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江西看小康系列报道之一 古村焕发新生机 村民走向新生活
来源: 农民日报 2020-09-21 15:53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牌坊贴门壁,格棚遮天沟。砖石围木架,四方斛谷兜。”说的就是江西金溪古村落建筑的主要特点。它们外形端庄,比例敦厚,布局紧凑,色彩青灰,雕饰精巧,是极具......

本报记者 巩淑云 文洪瑛 龙成

“牌坊贴门壁,格棚遮天沟。砖石围木架,四方斛谷兜。”说的就是江西金溪古村落建筑的主要特点。它们外形端庄,比例敦厚,布局紧凑,色彩青灰,雕饰精巧,是极具规矩标准的“类官式”建筑。这些古建筑绝大多在宋代选址立户,明代营造兴盛,清代稳定完善,是传承有序的明清聚落文化和农耕文明的活化石。这样的明清古建筑在金溪县有11633栋,因此金溪被形象地誉为“一座没有围墙的传统村落博物馆”。

然而,经过岁月的冲刷和侵蚀,很多房屋已经“人去屋空”,甚至只剩残垣断壁。如此有价值的古村落应该如何保护和利用起来,是曾经摆在金溪县面前的一道难题。经过几年的努力和不断探索,金溪的古村落又重新焕发了生机,并在文物、文化遗产保护利用上探索出了“金溪模式”。

创意设计 古村落有了新面容

“对于宝贵的古村落生态资源,我们的原则是,不做摇钱树,要留传家宝。如果全县的古村落一拥而上搞活化利用,既容易出现同质化开发的现象,也可能使古村古建遭受不可逆的损坏。”金溪县委书记高连珠说。为此,针对不同的古村落,金溪县因地制宜采取了不同的措施。“1.0版”,出发点是保护好古村落,如竹桥村;“2.0版”,通过对22栋革命旧址旧居进行修缮保护,探索出文物与红色旅游相结合的路子,如后龚村;“3.0版”,利用西方文化对古村落进行嫁接,如大坊荷兰创意村……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取自李白的《月下独酌》,登上大坊村的徘徊塔,整个村落的错落搭配尽收眼底——代表荷兰的红、白、蓝、橙四种颜色穿插在灰屋顶、青石板的村落中,艺术家对犁、根雕的天马行空的创意在不同宅子中陈列,咖啡馆、牛排馆在古屋群里不经意间出现……古、今、中、西的搭配,在大坊村充分体现了出来。

明宣德年间,冠峰一族光大富裕第一人玉璋公之四子分房,大房愈忠公一支在此,他为人慷慨、周济赈贫,“大坊”乃“大房”雅化,村名由此而来。2018年,由金溪县、中国文化传媒集团和荷兰文化遗产和市场研究院共同开发大坊荷兰创意村项目落地生根。如今,“一塔、两厅、三园、四馆、五室、六环、七塘”的创意村绽放开来。

历史给了大坊村一笔遗产,大坊村用华丽蝶变回报这笔馈赠。“未改造以前这里破败不堪。去年11月完工后,今年‘五一’就盈利了。在限流的情况下,平均1天游客就有近1万人,营业额绝大部分来自村民的摊位。”驻村第一书记丁建斌述说着这个村的变化。

“老伴种迷迭香,一天有150元收入,我开小卖部,残疾的儿子在食品厂扶贫车间上班,加上一些补贴,一年的收入也有几万元。”李水金一边摆弄着小卖店里的零食,一边讲着自己的收入。远处,600多亩迷迭香为金溪这座“华夏香都”增添了一缕异域新香。

破题布局 老房屋有了新价值

“看到家乡古村难以维护,很是焦急。”金溪县乡贤黄章乐说。为了保护这些古建筑,他以江西国源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整体获得了褐源村32栋明清古建筑的经营权。由于修缮维护需要大量资金,所以保护开发工作举步维艰。人民银行江西抚州市中心支行在金溪调研古村古建资源活化利用时了解到这一情况,通过央行再贷款政策引导金溪县农商银行专项对接,用该企业获得的古村落经营权,授信“古村落金融贷”500万元,解决了这一难题。

“迁、拆、修、补、饰”是金溪县古村落保护五字法,曾有人估算,每栋每年需要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的费用。钱从哪来?若想金融活水流进古宅,如何抵押?

为此,金溪县创新“古村落金融贷”信贷产品,在金溪“两权”试点工作经验的基础上,以政府名义颁发古村古建经营权证或所有权证,以此解决抵押物产权不清晰的难题。“古村古建经营权流转给政府投资公司或社会开发公司后,可以争取贷款用于开发。这样一来,集体土地产权保持不变,村民也可以入股分红。”抚州市自然资源局党委委员、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主任周平田介绍。在这一创新下,多家银行创新推出“个人+古建筑生态产品价值”“旅游开发公司+古建筑生态产品价值”“古村保护开发企业+古建筑生态产品价值”“村集体经济+古建筑生态产品价值”等方式,有效满足了不同客户群体的需求。截至7月底,金溪县各家银行共计发放“古屋贷”5.22亿元。

辐射带动 旧农人有了新生活

“精勤经史学人事,坐起恭敬儒者风。”这是始建于乾隆二十三年的竹桥村苍岚山房的楹联,足见村落尊师重教的传统。苍岚山房,不仅是村里的学堂,还是雕版印刷的作坊。“临川才子金溪书”,金溪作为全国四大刻书基地之一,“籍著中华”300余年,而苍岚山房是金溪印书的起源地。

这些介绍,来自这间房屋的后人彭桂琴。现在,她不仅是自己家的主人,还是江西坤宏古域旅游公司的一名导游。2018年,竹桥古村景区由金溪县人民政府与江西坤宏古域旅游管理有限公司合作运营,村民彭桂琴成为公司的一员。“看护自己家的房子还能拿工资,而且还能向大家介绍我的家,我感到很荣耀。”彭桂琴骄傲地说。这种荣耀,是古村落的历史和新时期的旅游相结合给予她的文化自信。

“竹桥村在2005年前少有人问津,是金溪县有名的贫困村。2005年9月,县文物管理所古建筑调研组来调研,他们发现竹桥有种类繁多、内涵丰富的民居和各类造型艺术,也有其他古村少见的惜字炉、‘人本路’和雕版印刷作坊等,文化底蕴深厚,非常值得保护和开发。”竹桥村委会主任余奇安介绍。随后,县政府整合文物保护、新农村建设、旅发等项目资金累计1亿多元维修了竹桥古村,村子走上振兴之路。2017年,竹桥村被评为国家4A级风景区,年接待观众20多万人次。2018年,金溪县为竹桥村引入专业公司运营,着力打造特定年代主题业态、名人名产业文化业态、配套服务功能业态,古村落有了新精神,村民走进了小康生活。

“保护和利用好历史文化村落,能够使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和经济优势。只有用文化支撑、包装、指导、统领旅游,才能提高旅游的创造力和竞争力;只有用旅游承载、展示、传播、发展文化,才能实现文化的价值。”针对抚州古村落的旅游价值开发,抚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张鸿星说。

“还家一笑即芳辰,好与名山作主人。”曾经,金溪的山水让诗人流连,如今,金溪的古村落满藏着历史的印记,让今人忘返。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