣人,不为清朝官。

住了一段日子,柳如是心情渐趋平静,心中开阔不少,便提出返程回老家。萧士玮则言腊月将至,待大雪一落,浮山的梅花定然开放,那是我春浮园最美的人间胜景,不如多等些时日,登阁观雪赏梅。柳如是爱山水,而对梅花更是情有独钟,因此,她愉悦地接受了萧士玮的挽留。

转眼,腊月已到,寒风如期送来了漫天飞舞的雪花。

雪,轻轻地落,一片,一片,又一片。整座浮山渐渐覆盖上了一层积雪,白茫茫一片。山中空旷无人,静静地,只听得见雪花飘落的声音。柳如是登上秋声阁远眺,远处青山依然如黛,近处的数棵寒梅枝桠上积满了白雪,一枝枝梅花傲然开放,惊艳的红与晶莹的白相映生辉,相得益彰,更显出一种摄人心魄的美。风起,暗香浮动,一股清洌的梅花香扑鼻而来,飘至数里外,竟致浮山下的流水都渗透进了梅的馥香。

柳如是情不自禁迎着风雪移步走向梅林,这般盛开的梅花她还是生平第一次所见。这等红,这等艳,这等震憾在她心中化作了一股暖流涌向全身,全然忘却自己立于冰天雪地中。恍惚中自己已然化成了那一棵棵迎霜傲雪的寒梅,迎着天地正忘我地绽放。待风停雪住,柳如是像从梦境中走出,抬头看向远方,天色已近黄昏。她若有所思,嫣然一笑,即刻让人取来纸笔,画了一枝红梅,书信一封快马寄向了远在京城的夫君钱谦益。

人在京城的钱谦益收到信时,刚被清廷任为礼部右侍郎管秘书院事,充修《明史》副总裁。他展信见一枝红梅跃然纸上,铁骨铮铮,傲然绽放。信中盼君归期,约来年春浮园共赏寒梅。见信如见人,钱谦益读罢信件,脑海里重又浮现夫妻昔日相伴的美好时光。他谙知夫人的一片苦心,想到所授的官职又不尽人意,不由长叹一气,心,早已飞回了故乡。

受柳如是与萧士玮的劝诫影响,半年后,钱谦益向朝廷告病返乡。柳如是亦北上德州迎候,钱谦益携其返回了老家常熟。

返乡后钱谦益远离仕途,与柳如是过着云淡风轻无比惬意的闲适生活。二人约定再赴泰和春浮园共赏寒梅,萧士玮也来信邀约,后却因故未能成行,终成遗憾。钱谦益被告发反清复明,陷入牢狱。柳如是变卖家产,多方奔走,上书官府愿代夫死。最终,钱谦益得以安然释放。经历此劫后,钱谦益与柳如是更是全力投身反清复明大业,用家产资助各种抗清运动。清康熙三年,83岁的钱谦益殁杭州,钱家族人与妻妾为争分家产,迫使柳如是悬梁自尽。“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柳如是虽为一代名妓,却出淤泥而不染,如今一缕芳魂飘然去,但其一身傲骨清风,民族大义与气节却永远留在了人间。

柳如是临终前,给泰和春浮园去了一封书信:今随夫君去,来生再赏浮山梅。萧士玮之侄萧伯升见信万般感慨,潸然泪下。次年开春,他在春浮园的浮山亲手栽下了一棵梅树,并给树命名为“如梅”。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如今佳人已去,时光流转几百年,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春浮园又迎来了重生,浮山的红梅将再度盛开,一年又一年。寒风中,书案前,我仿佛又闻到了来自浮山缕缕梅花的清香。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