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乡村
一大早,突然下起了清凉的雨。刚从县城回到老家的我,本想在这个周末好好睡上一觉。睡意朦胧中,我听见外面一片唰啦啦的声音,赶紧起床去关玻璃窗户。

■刘佳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夏历七月(阳历八月),大火星西行,天气开始转凉了。

一大早,突然下起了清凉的雨。刚从县城回到老家的我,本想在这个周末好好睡上一觉。睡意朦胧中,我听见外面一片唰啦啦的声音,赶紧起床去关玻璃窗户。

初秋的风吹来丝丝薄凉,雨飒然而至,却并不怎么急骤,像断线掉落的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银白珍珠一样,无声地撒落下来,然后汇成涓细的水流顺着屋檐滑下,轻轻敲打着下面的水泥地面。房子周围的柚子树、橘子树、枇杷树和罗汉松的绿叶凝聚着雨珠,点点滴滴落下来。柚子树宽大的叶子经雨水打湿冲洗,舒枝展叶,绿得发亮,使人倍觉凉爽宜人。

静卧在一片低山丘陵的塘边古村,刚刚从睡眠中醒来。晨炊的烟霭在湿漉漉的雨雾里袅袅上升,偶尔不知从哪条深巷中传来几声鸡鸣狗吠,清晰可闻。门前水泥路上有人戴着斗笠,牵着黄牛在雨中踢踢踏踏走过。

也许是下雨的缘故吧,村里一反往日的喧闹嘈杂,家家户户大门紧闭,显得异常清冷。被秋雨唤醒的我,索性起床去遛狗。我撑着伞,领着黄狗走出院子大门,沿着一条倾斜的水泥路,往前走去。

被四周青山包围着的一块狭窄的原野上,弥漫着薄纱般的雾气。远近大小不一的坡地、土堆上,稀疏生长着几棵高大挺拔的古樟,或曲干虬枝、斗折蛇形,或笔直挺拔、傲立苍穹,在晨光初起时氤氲缭绕的雾气中一派静穆。

在洼地中开辟出的带有一定梯度的水田里,栽种着二晩水稻,远远望去绿油油一片,宛如一片倾斜的弯曲的绿色地毯。一阵微风拂过,嫩绿的禾苗随风摇摆,泛起层层涟漪。纵横交错的田埂上,大豆垂挂着绿荚。偶然散落在稻田中间的池塘,四周围着密密匝匝、团团簇簇的鱼腥草、满天星、辣蓼草等;池塘里被盛夏阳光反复炙烤、煮沸过的水,开始变得沉静,水面亮闪闪的,像一面镜子。偶尔,有鱼“哗”的一声跃出水面,划个优美的弧形,落下时惊起波光粼粼。不知名的水鸟倏忽掠过水面,留下一串细碎的波纹。

野外依旧雨织珠帘,昨日留下的暑热,早已消遁得无影无踪,八月的乡村沉浸在一片清爽和温润之中。

我牵着狗往回走的时候,经过一片水田,狗突然从水泥路跳上一条田埂,我被迫跟着走了过去。田埂上青草的水珠打湿了我的双脚,怪痒痒的。我牵着狗在田埂上漫无目的走着,听见了田垄里鸟的啾啾鸣叫。

田垄里浮泛着青绿和嫩黄的秋景,在我眼前徐徐展开。我一边嗅着泥土与禾苗的气息,一边搜寻着乡亲们走动的身影。饱浸着水汽的温润的风吹来,轻轻掠过稻田,禾苗和禾苗之间仿佛在相互握手拥抱,呢喃耳语。我饶有兴趣地侧耳静听,却只是听见了沟渠里水流缓慢流过的叮叮咚咚的声响。

我强拉着狗重新回到了水泥道上,返回到家门口。这当儿,天已大亮,雨停了。路上人多了起来,陆陆续续不断有人从我身边走过。我看见几个妇女穿着崭新干净的衣服,驾着电动车,说说笑笑缓慢地往前行驶着。

“去哪呀?”我好奇地问。

“去走亲戚啦。”她们当中一人笑着回了我一句。

田里的农活少了,人间的事情便多了起来。农村四时八节的规矩,免不了是要应酬的。八月是最悠闲的一个月份。在南方,所谓的“二四八月”,就是指代农闲季节的。暑去凉来,天气凉爽舒适,正是居家休闲、走亲访友的好时节。这个时候恰好没有多少农活,晚稻要到九、十月份收割。因此,八月就像是一年紧张劳作过程之中的中场休息时间,轻松自在,闲适惬意。

依然不见往日农人劳作的喧闹,除了层层叠叠的屋瓦间弥漫而起的炊烟,几辆偶尔缓慢驶过的电动摩托车之外,我看见迎面走来了一队鸭群,它们伸长脖子,扑打着翅膀,一边“嘎嘎”地叫着,一边摇晃着肥胖的身子,沿着水泥路蹒跚而去……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