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雀
在村庄里转了一圈后,我有了一个新的发现,麻雀的数量居然远远多于村里的人口。茅檐,院子、草地、农田,菜地,还有树枝上,全是它们活泼的身影。

曾亮文

在村庄里转了一圈后,我有了一个新的发现,麻雀的数量居然远远多于村里的人口。茅檐,院子、草地、农田,菜地,还有树枝上,全是它们活泼的身影。

说起来,麻雀算是村里的老住户了。单从气势上看,它们倒更像是村庄的主人。也许比我们更热爱这里吧,它们总是在村庄里穿行,从容不迫,从没有外来者应有的生涩。

麻雀身材娇小,长相普通,灰扑扑的,是典型的一介草民。它们出没于村庄,对森林却毫无兴趣。通常,它们热衷于屋檐瓦楞,安家落户,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一个小小的缝隙,就能将日子过得安安稳稳的。

麻雀习惯集体生活,绝少独自行动,在村子里,你见过落单的麻雀么?不过,它们的纪律观念似乎差了一点,从不遵守村里的秩序,一俟天亮,就像闹钟一样将人顽强吵醒,准时而又显得固执。它们叽叽喳喳,语句零碎,你一言,我一语,有问亦有答,像似在商量着家常;它们群飞时,好像随性而起,实际上秩序井然。有时,它们在电线上召开派对,一排排的站着,偶尔翘着尾巴变化着自己的身姿,吱吱喳喳笑成一团,日子过得有声有色……

它们对巢的选择是有一定标准的,一只心细的麻雀在选择巢址时,对地形往往要经过反复的勘察、考量,人类是不是够得着?乌鸢是不是进得来?食物源离得远不远?都是其慎重权衡的因素。一旦选好址,它们就开始大兴土木,整个村子里都是它们匆忙的身影,不知疲倦的。它们往往会衔回来一些枯草,像茅草、莎草、狗尾草之类的,软乎乎的,这是筑巢的上等原料。有时也会费很大的力气叼来一些细小的枝条,大概是用来加固房子的吧。巢穴的中间通常都会预留一个足够的空间。虽然仅一个碗口大,对于它们来说依然是一件浩大的工程。约摸十天,麻雀的爱巢就大功告成。这,就是它们温暖舒适的席梦思吧。

有一段时间,我对那些向往城市生活的麻雀有了兴趣,公园里、街道边、市场上,我都去过,我花了很多时间去观察。我发现,面对水泥钢筋,它们似乎有些迷茫无助,在城市的上空漫无目的地飞着。绝望时,它们会孤注一掷,把家直接安在高压箱里或者空调箱里。不过,在觅食的时候,面对川流不息的汽车和人群,它们显得心有惶惑。所以,相对于村里的麻雀,生活在城市里的它们幸福指数未必会高多少。

我曾搭着梯子靠近过麻雀安在我家屋角上的家。我对它们褐色的、杏仁般大小的蛋十分感兴趣,还用指尖抚摸过它们可爱的孩子。当然,如此窥探人家的隐私,毕竟有些无理,但是没有什么可以拦住一个孩子的好奇心的。可是,一旦被麻雀父母发现,它们就会如临大敌,显得大为惊恐,拍打着翅膀四处乱飞。通常,麻雀要为养育自己的孩子付出巨大的努力。孩子胃口大得很,麻雀夫妇每天得来往巢穴几十次,甚至几百次,真可谓是不辞辛苦,却又心甘情愿。这样辛苦的劳作一直要持续近一个月。而它们的孩子一旦长大离巢,就不再回来,甚至连一声“谢谢”都不愿说就扬长而去。不久的将来,它们会找到一个不错的伴侣开始自己的幸福人生……

麻雀一天要做的事很多,嬉戏打闹、唱歌跳舞、或者到池水边洗洗澡、照照镜子,日子忙碌而又从容。“嗷嗷空城雀,身计何戚促。”再怎么闲,维持生计却一直是它们从不懈怠的大事。有时,它们飞落到稻田中,将谷子一粒一粒的啄下来,稻穗里奶状的汁液它们十分钟爱,稻穗不仅仅是农民的希望,也关乎着麻雀的温饱。当然,为了换一下口味,有时,它们会落在树干上,啄食甜美的水果,或者将花瓣一瓣一瓣的撕下,再痛痛快快地吸食里面的花蜜。大多数,它们跳跃在开阔的草丛中,草籽、种子或者虫子都是舌尖上的美食。它们简直无所不吃,表现出强大的适应力。

在捕食时,麻雀经验特别老道,又显得很警敏,总是没有耐心唱完一段小曲或者拉完一段家常,就“嗖”地飞过到另一团树影中。麻雀数量庞大,却又显得卑微弱小。想必,它们也是鸟类中的弱势群体。它们仿佛对自己的翅膀缺乏信心,所以用餐时,随时计划着逃生的路线,一旦可疑的外力靠近,便四处张皇散去,而树,总是它们规避危机的首选,待危险警报解除后,又立即卷土重来,生活就如此的反反复复。只是,有时为了一口粮食,也会犯下致命的错误。有一回,我发现十几只麻雀陈尸原野,位置处于一个菜园的附近,主人在她新下的菜籽里拌下农药。而麻雀为了这一份不甚营养的快餐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每到秋收,麻雀就仿佛得到了指令或者暗示,全部跑到田野去,奋力打扫秋后的田野。遗落的谷粒那是上帝的馈赠,田野变成了巨大的粮仓。此时,它们养家糊口变得很轻松,再挑嘴的麻雀都养得肥肥胖胖的。只是,再聪明的谋划,还得看季节的脸色,大雨滂沱与冬雪覆盖的季节,它们就得过上杯盘羞涩的饮食起居……

麻雀的心性很高,从不愿充当人类的玩偶。即使一个很有爱心的小孩儿,也难以招安一只固执而又倔强的麻雀,结果往往只有一个:麻雀绝食而亡。因此,麻雀虽然与人类伴生为邻,却总是与我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与人类不远不近,这正是它们世代相传的家训吧?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