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书家”蔡文姬
女人同男人一样有着一定的艺术天赋,我们不可否认女性书法家在历史上曾有过的辉煌成就。但在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里,“男尊女卑”的陈腐观念使得许许多多有才华、有......

     

(蔡文姬书法)  

■马于强

女人同男人一样有着一定的艺术天赋,我们不可否认女性书法家在历史上曾有过的辉煌成就。但在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里,“男尊女卑”的陈腐观念使得许许多多有才华、有创造能力和书法天赋的女性被埋没,即使有爱好文翰的女性,也不能把全部精力集中于此,往往有成就也不显著。

蔡文姬,名琰,字文姬,东汉末年陈留人,即今河南开封杞县人。其父蔡邕,不仅是文学家、音乐家,还是中国古代书法理论的开山鼻祖,著有《篆势》《笔赋》《笔论》《九势》,其中《笔论》和《九势》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奠定了中国书法的理论基础。

蔡文姬从小便受父亲影响,耳濡目染,博学多才,6岁就能分辨出弹琴中的断弦,12岁时书法已得父亲真传,14岁便诗书礼乐无不通晓,著有《胡笳十八拍》《悲愤诗》,此诗被称为我国诗史文人创作中的第一首自传体五言长篇叙事诗。苏东坡称“蔡琰诗笔势似建安诸子”。明谢榛在《四溟诗话》中评价说“诗贵乎真,文姬得之”。徐公持先生亦认为:“蔡琰身世充满苦难,也充满传奇色彩;而作为一位女诗人,她在建安文坛上闪耀着独特光彩。司马迁曰:‘诗三百,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作为也。’《悲愤诗》亦发愤之所作为也,而蔡琰堪称女中‘贤圣’”。这些评价充分说明了蔡文姬在文学方面的卓著成就,以及她本人在历代学者心目中的重要分量。这些都是同时期的女性诗人所望尘莫及的。如此超群的成就,使其声名已盖过其父,“人但知有姬,方知有蔡邕”。

但在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宦官、外戚、军阀相继把持朝政,农民起义、军阀混战、外族入侵,陆续不断。汉末诗歌中所写的“铠甲生机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等等,就是当时社会乱象的真实写照。面对这兵荒马乱的社会环境,博学多才的蔡文姬却有着太多的无奈,受尽了磨难,她遭受着精神上的双重屈辱:作为汉人,成了胡人的俘虏;作为女人,三次嫁人。她承受着情感上的双重压抑:留在胡地,却向往祖国;回到汉地,却牵挂儿女。尤其是她还要忍受后人的种种疑忌。

蔡文姬书法得其父蔡邕真传,取得了卓越成就。唐张彦远在《书法要术》一卷中有“传授书法人名”,说:“蔡邕受于禅人,而传之于崔瑗及其女文姬,文姬传之钟繇,钟繇传之卫夫人,卫夫人传之王羲之,王羲之传之王献之。”可见蔡文姬是得到父亲真传了。文姬的书法是被唐宋时代书坛公认的,她的墨迹在唐宋时尚有留传,宋代的《淳化阁法帖》中便录有文姬手书《胡茄十八拍》开头两句,是用章草体写成的。北宋黄庭坚在《黄山谷全集》中说:“蔡琰胡茄引,自书十八章,极可观,不谓流落……”给予很高的评价。《后汉书》记载,文姬归汉后,曹操命其缮写家中旧藏典籍时,她曾回道:“乞给纸笔,真草唯命。”可见她对自己的书法是很有自信的。

传《我生帖》为蔡文姬所作,此帖基本字字独立,很少有牵丝映带,虽然为章草书,却保留着隶书的笔意,用笔精到,提按自如,线条流畅而遒劲,高华又古朴;结体疏朗有致,潇洒灵动,气骨雄骏,透露出一股浓浓的古典美。

蔡文姬一生命途多舛,但博闻强记,才华出众,在文学、音乐、书法、史学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就,深受学者的褒奖。南朝宋时史学家范晔评价曰:“端操有踪,幽闲有容。区明风烈,昭我管彤。”唐代诗人陈陶云:“气调桓伊笛,才华蔡琰琴。”宋代诗人徐钧曰:“此生已分老沙尘,谁把黄金赎得身。十八拍笳休愤切,须知薄命是佳人。”明代诗人罗见麟曰:“寥落中郎后,残生窜殛馀。惊看南过雁,羞逐北旋车。莫按胡奴伯,犹传魏主书。身名终莫赎,千载恨单于。”

作为新时代的我们,要有蔡文姬那种不屈不饶和与命运作斗争的精神,要在奋斗中实现自己的抱负,在奋斗中把个人与社会、国家紧密联系在一起。为人民幸福、社会进步、国家强盛、民族复兴而奋斗不息,才是当代人在新时代应当追求的基本的精神与价值。惟奋斗者进,惟有以奋斗为帆,才能永立潮头,中国梦才能一往无前。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