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开学
中午,两点半,我准时叫醒女儿。下午3点58分,她要坐高铁去泉州开学。

■周会生

中午,两点半,我准时叫醒女儿。下午3点58分,她要坐高铁去泉州开学。

妻子有事去学校了,临行时,再三提醒我准点叫女儿起床。

女儿似乎不愿起床。好一会儿,才磨磨蹭蹭出房间,进洗手间洗把脸。我站在客厅,盯着时间,着急又不忍。

时钟指向3点了,她先清点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接着掏出手机,网上约车到小苑门口。

一辆乳白色的小轿车,早在我们出苑门前,趴在路边等候了。

女儿走在前头,身背小包,手拖拉着一个特大号的蓝色行李箱。里面满装着电脑、衣物书本、防护口罩等生活用品。身高近1.70米的她,从小没干过粗重活,两手纤细无肉。车子后备箱打开后,我本能地伸手过去,要帮她一把。可那时,她一句“老爸,您歇着,我自己来!”我只好站立一旁,用右手撑住那个快下掉的箱门,干瞪眼看着她努力拼劲。只见她两手合提箱子,咬着牙,拼尽全身气力,手臂像两根拧紧的钢丝绳,身体蹭帮,连拖带提,才勉强推塞进了后备箱。车箱门合上,我心底里的后备箱却迅速弹开。瞬间,丝丝絮絮,如雾如醋,弥漫起来。

可恨,七年前,上苍一夜间收去了我全部的力气。那一年,几个通宵夜,读初三的女儿一脸茫然,坐在一张椅子上看守着我。感谢,这几年,上苍奖励我的敬畏虔诚,把力气一点一滴输回肢体。

当她猫身钻进车里,我的心一阵失落酸痛,嘴里颤音叮嘱着她“小心!”记得大一那年开学,我坐在屋厅里看着她出门,妻子一路送她进大学校门。回来后,妻子两眼泪水告诉我,女儿进大学校门那一刻,她脑空落、心绞痛。三年后的今天,我送她出苑门、上车,只帮忙提了一个装水的袋子。

立秋那天,女儿兴奋地告诉我俩,她得到了下半年开学的通知了。8月22日,她得到校,已在网上买好动车票。下午吉安西站上车,晚上七点到达。

是啊!整整一个学期,女儿宅家,如一条养在池子里的鱼,见不到平日的伙伴,得不到心灵的触碰交融,青春在时光里憋屈。学习,只能对着视频上网课,作业只能独自完成,没有面对面的讨论交流火花,结不出香甜的果实。

车子开动,一根无形丝线从我的心底里游出,紧紧跟随着车子,隐隐吸附着女儿。车子渐去渐远,丝线越拉越长……车子转弯,消逝在热气烟尘里,只留下一股气流的尾巴,在阳光里闪着无奈的波痕。这波痕,像把无形而又锋利的柳叶刀,在娴熟地分割我的肌体和灵魂。刹那间,我的身体开始颤抖收缩,灵魂跳跃飘逸,无形有神伴着女儿远去。一路上,俯视她的周围与远方,不停地告诉她:孩子,离开爸妈的视野,一切要靠自己了!丝线开始曲折绷紧坚韧,思绪在风舞云绕中,幻变为一曲吉他词谱,在哀婉悠长地弹唱———人哟,就是要身入社会大圈子,一点一滴地磕碰、打磨、圆润,禁受生活苦难的彩虹,才能真正地成长起来!

下午,3点21分,女儿发来一条短信,她到了吉安西站。此刻,离高铁发动还有37分钟。我的心稍微松弛了一点。就在这37分钟里,我还在想,高铁站里是否人多拥挤?她记得戴上口罩么?带的口罩足够用吗?

晚上,妻子一直在盯着手机。8点35分,她告诉我,女儿已到学校,现正去食堂吃饭。

那一刻,我的心魂才轻轻飘落安宁。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