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的枣子
小时候,读到鲁迅先生写的《秋夜》:“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李美源

小时候,读到鲁迅先生写的《秋夜》:“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不由心生疑问,不就是两棵枣树吗,反反复复地数了几遍。后来联想,如果老先生到了宝山不知道会怎样地写,因为宝山的枣树多得数都数不清。

从万安县城出发,绕着逶迤崎岖的山路,越过南门山就到了宝山的地界。地势渐趋变缓。车窗外,道路两旁,映入眼帘的,便是密密麻麻的枣树。小溪边,阡陌间,田埂上,山岗下,随处可见。就像在这片土地上辛勤劳作的山民村夫一样,劳作之余,随意随心席地而坐,一副悠闲恬然模样。枣花开时,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和清清的甜味。枣熟季节,那青黄的叶子掩映下挂着的可是一串串珍珠玛瑙呢。

“宝山有三宝,煤炭石灰金丝枣。”这则民间俗语在当地广为流传。也有宝山人打趣地说:“我们宝山有一颗红心,黑白两道。”黑的是煤炭,白的是石灰,红的自然说的就是金丝枣了。

地处武夷山脉西缘的万安县宝山乡,有地藏丰富的石灰石、煤炭等矿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地就办起了石灰厂、煤矿。枣树的生长自然也与地理环境有关。或许是一只候鸟衔了一颗枣仁,遗落到这里发了芽,又或是先祖种了棵枣树在门前屋后,茁壮成长。熟透的枣子被风吹落,到处落地生根。就像这里的乡民一样,尽管山高岭峻,田土瘠薄,却依然不离不弃,在这里深耕细作,世代繁衍,生生不息。

我七八岁时,因为父亲在这里工作,便经常随父亲来到宝山。农忙时节,父亲经常下乡支农。父亲在田里插秧,我便在田边的枣树下追逐玩耍,当然更惦记着上午“食茶”的时光。那时,一般劳动到半上午时,中途会集中休息一会。生产队长一声哨响,在田里插秧的、拔秧的、挑秧的、做田的,就陆陆续续到枣树下来。随意找块石头或草地就坐。这时,由生产队安排办伙食的人家,就挑着一个担子,提着一壶茶到了树下。煎米果、煎烫皮、番薯片、炒花生,一一摆在了地上。大家用手抓起来便吃,和着滚烫的茶叶茶或冰凉的井水,无拘无束、有说有笑。有人就说:“李文书,你莳的田又快又好,像牵了线样。”父亲听后很是开心。我吃着花生和米果,心里更是美滋滋的。

夏收夏种的时候,父亲照样要去支农,父亲在田里打禾,我便在枣树下,拿着根竹竿打枣。那个时候,枣子还未全熟,零零星星几颗刚刚泛红的枣儿又在高高的树梢上,尽管踮起脚尖,伸长脖子还是够不着,只能打些白白的半生未熟的下来。虽然是又硬又干,依然吃得有滋有味。

待到八月,枣子白里透红时节,不管是新鲜的枣子还是晒干的枣子很是喜人诱人。尤其是宝山的金丝枣。它不像北方的大枣,也不像其他地方的棉花枣,个头张扬,干蹦脆裂,粗犷奔放。它颗粒均匀,个头较小,宛若蚕豆,恰似江南水乡的村姑,长得小巧玲珑,温和内敛,婉约隽永。可谓素颜薄面,正是小家碧玉。轻轻地咬一口,初似索然寡味,慢慢地咀嚼,细细地品味,顿觉味道甘甜。而晒干后的枣子更有别样风味,外表看起来满身皱褶,里面却包裹着黄润的脂肉,吃起来还牵着一根根金丝。我想,这或许就是唤做“金丝枣”的缘故吧。枣子干可干吃,可煲汤,如果是合着几粒枸杞蒸一碗酒娘荷包蛋,不仅味美还大滋大补。枣子还可做酒,宝山就曾经生产过金丝枣酒。记得刚出产时,还供不应求。有幸喝了几次金丝枣酒,每次喝完都是满嘴生津,心底润甜。到底不知是醇酒的清香还是红枣的甘甜了。

宝山产枣,家家户户多有枣树。每到枣熟季节,每家门口都晒着枣。用簸箕、用晒垫。先是白花花一片像洒落了一地星子,然后一天一天在阳光下渐渐变红,点亮了一地星火。老俵的日子也在时光中慢慢红火。

你随便走入一户人家,必拿出自家晒干瓫藏的红枣来招待你。女儿出嫁时,在嫁妆里塞一把红枣,意即早生贵子;男儿当兵时,临行揣一把红枣放在衣兜里,嘱咐早日平安归来;孩儿满月时,端一盆红枣招待亲友,寓意早日长大,早晚平安;童年启蒙时,送一包红枣给老师,期望老师严加管教,早日金榜题名……这哪里是一颗颗枣,这是捧出的一颗颗心啊!

时至今日,每年的枣熟季节,嫁到宝山的大姑和在宝山工作的朋友都会带些鲜枣给我品尝,年前又会送一些晒干了的红枣。每每收到这些枣子,心里都倍感温暖。要知道虽然是一颗颗小小的枣子,但却饱含着浓浓的亲情和友情,更是勾起我儿时在宝山打枣摘枣快乐时光的回忆。

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远远近近都知道了宝山的枣子好,宝山的枣子甜,于是就有人要了宝山的枣树苗子,移栽在自家院子里。但枣树长大结果后,却都说没了宝山金丝枣的味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枣树也一样,或许它早已习惯了宝山滋养它的土地、水分和空气,就像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乡民,那种淳朴、耿直、热情好客的秉性,早已根植于心,传承已久。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