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夕阳”的铁匠
新干县界埠镇老街一间打铁铺里,67岁的杨桂根铁匠仍在坚守着打铁这门老手艺。

       

刘婷

新干县界埠镇老街一间打铁铺里,67岁的杨桂根铁匠仍在坚守着打铁这门老手艺。

“我爷爷,我爸,再轮到我,都打铁,三代人,传承了100多年。”杨桂根不无自豪地告诉笔者,他15岁就被家里安排当了打铁匠,继承祖业,“我打了52年铁了。”

年近古稀的杨师傅虽然一头银发,但看上去精神矍铄,熊熊炉火之光照亮那张通红的脸庞,更显得他比实际年龄要小得多。他身上那一块块结实的肌肉完全可以与年轻人媲美,让人不禁想起那句“打铁还需自身硬”的话。

杨桂根告诉笔者,他打造的铁器范围很广,也见证了社会发展的变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多是菜刀、镰刀、锄头等农具,后来演变为建筑用具、工厂里的机器零部件等。

凭借祖传的娴熟技艺,工艺不断改良,杨家打铁生意多年来都很红火,也锤炼出了杨桂根吃苦耐劳、专心专注的打铁精神。

杨桂根说,打铁的流程工序多,总结起来包括选材、生火、加热、锻造、再加热、再锻造……直至成型、淬火。要锻造出一件好铁器,完备的设施和工具也是必不可少的。

一是火炉,要锻打的铁器先在火炉中烧红以便锻打。二是铁砧,烧红的铁器被移到大铁砧上锻打,大铁砧即锻打的工作平台。三是风箱,与炉膛相通,风进火炉,炉膛火苗直窜,便加速铁器的烧制。四是小锤,锻打时,铁匠一般会用右手握小锤,以特定的击打方式锻打。

“这些年,最大的改变是有了空气锤和电动磨光机,有了电动工具,打铁也轻松一些,不用再使蛮力抡大锤了。”杨桂根说。

打铁工序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非常需要经验和技术,可以说,是体力与技术的结合。

“铁烧得太红会熔断,太黑了打不动。又比如在锻打成型的过程中,看起来只是简单的敲打和翻转,如果不懂方法,稍微弄错,就成不了型,需要重新把铁烧红锻打。而淬火的过程,看起来只是把成型后的刀具烧红,放到水中淬炼,但是如果火候掌握不好,打出来的铁器就会不耐用或者很钝而不好用。”杨桂根说。

如今,随着社会的进步,机械化、自动化的飞速发展,现代工业产品慢慢替代了传统打铁手工技艺,打铁的市场变小了。

“现在全县不超过十家铁匠铺了,界埠街只剩下我这间打铁铺。”杨桂根感慨,以前新干县有大大小小几十家铁匠铺,随着社会的发展,铁匠铺的生意越来越冷清,很多铁匠铺关门转行。

俗话说:“世上活路三行苦,撑船、打铁、磨豆腐。”许多人都觉得打铁很累,是个寂寞枯燥的行当,每天重复的事情几乎一样,利润也低。“像刚才修的那把铁耙,10元一把还加钢,你觉得赚得多吗?”杨桂根像在自问自答,“现在打工有的每个月能挣到四五千元,确实比打铁强吧?我带的几个徒弟做了三四年,就转行了。”

行业的辉煌属于过往。随着年纪增长,杨桂根也开始限量接单,主要做一些定制的柴刀、锄头、耙犁、铲子等农具。“现在是能干多少算多少,能赚多少是多少,最重要的是有人喜欢我打的东西。”其实,杨桂根更希望这份事业后继有人,铁匠铺燃烧百余年的炉火才不会熄灭。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