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铁还需自身硬
吉安古代因科举兴盛,走上仕途的众多,宋明两代尤盛。有的任宰辅,是君王的左右手;有的任尚书、三司首领,掌握了人事、财经乃至生杀之权;有的任布政使、巡抚等......

     

明代内阁首辅杨士奇行书  

李梦星

吉安古代因科举兴盛,走上仕途的众多,宋明两代尤盛。有的任宰辅,是君王的左右手;有的任尚书、三司首领,掌握了人事、财经乃至生杀之权;有的任布政使、巡抚等封疆大臣,至于州府一级长官更多。民间有句俗语,打铁还需自身硬。只有以清廉的道德操守立身,以刚正的人格从政,才能建功立业,才能受到百姓的拥戴,才能名垂青史。

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吉安先贤们,在义与利的关系上,信奉孔子所说的“见利思义”;在金钱和物资诱惑前,遵循孟子所说的“可以取,可以无取,取伤廉”;以见利忘义、贪赃枉法为耻,行正道,积官德,留下了篇篇佳话。

著名诗人吉水人杨万里在官场上奔波了30多年,一直视富贵为敝屣。在任江东转运副使时,他掌管了大量财物。任满离职时,有余钱万缗,他一文不取,全弃之于官库。他做京官时,预先准备好了回家的盘缠,锁在箱中,告诫家人不许置物,以便离职时轻装上路。当时的诗人徐玑在《投杨诚斋》诗中称之为“清得门如水,贫惟带有金。”他的儿子杨长孺等后人,传承了清廉的家风,深受人们赞许。

明代安福人刘戬,奉命出使交趾(今越南)颁诏扬国威。以往出使南洋一带的大臣,总会在船上捎些货物沿途做点生意,自己也带些私货。刘戬对这种做法很反感,认为有损使臣的尊严。他只带几个卫士和仆人,走陆路前往。到了交趾,办完事就立即回国。交趾的国王以为接待不周,得罪了使臣,便命人送了包金银珠宝给刘戬,他谢绝了;国王又派人在途中给他送礼物,他坚辞不受。国王深受感动,在给明朝廷的谢表中,称“廷臣清白”,并在边界的驿道上建了座“却金亭”来颂扬刘戬的清廉。

明代任内阁首辅20多年的泰和人杨士奇,是两代帝师,曾集军政大权于一身。可他从未得意忘形,更不以权谋私,甚至按朝规可享受的待遇也尽量推辞,如谢绝皇帝给他修缮住所和在老家建房赐田等。他奉公清廉的操守,赢得朝野臣民的敬重,也是他立于四朝均受君王倚重的重要原因。

明代嘉靖年间,永丰县郭汝霖被朝廷委任督修通州湾城。明眼人心里都有底,这是个肥差。但郭汝霖不仅不贪不占,也不贿赂送礼以求前程。当时权倾朝野的首辅严嵩掌管国库,拨给他20万两黄金为工程投资款由他支配。郭汝霖根据实情调整设计,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节约开支,整个工程中只花了3万多两,而且仅6个月就完成了工程建设,将剩余款项全部上交朝廷,同僚们惊奇与不解。为打消疑虑,郭汝霖说:“这不奇怪,我建章立制,禁止经办官吏和办事人员从中渔利,无空可钻。钱不乱花,事就易办成。”

明代泰和县的萧桢,当过布政使、巡抚、刑工二部尚书要职,为官近40年不畏权贵,不以权谋私,以廉著称。在河南任布政使时,很多钱财、布匹、物品等都由他掌管。有些同僚劝他说,这么多公钱都在你手里,何不用些送与上司,来日便于提升。萧桢道,公钱再多也是国家的,我只知廉可养心,哪怕无升迁,也不能以钱物奉承。南京为旧都,许多宫阙、城墙、桥梁、道路等因年久失修,逐渐倒塌,急需修建。萧桢负责督监这些工程,许多权贵想乘机谋取暴利,送钱财想承建工程,都被他一一拒绝。他和下属精心计算费用,不浪费物料又不妄费劳力,按时按质完成修复。清道光《吉安府志》上说他:“致性廉洁,令行禁止,风清俗正。”

清代遂川人周埙,在彰德府任职时,府属的各盐商,按惯例赠送享银250两给他。以往的官员认为这是常见的人情交往,都会收下。而周埙觉得收了便不利于秉公执政,就将赠银转给安阳的知县,嘱他用此款去修缮一处名胜。

清代新干县的王言,到过好几个地方当县令,以勤政清廉著称,深得民心。可因秉公办事,侵犯了一些权贵的利益。他们向朝廷告状,说王言是一个表面的清官,实际上家有田产万顷,奴仆成群,财产不计其数。朝中奸臣与地方恶吏勾结,认为弄掉个小县令不是难事,就想凭这一纸状告,革职查办王言。康熙皇帝早听过王言清正的传闻,不太相信,就派御使察访。御使一到王言家乡大车里村,看到的情景无法想象。王言一家住的是又矮又窄的土砖房,他的妻子还纺纱织布,以维持生计;家无童仆,家人自己生产。察访的人员回到京城,如实向皇上禀告,康熙感叹道,“这是天下难得的清官。”便召见王言,对他说,你如此贫寒,天下少有,你受了不少委屈,送金银给你解决生活困难吧。王言回答,微臣什么都不要,只要给我留一个清白的名声就满足了。康熙写下“天下清官第一”六字相送。后来,康熙赐字所制的匾挂在王氏宗祠里,王言家厅堂中挂的木匾为“清白传家”。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