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诗情沐庐陵
被誉为江南望郡的金庐陵,留下了无数文化使者的脚印。他们或踏着滔滔赣水而来,在航行中写下脍炙人口的诗文,或下船驻足,歌吟江畔风光民俗;或翻山越岭而至,在......

     

浩荡赣江

     

螺子山

     

古后河绿廊  

李梦星文图

被誉为江南望郡的金庐陵,留下了无数文化使者的脚印。他们或踏着滔滔赣水而来,在航行中写下脍炙人口的诗文,或下船驻足,歌吟江畔风光民俗;或翻山越岭而至,在青山沃野中流连忘返,探奇访古,吟诗赋词;或到庐陵任职,抒发为政的情怀。庐陵大地沐浴文学的光辉,洋溢着绵绵诗情。

唐初诗文“四杰”之一的王勃来了。他坐船到泰和与县尉唐某相会,在白下驿辞别时,作情深意长的《白下驿饯唐少府》一诗:“下驿穷交日,昌亭旅食年。相知何用早,怀抱即依然。浦楼低晚照,云路隔风烟。去之如何道,长安在日边。”后两句隐喻自己政治上不得志,今又告别好友,有一种难言的哀怨。

唐代的大诗人张籍来了。其名篇《枫桥夜泊》传颂千古。他在万安下榻,作《玉山馆》一诗:“长溪新雨色如泥,野水阴云尽向西。楚客天南行渐远,山山村里鹧鸪啼。”把远离家乡的愁绪寄寓山水之中,心情开朗起来。

唐代中期名相张九龄来了。他乘船经庐陵去岭南时,在《自豫章南还,江上作》中云:“津途(水路行驶)别有趣,况乃濯吾缨。”说的是用清澈的赣江水洗涤我的冠缨,表明保持节操之意。

晚唐名诗人许浑来了。“山雨欲来风满楼”是其传世名句。他南下乘船至庐陵,在郡城与太守相会,作《舟行早发庐陵郡郭寄腾郎中》诗:“楚客停桡太守知,露凝丹叶自秋悲......离心更羡高斋梦,巫峡花深醉玉卮。”太守的盛情招待,许浑用生花妙笔一一描述,只是欢宴过后又要经历旅途的艰辛,又在这深秋时节,谁没有些伤感?诗人对庐陵很是留恋。

北宋的林逋来了。这位以咏梅而驰名诗坛的诗人,在《过安福》中写道:“云根旅店多沽酒,山崦人家亦种田。谷鸟惊啼冲暮雨,野梅愁绝闭寒烟。”以细腻的笔调,描绘了安福早春悠远朦胧的山景,令人神往。

大文豪苏东坡来了。他仕途不顺,被贬到广东惠州,又贬海南。在《八月七日初入赣过惶恐滩》一诗写道:“七千里外二毛人,十八滩头一叶身;山忆喜欢劳远梦,地名惶恐泣孤臣......”意为万安与家乡四川眉山相距遥远,听见此处叫“惶恐滩”,使我这个贬逐在外的孤老之臣心酸得哭泣起来,作者对人生坎坷的激愤之情溢于言表。苏东坡于宋靖国元年(1101年)二月奉召回京,乘船沿赣江顺水而下往北,在庐陵一带盘桓数日,在永和吉州窑旁,在城区南塔寺等地也留下了诗作,借景抒发遭遇不平之情。据传还说了后河“此地风光半苏州”的话。

“江西诗派”鼻祖黄庭坚来了。他任泰和知县,写了许多描述庐陵风物的诗歌,流传最广的是《登快阁》一诗:“痴儿了却公家事,快阁东西倚晚晴。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因美酒横。万里归船弄长笛,此心吾与白鸥盟。”以洗练的笔墨描绘了快阁的景色,给人以清新轻柔的美感,意境开阔,是黄诗中的精华。快阁也因此诗而名传古今。

豪放派词代表辛弃疾来了。正逢金兵南侵,国家危亡之际,他路经万安县南的造口壁,写下名篇《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郁孤台下清江(赣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宋隆裕太后被金兵所驱,沿赣江逃至赣州)!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予,山深闻鹧鸪。”诗人在庐陵故地抒发忧国忧民的情怀,激励人们去挽救民族危机。正义战胜邪恶,是历史发展的趋势,无数人受到鼓舞和鞭策。

理学大师朱熹来了。他登临赣江边的峡江玉笥山,在《游玉笥飞仙石》诗中把神奇的石景描绘得活灵活现,比作杭州灵隐寺前的飞来峰,“巨灵劈破三千丈,西竺飞来第二峰。”写石洞之行更是奇妙:“出洞风寒疑有虎,藏身夜半忽成龙。”

明代台阁大臣、诗坛领袖李东阳来了。他所写的《吉安》:“山势西来断,江流北去平。万家深树里,闻是吉安城。”简洁地勾勒数笔,以非凡的气势,把吉安城的地理和环境描述得形象而生动,是描写吉安古城最精彩、后来引用得最多的诗作。

明代思想家、政治家王阳明来了。他出任庐陵县令,在吉安城郊游览时写的《游瑞华》诗中道:“松古尚存经雪干,竹高还长拂云梢。”以松竹劲节隐喻自己的抱负和志向,这正是庐陵人追求的目标。

清初名士浙江钱塘人袁枚来了。他的《随园诗话》感染无数文人。在《过万安县山水渐佳》中道:“舟过万安县,悠然心自开,恍疑仙境入,只见好山来……”

清初名臣、学问家施闰章来了。他在《云章阁》中道:“曲槛层栏白昼阴,凭高望远百年心......鹅湖鹿洞寻常事,不信风流限古今。”最后一句,令人振奋。

清乾隆时任吉安知府的卢崧,在《螺山谒文丞相祠》中倾情歌咏:“丞相祠堂吉郡东,山川无乃宋时同。赣江难洗存亡恨,螺岭空标今古中。一去蒸云歌正气,独留遗像对春风。沿溪新雨桃千树,多为先生泪洒红。”我觉得这是自清代以来歌颂文天祥最真切最动人的诗歌。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