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杨万里
老夫渴急月更急,酒落杯中月先入/领取青天并入来,和月和天都蘸湿/天既爱酒自古传,月不解饮真浪言/举杯将月一口吞,举头见月犹在天/老夫大笑问客道:月是一团还......

■刘英敏

老夫渴急月更急,酒落杯中月先入/领取青天并入来,和月和天都蘸湿/天既爱酒自古传,月不解饮真浪言/举杯将月一口吞,举头见月犹在天/老夫大笑问客道:月是一团还两团/酒入诗肠风火发,月入诗肠冰雪泼/一杯未尽诗已成,诵诗向天天亦惊/焉知万古一骸骨,酌酒更吞一团月。

这首浪漫神奇远超李白的酒诗,题为《重九后二日,同徐克章登万花川谷,月下传觞》,作者是庐陵人杨万里

重九,农历九月初九日,又称重阳。徐克章是杨万里的友人。万花川谷,诗人宅内的花园。传觞:传杯,即饮酒。诗肠,诗情也。焉知:安知,不管。万古一骸骨:言人生短暂,死后不过枯骨一具。酌酒,斟酒也。

这首酒诗,由杯中月而杯中天,人、酒、月、天一并将出。再由酒中月、天,议论生发、想象驰骋、豪情勃发。风趣幽默之笔,将诗趣、奇思推到极致。末了,将月扯入酒意诗肠,作达语,万千感慨。诗境瑰奇,豁达浪漫,真酒诗也。

宋周必大说这首诗,汪洋恣肆与辞清意达完美结合,精辟点出此诗之妙处。杨万里自己对此诗也自负十分。作此诗时,诗人六十七岁高龄,退休家居,尚有如此豪放酒意高迈诗趣。

对比李白著名的酒诗《月下独酌》,诗仙月夜花下独酌,无人亲近、情景冷落,怀才不遇的寂寞和孤傲,放浪形骸、狂荡不羁的性格一醉无遗。邀月对影,千古绝句。正面看自得其乐,背面看凄凉极度。

两相对比,分明可见:杨万里的“酒量”比李白大,大到可以吞月、吞天,生死置之度外,“焉知万古一骸骨,酌酒更吞一团月”,再来一杯——哪怕一个人,我就是一宇宙。比起杨万里的“酒量”,李白一下就醉了,“我舞影零乱。我歌月徘徊”。

杨万里,字廷秀,号诚斋,吉州吉水人,活了79岁。南宋著名诗人、大臣,与陆游、尤袤、范成大并称为“中兴四大诗人”。宋光宗为其亲书“诚斋”二字,人称“诚斋先生”。他作诗两万多首,传世四千二百首,乃一代诗宗,创造了浅近明白、清新自然、幽默多趣的“诚斋体”。其诗多写自然景物,且以此见长。著有《诚斋集》等。诗多、命长、酒浩荡,为诚斋的人生关键词。

“金印系肘大如斗,不如游山倦时一杯酒”,诚斋“有据可查”的酒诗达五百七十多首。读其酒诗可知,财富、官位、名声等麻烦事、虚幻物,皆不如他喝酒快活。“有酒何须富”“老夫不愿万户侯,但愿与君酒船万斛同拍浮”“平生死爱酒,爱酒宁弃官”“与君火急到一回,一杯一杯又一杯。管他玉山颓不颓,诗名于我有何哉?”“仙人餐霞咽朝日,老夫不顾受此术。不如掇月入杯中,酒浪月波供一吸。”诚斋的《退休集》的最后一卷,诗人写下《病中止酒》诗,回顾一生对酒之痴爱:“平生万事轻,惟以酒自娱。当其爱酒时,一日不可无。”无酒不欢,无酒不诗。

酒后吟诗,不假斟酌,句如泉涌,浪漫直白,李白、杨万里、苏东坡是也。屈原、李商隐、杜甫,估计不“好”酒,写的诗才那么苦、那么隐晦。

宋明之时,吉安(古称庐陵)畅饮过、阔达过,包括他的酒、他的诗。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