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苦瓜
母亲在园子里侍弄她的苦瓜。苦瓜长大了,她摘下一条最大的苦瓜,洗净做晚餐。我撑着下巴,瞪大眼睛,看母亲在土灶头炒菜。她灵巧地使用锅铲来回翻炒金灿灿的煎蛋......

陈霞

母亲爱种苦瓜,也爱吃苦瓜。

小时候刚扎小羊角辫时,我爱跟在母亲后头转来转去,问这问那。

“妈,苦瓜,听名字就苦,吃起来也是苦的吗?”

“名字听起来苦,吃起来不苦,还甜呢。”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还想继续问母亲。母亲笑着说:“你这孩子,哪来那么多问题?一边玩去,莫要打扰我浇菜。”

母亲在园子里侍弄她的苦瓜。苦瓜长大了,她摘下一条最大的苦瓜,洗净做晚餐。我撑着下巴,瞪大眼睛,看母亲在土灶头炒菜。她灵巧地使用锅铲来回翻炒金灿灿的煎蛋和绿莹莹的苦瓜。锅中冒着热气,锅铲和锅的碰撞声像是一曲美妙的旋律。不一会儿,一阵菜香飘进我鼻子,小小喉咙咕噜噜响动。

母亲轻轻敲我头,大笑道:“再挨近一点,脑袋都要掉锅里了。”我摸了摸头,惊愕地看着她:“妈,这菜实在太香。”

“真那么香,妈妈奖你一块。”母亲说完,用锅铲铲了一块苦瓜喊我拿。我接过苦瓜,吹了吹热气。想都没想,一口气塞进嘴。我以为迎接我的真像母亲说的是甜甜的味道,没想到苦瓜还没嚼烂,苦味席卷过来,我连忙把它给吐了。用水瓢舀了满满一勺井水,一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半。

怎么那么苦?太难吃了!

我心里非常狐疑。平时看母亲吃得那么香,我以为有多好吃呢。母亲急了,“你不吃就不吃,可别浪费了。”说完又加了一句,“你怎么这么挑食呢?什么蔬菜都要尝一尝啊。这苦瓜吃了,清热解毒,它是夏天的人参。”

任母亲怎么劝我,我都不再吃苦瓜。母亲看不惯我挑食的毛病,硬要让我吃苦瓜。她笑眯眯地说:“你吃一块苦瓜,妈妈奖励你一毛钱哟。”

提到钱,我眼里放光,一毛钱可以买几颗水果糖,那甜滋滋的味道,棒极了。不就是吃几块苦瓜吗?这有何难?我抓起筷子,夹了一块苦瓜,放进嘴里,小心翼翼咀嚼。

我龇牙咧嘴,还是把苦瓜吐了。这味道是真苦啊,我不愿意受这苦。母亲见来软的不行,便又换了招数。一天晚上,她严肃地对我讲:“村里一个小女孩因为没有吃苦瓜,已经被刺手了,刺得哇哇大叫。”“啥是刺手?”我一脸不解。

母亲虚虚实实地说:“就是拿杉树上的叶子,尖尖的硬硬的叶子,扎进你的小手里。”我一听吓坏了,眼泪汪汪地望着母亲:“妈,真,真要刺手?”母亲一字一句地说:“那还能有假!”我心里一直对杉树小刺恐惧,那扎起人来,可比吃苦瓜痛苦多了。第二天,我就老老实实地吃了几块苦瓜。母亲满意地笑了。

虽然谈不上爱吃,但是尝试多了,竟然真的品出了苦瓜的甜。所谓苦尽甘来,就是如此。生活即使很苦,但经历过苦的滋味,才能感受到苦后的甜。母亲那么煞费苦心,不过就是想告诉我,吃得苦中苦,品出甜中甜。

苦瓜虽苦,但是它的益处多多。参加工作后,翻阅书籍得知,苦瓜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明代李时珍撰写的《本草纲目》中记载苦瓜有“除邪热,解劳乏,清心明目”的功效。清代王孟英中《随息居饮食谱》中记载:“苦瓜清则苦寒。涤热,明目,清心。可酱可腌。”

这么看来,苦瓜简直全身上下都是宝。难怪弟弟小时候长痱子,阿婆都是摘几片苦瓜叶,捣碎了,擦在痱子上。那滋味清凉清凉,确实可以缓解痛痒。苦瓜还教会我如何面对苦涩的生活,教我不畏惧生活给予的失意,然后去面对、去战胜失败,总能从中品尝到甜头。爱上文学以后,感觉创作就如品尝苦瓜,构思的煎熬堪比苦瓜外表上流淌的点点泪滴,而表达出来以后的畅快,不正是吃下苦瓜以后漫溢的一丝丝津甜?

我喜爱苦瓜,也明白了母亲想告诉我的朴素的人生道理。母亲说得没错,以苦垫底,生活尽是甜。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