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缙,顶天立地的汉子
在吉安众多的历史名人中,吉水解缙无疑是传说最多和老百姓最喜爱的先贤。他逗趣妙对、机智幽默的故事,风行大江南北,尤其是在他的家乡更是家喻户晓。

■李梦星

在吉安众多的历史名人中,吉水解缙无疑是传说最多和老百姓最喜爱的先贤。他逗趣妙对、机智幽默的故事,风行大江南北,尤其是在他的家乡更是家喻户晓。这些故事大多是民间艺人创作和演绎而流传的。比如说他父母是做豆腐的,解缙五岁就说出“肩挑日月,手推乾坤”的佳联;如说他家穷,和对面的财主家斗气,写“门对千杆竹,家藏万卷书”加字联等。其实,解家为世代书香门第,父亲解开是国子监监生,致力于研学办学,有多卷著述;母亲高妙莹是大家闺秀,多才多艺,长兄解纶也是进士。解缙在这样的家庭里生长,才成为“江南才子”。

民间故事传说越离奇越有吸引力,不必计较真伪,但学术研究就不同了。历史上对解缙的评价不一,有褒有贬,对功过的理解不同,这也正常。可近些年有的人借助网络推送写解缙的文章,为了博眼球,搞了些稀奇古怪的题目,内容断章取义,夸张缺陷,把解缙写成专拍马屁、朝三暮四、卖弄才学的小人,肆意歪曲,很令人不齿。

2019年11月中旬,吉水县联合南昌大学谷霁光人文研究院,举办了解缙诞生650周年学术交流会,省内外多位专家和相关人员与会,交流了研究成果,我也参加了。聆听专家的发言,使我对解缙有了更多了解和新的认识。他最大的贡献是主编了《永乐大典》,但不止于此,书法、诗文都极富才情,在多个领域都有不俗的成果;他更是闻名朝野的忠臣直臣。欧阳修文天祥等著名的“庐陵五忠一节”都是在宋代,而明代的解缙,传承了庐陵先贤的精神,是“文章节义并重”的杰出代表。

解缙为什么会引起民间广泛持久的关注和喜爱?我觉得跟他过人的才学和传奇的经历有关。多少儒士奋斗一辈子都没考中举人,可神童解缙18岁时就是江西举人榜首,第二年考取进士。朱元璋很喜爱年少才俊解缙,说我与你名义上是君臣,情义如同父子。明成祖朱棣也十分器重他,说天下不可一日无我,我则不可一日少解学士。能获得两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喜爱的解缙绝非等闲之辈,可他却因正直刚毅,犯言直谏,屡受磨难。建文帝听信谗言把解缙贬到遥远的甘肃西北,永乐初年又被权臣攻击贬到交趾(越南),再因立太子之争,被对手陷害入狱几年,受尽折磨。锦衣卫帅纪纲设宴假意祝贺他即将出狱,劝其喝醉酒,把他扔在雪中冻死,年仅47岁。他短暂的人生跌宕起伏,又如此有才气,人们编造神奇故事,我认为既是对才子遭遇不幸的同情,也是百姓对所谓上流社会的嘲弄和蔑视,当然也可增添生活的乐趣。

有个广为流传的称呼叫“解缙矮子”,可没任何可信的史料说他身矮,据专家考证他有中等个头,较瘦,并不太矮。说“矮子”主要是与神童和大才子的身份形成反差,增加喜剧效果。不很高大威猛的解缙,却是敢说敢为、不畏风险的大丈夫,是令奸小之徒胆寒的正人君子,是顶天立地的硬汉。

不到20岁的解缙,听到朱元璋说希望他“当知无不言”“直述以闻”时,便连夜写出万言上疏《大庖西封事》。朱元璋实施严刑峻法,大杀功臣,文字狱盛行,大臣们噤若寒蝉。解缙如写点歌功颂德的文章交差也可,可是他偏不,而是一针见血坦陈朝政弊端,从用人、刑典、税赋、军事和社会风气等方面都加以剖析,提出一系列改进措施。

饱读经史的他,不知道犯言直谏的风险吗?可他不怕,信奉“武死战,文死谏”的格言,显示出过人的勇气和胆识。朱元璋读了封事大吃一惊,在朝会上命人宣读,借此表明自己善于纳谏,是个明君。不久,解缙又上奏《太平十策》,再次阐述新政观念。这些奏书展示了他卓越的才华,含有对皇上信任的回报,更主要是忧国忧民的情怀和精忠报国的衷心。

解缙当然知道官场的险恶,可他无所畏惧,以笔为剑,见到不平便挺身而出,全然不顾个人安危。丞相胡惟庸被杀,牵连万多人,韩国公李善长被迫自杀,解缙代人起草为李善长辩冤。都御史袁泰多行不法,大臣敢怒不敢言,只有解缙敢于揭露他的罪行。他还上书指责兵部尚书沈潜玩忽职守。有人评述说解缙不懂时事,不知道官场“潜规则”,太幼稚,并不恰当。我认为正是这种仗义执言、嫉恶如仇的品性和文人的骨气,才显现出人性的光辉。

皇帝的宠爱和受到贬谪甚至迫害,都改变不了解缙坚持正义和公道的气节,一如既往地诤谏敢言。成祖朱棣命他评定朝廷大臣长短,解缙出于公心,不夹杂个人恩怨和偏见,客观公正地逐个评论其优缺点,不怕得罪有的大臣。立太子是十分重大的事,他很清楚角逐的惨烈和利害关系。成祖想立威猛的次子高煦为太子,解缙认为不合礼仪予以反对,坚持立仁厚的高炽。高煦深恨解缙,找借口攻击陷害,以至于他惨遭不幸。许多年后,事实印证了解缙评判大臣优劣和立长子等不少主张是有道理的,可见其不凡的的眼光和洞察力。

在明初专制社会皇权高度强化的历史环境下,忠心耿耿的解缙无法实现“致君尧舜”的理想,成为牺牲品;但他刚直不屈、胸怀大义的风范,塑造出人格的高度和精神的不朽。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