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泡与地泡
乡村带刺的植物不少,金樱子、苍耳、蓟花,一个个顶着密密的小刺,天生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

■曾亮文

乡村带刺的植物不少,金樱子、苍耳、蓟花,一个个顶着密密的小刺,天生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

说到刺,自然少不了刺泡,向阳山坡、路边及灌丛中,雨住风歇的春天,你总能在田塍上与它们不期而遇。它们安居乐业,努力地吸取春天的精气,从不虚度年华。

《植物名实图考》说:三四月花,五六月熟。刺泡开白色小花,并不繁密,似乎纯粹为了应个景儿,开得有些漫不经心。不久就长出球形聚合果,质地硬硬的,一副正经严肃的样子。这时,千万别采了吃,又干又涩的,不能下咽。那些不谙世事的孩子吃了以后往往涩得直跳脚,这是刺泡对这些冒失鬼的一种惩罚。

四月以后,它的果实就开始脱胎换骨了。成熟的果实生得骨骼鲜艳,大有“美不惊人誓不休”之势,那种清晰的光泽沾着春天的水汽,令人垂涎三尺。一口下去,汁液迅速在舌尖流淌,那种香甜浓得简直化不开来。它们真是才貌兼备的小家碧玉呀。不像蛇莓,貌似刺泡,美女一样抛着媚眼,吸引着孩子们的眼球,但是总是被大人警告着要远离它们,就像不能采摘那些鲜艳的毒蘑菇一样,仿佛它们都是蛇蝎美人。

山里娃对刺泡情有独钟,就像一枚华丽的请柬,吸引着所有的孩子前去赴宴。走上田塍,拨开它纷披的枝叶,你就能够轻而易举地有所斩获。它的果实往往甜得出类拔萃,春雨的甘甜、草虫的气息全蕴蓄在里面,只要一粒,就能够轻而易举地赢得你挑剔的胃。这个时候,你就会惊喜的发现,视觉里的艳、鼻息中的香和唇齿间的甜是如此的完美统一。

刺泡的藤全身长着刺,自我保护意识很强。采摘时须谨慎小心些,不然,那些细细的刺能够迅速地对你提出警告。

植物跟人一样,也是有脾气的。

地泡,有人叫它地石榴。花呈粉红色,又带点紫,色彩端丽,花开满坡的时候远望恰似一匹锦缎。黄蜂嗡嗡嘤嘤的,像一些猎艳高手,心浮气躁地从这朵花飞到另一朵花,热热闹闹的,是一道很赏心悦目的良辰美景。

“地泡”土气但接地气。它们长在矮山上,生性谦卑,贴地而生,不拘一格地生长着,不像桃花、水仙一样因为养尊处优而略显张扬。它们像极了村里的孩子,和茅草、灌木杂居一块,没有多少人的关注,过着平静简单的山间生活。

八月时分,地泡由青变红最后换上紫袍。它们什么时候长叶,什么时候开花,我们一点也不关心。但是,是谁采摘了第一个地泡的消息便会很快在孩子之间传开。此时,地泡丰熟穰穰,微笑着迎接我们,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

地泡肉质肥厚,果形神似酒坛子,果肉里面储藏着丰沛的汁液,那是山里特有的气息。通常,摘下后,可直接食用,不需要担心果皮上有农药的残余,或者像超市里的苹果一样打着一层蜡,就是我们常说的纯天然吧。吃完后我们的舌头、嘴唇,皆染成蓝紫色,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中了毒什么的呢!小孩子还故意把舌头伸得老长老长的,比比谁的舌头颜色深些,极富野趣。地泡切莫装入口袋里,它是安徒生笔下娇气的“豌豆姑娘”,果皮薄如蝉翼,轻微一碰,就会变得血肉模糊,被果汁染了色的衣裤难以清洗,我曾多次被母亲骂。当然,山人自有妙法,我们把莎草又长又细的茎抽出来,将地泡穿成一串串项链挂在脖子上,像得胜归来的勇士,神气十足。

每到这个时候,山里就会迎来一场年复一年的狂欢。就像得到一项指令,从四面八方飞来各色各样的鸟儿,欢呼着、跳跃着,奋不顾身地大快朵颐,它们十分热爱这些艳丽而又美味的浆果。还有蚂蚁、毛毛虫也不甘示弱加入这个盛宴,生命在这里得到了尽情的张扬。

我父亲曾经试着将地泡移植到菜园里来,他认认真真的开辟了沃土,但是,它们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仔细一想,一茎柔弱的植物其实比人还有个性。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