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孩子
原来认为,读孩子,是职业赋予我的责任,如今,读孩子,已经成了我的乐趣。

蒋海莲

原来认为,读孩子,是职业赋予我的责任,如今,读孩子,已经成了我的乐趣。

读孩子,犹如领略一道道没有雕凿的风景:自然、清新、隽永、亮丽。

读孩子,犹如欣赏一篇篇美丽的童话故事:简洁明了,开心愉悦。

读孩子,犹如聆听一首首美妙的音乐:清丽动听,超凡脱俗。

读着读着,熟悉了孩子们的每一张笑脸,深谙每个孩子的性格特点。

读着读着,我和孩子们,孩子们和我便上演了许许多多的故事。有的温情,有的幽默,有的开心,有的……

幼儿园小班的孩子是纯洁的白纸,也是深邃的蓝天。他们单纯却又经常给你许多的意想不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们是我的开心果,也是我心灵的洗涤剂。累了烦了,心情不好了,总要去找小班的宝贝们。这不,刚刚走近,孩子们一边喊着“园长妈妈”一边朝我扑上来了。猝不及防地被扑翻在地,然后在一张张稚气十足的笑脸中,开心大笑着爬起来,继续和他们逗趣。“你们把我弄摔跤了,没有和我说对不起,也没有扶我站起来,那就过来和我亲一下吧。”孩子们便嘻嘻笑着争着上来亲我的脸颊。这个时候,所有的累,所有的烦恼和不快,都在孩子们的亲吻中烟消云散。我,已然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那个人。

“园长妈妈,看我的新鞋子。”小星星抬起她的小脚,示意我看她的新鞋。我睁大了眼睛,夸张地说了一声:“哇,好漂亮的鞋子!”小星星瞬间笑成了一朵美丽的小花。这时,身后的睿睿突然冲到我面前,大声地说:“园长妈妈,看,我穿了新衣服。”我一脸羡慕地对睿睿说:“睿睿,你好帅哟。”睿睿扬起他的小下巴,很有节奏地左右摇了一下小脑袋,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骄傲地走向滑梯。那模样,让我想起小学课本里那只踱着方步高傲的小公鸡。站在我跟前的岳岳宝贝也不甘落后,小胸脯一挺,小脸涨得通红,本来说话就含糊不清,这会儿因为激动,更听不清他说什么了。但我猜到了,他是想让我看他胸前的小熊图案。我用同样夸张的语气说:“岳岳,这小熊太酷啦。”岳岳稚气的小脸挂着得意洋洋的笑,看着他逗人的小模样,不禁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

午睡时,我们正在帮小朋友们脱衣服。老师帮岳岳脱袜子的时候,他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在鼻子下面扇着风,嘴里说着:“好臭好臭。”其实他的袜子是非常干净,根本就没有任何味道。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模样,我们忍不住哈哈大笑。不难想象,岳岳肯定是从大人那里学来的,孩子的模仿能力有时真的超乎我们的想象。

“园长妈妈,看我。”“园长妈妈,看我。”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喊声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很显然,刚才对小星星、睿睿和岳岳的夸赞,激起了孩子们争强好胜的心理和强烈的自我意识。我大声地笑着对他们说:“你们的衣服和鞋子都好漂亮。”得到了我的夸赞,他们一个个露出甜甜的微笑,满心欢喜地散开,继续去玩他们喜欢的玩具了。

“涵涵、彤彤到园长妈妈这里来。”这是一对长相极为相似的双胞胎姐妹,非常乖巧,自理能力很好。涵涵下嘴唇有个小白点,彤彤没有。这会儿,姐妹俩应声而至。我蹲在她俩面前,微笑着看着她俩,指着涵涵说:“你是彤彤。”涵涵用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我,嘿嘿笑着,不说话。一旁的彤彤可没这么镇定,大声地说:“我才是彤彤,她是涵涵。”我故意指着涵涵,用肯定的语气说:“她就是彤彤嘛。”“不对,不对,园长妈妈,您错了。”这回姐妹俩都着急了。“是吗?我又认错啦?我怎么那么笨呢?怎么就经常会把你们俩给认错呢?”我耷拉着脑袋沮丧的样子,把姐妹俩逗得咯咯直笑。看着她们开心的笑脸,感觉有一束阳光照进了我的心里,暖暖的。

毅毅,长长的睫毛下一双黑黑的大眼睛扑闪扑闪。整天跑来跑去,爬上爬下,是个好动难静的小男孩,开始以为他患有多动症,后来仔细地观察他,发现他除了爱动,没有多动症表现出来的智力水平低、健忘,丢三落四等症状。他只是属于精力过剩的那类孩子。

那天,我轻轻推开小班教室的门,孩子们都在兴趣盎然地认真地夹着珠子。毅毅,是最不专注的那一个,我一进教室就被他看见了。转瞬满脸委屈地朝我跑过来,嘴里嘟哝着什么,小手指着自己的脸。我赶紧蹲下,他一头扎进我的怀里,我仔细一看他的小脸,有道伤痕。老师告诉我,他在抢小朋友珠子的时候被小朋友抓到了脸,老师已经给他擦了茶油。我心疼地把他抱起来,放在膝盖上,轻轻地吹着他受伤的脸。这个经常惹事生非、爱闯祸的小淘气包,此刻像只温顺的小绵羊依偎在我的怀里。刹时,内心荡漾着一阵阵甜甜的、幸福的涟漪,和我第一次抱我女儿时的那种感觉是那么相似,应该就是母性被唤起时才会有的那种感觉。我突然明白,教育不就是情感的交织与碰撞,心灵的洗礼和慰籍的过程吗?

读孩子,真好!

读着,读着,我和孩子们一同成长。

读着,读着,我和孩子们一同奔跑,追寻着最好的自己。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