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上雕出的精彩人生
在永新县怀忠镇政府斜对面一个不起眼的街面上,挂着一块醒目的店牌——“民间传统艺人书画雕刻工作室”。

石头上雕出的精彩人生——记永新县石雕匠人左福生

     

石雕匠人左福生左福生

     

石雕作品  

■周球锡文/图

在永新县怀忠镇政府斜对面一个不起眼的街面上,挂着一块醒目的店牌——“民间传统艺人书画雕刻工作室”。店牌设计颇具匠心,选材采用木板雕刻,运用篆、魏、行多字体交错刻写,稳中求变,个性尽显。这个店牌主人便是当地石雕名匠左福生。

现年68岁的左福生是永新怀忠镇左坊村委太门前村组人,读书不多,只有高小文化,但阅历却很丰富。第一次采访,便让我深感意外。他个子不高,但长得很敦实。说他“敦实”,既指他的体格,身板壮实,也指他的性格,说话柔声细气,有点像温情女人的呢喃耳语。深入交谈后才得知,他是从县国土局退休的干部,具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我不由对他刮目相看,急于想知道,他是怎样从一个“国家干部”脱胎为一个“石雕匠人”的。

说起石雕从业史,左福生便侃侃而谈,如数家珍,一口气罗列了几十件得意之作。其中不乏获得省、市级奖项的作品,特别是在龙江书院为杨得志等开国将帅雕刻的纪念碑,为永新彭龙飞将军故居雕刻牌匾,为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高级干部培训班雕刻毕业纪念石等,受到了有关部门和领导的高度称赞,让左福生尤为珍惜并引以为豪。左福生虽然大部分从业时间是业余,但足迹已遍及永新、安福、吉安、泰和、遂川等吉安大部分地区,名闻遐迩。

左福生走上雕刻之路,说是偶然,也是必然。

永新是著名的书法之乡,拥有深厚的书画艺术传统。自民国以来,涌现了刘郁文、刘勃舒、尹承志等一大批书画名家,书法爱好者更是遍布城乡,连续五度蝉联“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书法)之乡”称号。受此影响,左福生从小酷爱书画,对书法更是情有独钟。念小学时,就经常为学校出板报,才华尽显,被老师称为“悟性高,堪造就”的好苗子。可是无奈世事多变,由于自幼丧父,家庭困难,加之频繁的政治运动,高小未毕业左福生就辍学在家,帮助母亲务农。但他辍学不辍笔,不管农活多苦,工作多忙,仍不忘坚持习字和绘画。他临摹最多的,是魏碑和苏体行书,尤其喜欢被誉为“天下第三行书”的《黄州寒食诗帖》。左福生说:“魏碑点画遒劲,结体方正,朴拙雄峻,有阳刚之气,犹如顶天立地的壮汉,苏行点画舒展,行笔流丽,结体自由,有娟秀之美,如出水芙蓉,风姿绰约,各有其美。”偶尔神来走笔,将魏碑与苏行两种风格融为一体,写出一种介乎魏碑与苏行之间的新行体,既有魏碑的苍劲,又有苏行的清丽,颇自得意,经过不断调整、改进,久而久之,居然创出了一手别出心裁的新行书。至今在怀忠一带的墙面上,还残存着他的不少手迹,既有毛主席语录、“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之类的标语,刚劲有力,也有毛主席头像,形神毕肖。

那年公社成立文化站,在遴选工作人员时,时任公社书记慧眼识才,指定不久前解散的林木纠察队中能写会画的左福生到站里工作,并任站长。从此左福生找到了一个用武之地,大展身手。从业余爱好到文化专职,是左福生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在主持文化站的几年工作期间,怀忠镇政府的文化工作搞得风生水起,声名远扬。

从写写画画到既写又雕,也是机缘所至。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怀忠原有集市已不再适应新的时代要求,乡政府决定改建新的农贸市场。在社会各界的大力襄助下,市场很快建成,并决定树立一块捐款功德碑,以铭功弘德,敦勉后人。当时有关领导安排左福生去协助雕刻师工作。左福生一边看一边琢磨,这雕刻跟书写的联系,用刀与用笔的区别,晚上回到家,找来刀具小试牛刀,几天下来,逐渐找到了点感觉,心想这艺术还挺有意思,既有书法的酣畅又有雕刻的苍劲,阴阳深浅,浮透粗细,变化无穷。后来,师傅忙不过来,教他学着帮忙。在师傅的指点下,他的雕刻更加精进,师傅赞不绝口:“小左你厉害,一学就会,刻的比我还好!”就这样,左福生又“触电”了雕刻,而且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成就了永新石雕界的一代巧匠。

左福生的石雕,从小试牛刀到登堂入室,只花了几个月时间,不久,他便在工作之余正式接活,并成立了自己的“民间传统艺人书画雕刻工作室”。工作室业务涉及瓷像、图章、墓碑、牌匾、廊住、堂联以及碑书等各方面,材料也从竹木到瓷砖,青石到糙石,大理石到花岗岩,无所不包。左福生自己认为,主要成就还是在石雕上。一来,石雕更能充分体现他的书法风格;二来,经过不断总结提高,石雕技术日臻成熟。此外,石雕也是业务量最大的一块。据他统计,从涉足石雕业务以来,为周边各县乡村完成祠堂牌匾雕刻150余块,最近,受聘到安福县洲湖镇百丈村第九组的稂家祠堂雕刻170余字的堂联,在7米高的柱子上作业,从书写到雕刻,再到描金,无一不是亲力亲为。看过左福生雕刻创作的人无不为他的一丝不苟和精益求精啧啧称赞。

左福生的石雕个性鲜明,自书自刻,字体刚劲有力,融合了魏碑的苍劲和苏行的流丽,深得周边书法爱好者喜爱。据左福生介绍,2004年为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中青年高级干部培训班雕刻“井冈山精神永存”毕业纪念石还有一段小花絮。作为国家高级干部培训班的一个重要纪念物,内容又有重大的政治意义,有关领导为慎重起见,决定采取“海选”方式确定手迹。据说当时暗地挑选了当地和周边有影响的三位书法家连同左福生4人,各自按规定内容书写后进行投票表决,结果,左福生成功胜出。苍劲有力的书法和一丝不苟的手艺,让左福生声名鹊起。附近各县一些重要建筑和社会名流也不断向他发出邀请。如龙江书院邀请他为开国少将赖春风、开国上将杨得志和永新籍从参加“永新暴动”走上革命道路,“文革”后担任中国农科院副院长、农业部顾问的左叶雕刻纪念碑,应导弹专家贺麓成(毛泽覃之子)之邀为其龙田花汀村的(寄养)外祖父母雕刻墓碑,以及为该县彭龙飞将军的故居雕刻牌匾等。

此外,左福生还利用业余时间进行书法和石雕艺术创作,先后有多个作品在县、市、省等艺术展馆参展或被有关机构收藏。2000年一件“迎香港回归”书法作品被中国书画研究院收入《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全国翰墨精品集》;2002年,左福生代表永新国土局创作的行草“争做优秀的国土卫士”刊登在省国土报上;行书石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被中国书画研究院收藏;2000年获中国书画研究院成员名鉴金奖和“艺术百佳及艺术名家”荣誉称号。最近,永新县总工会在全县范围内评选“能工巧匠”,在目前公布的12位拟命名公示名单中左福生荣誉入闱,亦属实至名归,令人欣慰。

我问他,眼下几乎所有的碑刻店,都在采用全自动数控机械雕刻机,字体选择广,加工速度快,你为什么还要坚持手工雕刻?左福生笑笑,说:“机械雕刻,漂是漂亮,但千篇一律,有规矩,没风度,看不出人工创作的意境,不耐看。”

谈及手艺传承问题,左福生表现得不无忧虑。他说,两个儿女都已成家,各有各的事业,而且年龄也大了,书写水平不高,一时难以胜任。我问,那有没有考虑带徒呢,带个徒弟,平时外出接活,也有个帮手?他说目前身体还健壮,暂时未考虑。

临采访结束,我问左福生,你凭一点爱好,打造出了这么一大片事业,有什么感悟?他斟酌了会,说:“坐得十年冷板凳,铁疙瘩也能变成金。现在的很多年轻人火烧屁股坐不住,难成事。”一席朴实话既总结了个人的成功之道,又表达了对当今匠心沉淀的深深担忧。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